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临门而退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临门而退

  陆尘在黑火部族的营地中缓步前行着,一路上时常看到有黑火族人在附近来来往往。

  那些黑火蛮人们当然也看到了陆尘,但也许是敬畏,又或是厌恶,没有一个人会靠近他,更不用说主动和陆尘打招呼了。

  对于这样的待遇,陆尘已经早已习惯了,事实上这反而让他觉得会更舒服些,真要是周围的蛮人将他看做那种真正的部族祭司,对他无限次崇拜,见了面就扑过来跪拜喊叫什么的,那他才是万分头疼受不了。

  这一路走过来,黑火部族营地中看起来十分平静,目光所及的地方,那些黑火族人也十分正常。不过在走向火岩住处的时候,陆尘还是不动声色地将火神杖取了出来,拿在手上。

  一个祭司手执法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

  大概是他走路走得慢,又或是叶子心急跑得快,所以当陆尘还差一点就要走到火岩所居住的那间石屋时,二十个黑火卫士已经赶了过来。

  而在这些蛮人战士的身后,隔了一段距离的路边,还有个蛮族少女远远地向这边张望着,正是叶子。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不太想要过来。

  陆尘向她看了一眼,倒也没有在意,甚至还对她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目光落在这些黑火卫士的身上。

  如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二十个蛮人战士其实都是被俘虏投降的神木族人,然后被陆尘挑选出来,在施放了黑火符纹后,又令人准备了专门的衣服,如今算是只听命于他的一支小部队了。

  甚至于,陆尘连那个黑火符纹可以致人死命的这个秘密,他也直截了当地对这些黑火卫士说了,总之一句话,要么给他卖命,要么就是死路一条。

  这种听起来十分恶劣的事,陆尘做起来却是毫无阻滞,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从小就在这种险恶阴暗的环境中长大心硬如铁呢,还是他看着这些都是蛮人,所以并无怜悯之心?

  至于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在这个神秘而可怕的黑袍祭司面前,二十个黑火卫士几乎一个个都板着脸面无表情,毕竟小命都在别人手上拽着的,任是谁也不会有好脸色。

  对此,陆尘同样不在乎,反正他要的只是这些人效死的力量而已。

  当他低声对这些黑火卫士交代了一阵,然后转身开始向火岩石屋走去的时候,有那么一刻,陆尘心里忽然一动,却是想到了自己记忆中还在北方昆仑山里的时候。那时昆仑派中的日子,虽然有些无聊,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又何尝不是带着几分温暖呢,更何况还有那个很多时候都爱笑的少女,就连回忆起来,都似乎会温暖自己的心。

  他摇了摇头,收敛心神,然后看了看那间石屋门口,便看到了火鹰站在那儿,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两个身材高大的黑火部族蛮人战士站在他的身后。

  陆尘静静地看着火岩,目光平静,却说不上温和,但火鹰却似乎是个胆气粗壮的蛮族少年,非但没有像普通族人那样害怕这个黑袍祭司,甚至还冷笑着,紧盯着陆尘,毫无退避之意。

  陆尘走了过去,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火鹰“哼”了一声,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将自己的脾气压了下来,道:“我爷爷和阿爹都在里面等你呢,有事要跟你商量。”

  “好。”陆尘答应一声,似乎并不怀疑什么,便迈步往石屋中走去。

  不过就在这时,火鹰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道:“等一下。”

  陆尘脚步一顿,道:“怎么了?”

  火鹰面无表情地道:“我爷爷刚才交待过,里面只有你们三个人才能进去,同时为了小心警戒,任何人不得带武器进入。”

  “武器?”陆尘似乎想了一下后才明白过来,把手上的火神杖微微抬了一下,道,“你是在说这火神杖?”

  火鹰刚要说话,突然只听一声带着凶煞之意的咆哮声猛地从旁边传来,却是陆尘身旁的那只黑色巨狼突然从他身后走了出来,龇牙咧嘴、凶相毕露地盯着火鹰,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扑上前来一样。

  火鹰心中一寒,在之前,他可是被这只巨狼扑过一次的,那次说实在话,也把他吓得不轻。此刻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但随即察觉,感觉有些丢脸,怒道:“陆尘,你就不管管这只妖狼吗?”

  陆尘摆了摆手,阿土凶势稍稍收敛,火鹰松了一口气,却是沉下了脸对陆尘道:“你把火神杖放在这里,自己进去吧。”

  陆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是摇了摇头,然后一言不发地准备再度向屋内走去。

  火鹰顿时勃然大怒,他从小就是部族中的天之骄子,谁都知道他是未来的族长人选,看在火虎和火岩的份上,人人都会让着他几分,哪怕是成年战士在对他说话时也多是客气有加的,从未有人如此直接露骨地轻视过他。

  所以火鹰一下子爆发了,和他以前同样的冲动,当然,也有可能是另有想法,他猛地窜到陆尘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怒道:“把火神杖留下来,你才能进去!”

  陆尘看了看他,道:“那如果我不想留下来呢?”

  火鹰冷笑道:“那你就休想进去!”

  陆尘想了想,然后“哦”了一声,道:“好吧,那我不进去了。”说着转身就走。

  火鹰原有的冷笑瞬间像是冻僵了一般凝固在他的脸上,愕然张大了嘴,却是在这一刻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干什么?”他有些结结巴巴地对着陆尘的背影喊道,同时声音里带着难以置信和无法言表的恼怒,吼道,“我们部族的族长和首领一起在等你,你竟然敢无视他们?”

  他喊的声音是如此的大,以至于周围很远的人都听到了,人人都向这里看来,与此同时,在他身后的石屋里,隐约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叹息声。

  那声音里似有几分无奈。

  ※※※

  直到最后,陆尘还是没有遵从火鹰的命令,放下火神杖再进入石屋去拜见里面的部族首领。对这个黑袍祭司来说,他似乎对一切都无所谓,唯独只有握在他手中的力量则是绝不放手。

  临走的时候,他对几乎陷入暴怒状态的火鹰说,若还有什么事的话,让你爷爷和阿爹去祭司的石屋找他吧。

  这个话让火鹰暴跳如雷,被当面羞辱以及没完成任务的羞愧感让这个蛮族少年怒发冲冠,吼叫着让人将陆尘抓起来,不过很快的,现实再一次教育了他。

  那二十个黑火卫士挡在了路上,沉默不语,但在这些人阴郁的目光注视下,火鹰身后的战士却都不敢贸然冲过去,甚至他们还抓紧了火鹰,让这个恼怒的少年不至于失控冲过去找死。

  这是发生在黑火部族营地中的事情,然而却是神木俘虏出身的黑火卫士压制住了黑火部族的少主。这当然是一件轰动整个部族的大事,所以很快的,就有黑火部族的战士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营地里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开始有人有意无意地在祭司石屋周围出没,有战士缓缓靠近,将那间石屋包围,不过在那间石屋的里面,却似乎一切都还是很平静。

  叶子也回到了这里,在看到刚才那一场对峙之后,她的心跳一直很快,她有好些话想问这个黑袍祭司,但却又不敢开口。不过在过了一会后,却忽然从那片黑暗的阴影里传出来了一句问话,道:“你有几天没见过那位火岩首领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28 04:16:0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22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