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刺杀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刺杀

  夜色深沉,黑火部族营地中一片寂静。

  黑暗笼罩着大地,瑟瑟寒风呼啸着吹过。夜空中也有阴云,除了营地周围寥寥无几的几根火把,就几乎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在这个严酷的荒原上生存,黑火部族当然不可能会是一种松弛的状态,在营地的周围哪怕深夜都有派人防卫放哨。

  卫兵们警惕地注视着营地周围那似乎无边无际的荒原,虽然因为天色太黑实际上并不能看得太远,但借着火把照亮附近的地方,依然还在防备着可能在夜晚出现的危险妖兽,又或是来自黑暗深处不可预知的凶险比如,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黑火、神木两个部族之间都曾经遭遇过的突袭。

  除了在营地周围布置的一些岗哨外,在部族营地内部,一般情况下也会安排一两队蛮人战士巡逻,但是在今天这个月黑风高的深夜里,那些营地周边的岗哨没有变化,唯独是按惯例在营地中巡逻的哨兵却是不见了。

  安排、调度这种事情的人,当然是黑火部族的几位权势人物。但,在这个夜深时候,这几位部族的权势者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去,而却是异于往常般齐聚在部族里的某个黑暗角落里。

  在他们的前方约莫二三十丈开外的地方,一座地处偏僻、同时看上去很是有些孤独的石屋就伫立在那儿,偶尔还能看到有一二身影在那石屋外走动一下。

  黑暗中,火虎、白雕、赤犀等人都神色肃然地站起一起,火鹰也站在爷爷的身旁,不过或许是因为年少,他还是做不到这些老人那样的沉着,只见他稚脸上带着几分激动和紧张,两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甚至还有几分微微颤抖。

  而在他们几个人的身后,在一片黑暗阴影里,还有数十个沉默的身影潜伏在那儿,兵刃寒光隐约可见,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在那屋外的黑火卫士确定只有五人?”族长火虎的声音在黑暗中轻声响起,对着身边的赤犀问道。

  赤犀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地道:“是,就五个人,还有其他十五个人都已经回神木部族的住处那里去了。”

  火虎沉默片刻,目光又转向后头,看了那些隐藏在阴影中的战士一眼,然后目光落在白雕身上。

  白雕立刻道:“族长放心,这些战士都是我们几个老头子家族里的年轻小伙,虽然或许还比不上铁熊、黑牛那些人,但厮杀绝对没问题,最重要的是听话。”

  火虎默默地点了点头,冷哼了一声后道:“若不是因为火岩将我本家这边的年轻战士都荼毒洗脑了,一个个都信奉那个人族祭司,不然,光是我自己就能带人将这祸害给杀了。”

  闻言,白雕只微笑道:“族长不必担心,千错万错都在那个人族陆尘的头上,只要杀了此人,您再登高一呼,那些年轻战士们自然也就会幡然醒悟的。”

  火虎颔首,看来对白雕这番话十分赞同,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后,道:“那开始吧。”

  白雕转过身与一旁的赤犀对望一眼,随即同时点头,然后各自向着黑暗处猛地一挥手。

  “呼!”

  一声低沉却仿佛震慑人心的轰鸣突然震响,数十个人影同时站起,兵刃寒光闪动,然后借着黑暗夜色,开始向那座孤独的石屋冲去。

  ※※※

  夜风呼啸,似带着彻骨冰寒,迎面吹来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火虎心中似还有几分不安,转头对白雕说道:“听说那些黑火卫士都被陆尘施法,能够进入魔化,战力可以暴涨数倍,咱们这些人可以胜过他们么?”

  白雕正色道:“族长放心,这事我早已想过了,虽说魔化时候十分厉害,但并无大碍。第一,要进入魔化,必须得是那人族祭司施法,但眼下夜深人静,那陆尘定然已经熟睡,此刻说不定正抱着那个叫做叶子的侍女睡觉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几个老头脸上都露出了几分诡诈猥琐的笑容。火虎也点了点头,唯独只有火鹰却是怔了一下,对白雕插口问道:“白雕爷爷,那只是一个神木族俘虏过来又送给陆尘的女人啊,你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白雕一呆,目光望向火鹰的脸微微停滞了片刻,一抹亮光一闪而过,随即失笑摇头,对火鹰微笑道:“傻孩子,我对那人族早已厌恶至极,而且既然要对付他,自然是要将其所有情况都搞清楚了,你说对不对?”

  旁边的赤犀哈哈一笑,道:“嗯,说得有理,不过还是白雕老哥你够细心,我就没想到这个,哈哈哈哈。”

  白雕微微一笑,也不理会他们,只对火虎又说道:“第二,他们黑火卫士的人数毕竟还是少的,我们趁夜突袭,以人多杀人少,无论怎样也是必胜局面。只要一杀掉那个陆尘,便大局已定了。”

  火虎点头,看起来对白雕的话也有几分赞同。白雕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道:“那咱们过去看看?”

  众人于是往那石屋处看了一眼,只见黑影瞳瞳间,突然间猛地响起一阵惊呼搏杀声,紧接着,便是一大片人影疯狂扭动,刀光剑影里冷风嗖嗖,却是有一股血腥气随风飘来。

  在场的都是从荒原上刀山血海中走过来的,对鲜血的味道真是再熟悉不过,白雕一击掌,笑道:“看来比咱们想的还要顺利,族长,我们快快过去吧。”

  火虎也是放心下来,哈哈一笑,道:“好。”

  说罢,一群人便大步向那座石屋处走了过去。

  ※※※

  夜色中黑暗如翻滚的潮水,不停地沸腾着,而在更远的地方,黑火部族营地里显然也有人被这里的动静所惊醒,在那片漆黑的夜色中有所骚动。

  只是或许是因为那肃杀气氛,又或是有人拦阻,那些骚动与惊呼吼叫声很快便都被压了下去,最多也只有几声小孩不懂事的哭叫声,在黑夜中远远地回荡出去,带了几分凄厉。

  人群还在往前走着,大家看起来都很高兴也很兴奋,都在期望着看到一场鲜血涂抹的盛宴。但是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便有人皱起眉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那厮杀的声音竟然直到现在仍未停歇,黑暗前方仍有寒光闪烁,同时还有拼命压抑的嘶吼声,那是他们早先就交代过这些年轻战士尽量保持安静不要喧哗的结果。

  近了,近了,每个人都下意识地加快脚步,在接近那座黑暗的石屋后,借着近处的一点点微光,火虎和这一众长老们终于看清楚了石屋前的情形。

  几十个年轻的蛮人簇拥聚拢在那石屋的门口,但一时间却冲不进去,因为有四五个身影赫然堵在石屋门内,凭借着那一点窄小的地方硬顶住了这汹涌的攻势。

  虽然有地形之利,但能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撑住局面,可想而知,门内人的战力真是非同小可。众人借着微光往那边仔细一看,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屋中几个蛮人个个筋肉贲起如欲崩裂,身子像是膨胀一般,整个看上去如魔似鬼,正是魔化的样子。

  无声无息中,毫无征兆的,这几个黑火卫士突然就已经进入了魔化状态,然后在门口挡住了所有人?

  火虎的心中猛地一沉,一股不安从心头掠过,他停住脚步正要转头向白雕询问时,突然间,他的心口猛地一寒。

  那是寒彻心肺的冰冷。

  因为,有一把真的冷若寒冰般的刀刃,从他背后刺了进去,然后毫不容情地带着一丝残酷意味的气息,直接从他苍老的胸口上穿了出去。

  他的整个胸膛、整个身子都瞬间冷了下来,火虎的身子猛地摇晃了一下,然后转头望去,在那个瞬间他好像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缓慢了下来。

  赤犀等几个长老还在紧张地看着那座石屋那边,只有在他身边的孙子火鹰因为站得近,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正在转头看来,同时脸上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而另有一个身影,沉默地出现在他身后,将手从那支刀柄上移开,然后对他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

  夜风呼啸而过,那个人头上的白发变得有些凌乱起来,而在他的身后,一团黑影正无声无息地从黑暗中踏出。

  那是一个如此熟悉的、异常魁梧高大的身影,似漫天的黑暗席卷而来,将这个年老的蛮人淹没。(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2 04:26:46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401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