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色族长

第三百三十五章 血色族长

  “赤犀!”

  突然之间,一声凄厉无比仿佛是要撕破喉咙般的喊叫声响彻全场,将所有的刀兵之声都压了下去,一时间,人人震动惊诧,回头望去。

  只见在那人群背后,黑火部族的老族长火虎胸口被利刃当胸穿出,鲜血泉涌,转眼间已然染红了半边身子,而站在他身后的白雕一把抱住了他的身体,满面激愤之色,用一只带着殷红血迹的手指着站在火虎另一边、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赤犀,怒吼道:“你为何要暗害族长?”

  赤犀满面惊骇之色,下意识地用力摇头,道:“不,不,我没有……”

  话音未落,他忽然目光一直,包括站在他周围的那几位长老也在那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在这一刻,他们看到了在已经濒死的火虎与白雕身后,那一片黑暗深处走出来的影子。

  那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缓缓走来。

  有人点燃了火把,照亮了他的脸庞,正是火岩。

  他的脸上仍有伤痕,血迹斑斑,遍布全身,一身狼藉,却自带了一股威严杀气,似潮水般随着他的身影涌来。

  而在火岩的身后,更多的黑影慢慢走了出来,那是一个个面无表情的蛮人战士,其中走在最前方的就是铁熊、黑牛等人。他们远比前方正在厮杀的那些年轻人更成熟、更强大,就连目光都似乎更加冷酷。

  无声无息中,这群从黑暗中走来的人已经将这里所有的人都包围住了。

  不知何时开始,突然间一切都安静下来,不再有人厮杀,不再有人呼喊,人们茫然地看向周围,然后有粗重与紧张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赤犀,族长这么多年来,一直待你如同兄弟一般,你怎么能够这样勾结旁人,如此狠心地去杀他?”白雕悲愤万状,对着赤犀怒吼着,同时一双虎目含泪,情绪激动万分。

  赤犀脸色涨红,怒吼道:“不是我,你不要血口喷人!”说着,他回头向周围看了一眼,吼道:“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吧,我一直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快给我作证啊!”

  旁边几位部族长老也是都在震惊之中,特别是看到火岩率领众多战士围拢过来后,隐隐的都感觉到了什么,有好几个人都是脸色苍白如纸,身子也在微微发抖,一时间竟是没人去回答赤犀的话。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在白雕的身旁,有个声音传了出来,却是那一直站在火虎身边看起来原本有些被吓呆的火鹰,蓦地开口道:“不,不是他杀的,我看到了,是你……”

  他的手抬起来,目光中有愤怒的火焰,烧得他年轻的脸庞似乎都有几分扭曲的样子,眼看着他的手指就要指向某人时,突然他的声音中断了,他的手也像是变成了石头一般凝固在半空中。

  一片黑暗而高大的影子出现在他的身后,沉默而肃杀,仿佛掩盖了过往所有的温情。

  有一只粗大粗糙且粗粝的手掌,落在了火鹰的脖颈背后,就像是荒原之上的狮子,用拥有利齿的血盆大口叼住了自己孩子的脖子。

  那是记忆中曾经熟悉的手,多年来接触了许多次,当他还是年幼的孩子时,这双手就曾经抱过他,那一份温暖也许早就淡忘了,但这一刻却仿佛重新涌上心头。

  只是此刻的那只手,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温度,它冰冷得就像是一把刀,将火鹰嘴里所有的话都冻了回去。

  火鹰茫然抬头,看到的是父亲火岩的那张熟悉脸庞那张凶恶、冷漠、伤痕累累,在目光中又带着一丝失望之色的脸。

  火岩静静地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就在不久前,他亲眼看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部族中最亲近的两个亲人,联合起来打算要害了自己。

  他并没有对火鹰做什么,他只是那样看着他,过了片刻后,轻声道:“就凭你这个样子,也能做族长么?”

  火鹰的身子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脸色“唰”的白了,连一丝血色都没有。而与此同时,更远处的地方,如此众多的战士云集于此,巨大的动静终于还是再也压不住了。

  黑火部族里一道道光火点亮而起,不知有多少人正往这里聚集而来,骚动一阵接着一阵,然而在人群的最中心处,火岩仍是抓住儿子的脖颈,看上去十分亲密的模样。

  他淡淡地对火鹰说道:“你大声说一遍,究竟是谁杀了爷爷?”

  火鹰的身子颤抖着,目光向四周扫去,却发现赤犀等部族长老还有他们那些年轻的家族战士,此刻都已经被黑火部族最强大的那一批部族战士围了起来,杀气浓郁得就像是即将爆炸一般。

  握在他脖颈后的手,似乎微微紧了一下。

  火鹰全身颤抖,忽地“啊”的一声大叫出来,仿佛终于忍耐不住这可怕的压力,大口喘息着,哭喊着,伸手指向赤犀等人,大声喊道:“是他们,是他们,我亲眼看到了,是他们暗算杀害了爷爷!”

  黑火部族里所有的人群,瞬间一片哗然,而原本有些紧张的白雕则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站到了火岩那魁梧身子的侧后方,看起来似乎有一种恨不得将自己身子都隐没到黑暗里去的样子。

  火岩面无表情地看向被围在中间,此刻已经完全变得惊恐万分且不知所措的那群人,然后带着最后一丝冷酷的淡漠,大手一挥,向着他们划了下去。

  伴随着那只手的挥落,人群的上方,黑暗的天空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奇异而幽远的声音,似古老的神祗在天穹上诵读咒文,黑暗的力量从天而降,化作一道道黑色光影,没入了人群中最强大最强壮的那群蛮族战士身上。

  “吼!”

  一声声、一阵阵的嘶吼声,从许多蛮族战士口中发出,他们踏步前行,衣衫爆裂,全身肌肉扭曲贲起,仿佛有难以想象的可怕力量正在他们体内流动爆发,将他们从普通的蛮人变成了狂暴的杀戮机器。

  魔化!

  人们抬头眺望,只见在那一片黑暗的深处,仿佛还有一个黑色的身影隐匿在肉眼难及的所在,冷冷地看着这片大地上那刚刚上演的骨肉厮杀。

  黑暗如潮,疯狂涌来,尖叫声、呼喊声,还有惨烈的嘶嚎声,瞬间混杂在一块,在黑暗中,鲜血猛然溅起,就像是这荒原上难得一见的血色合欢花。

  ※※※

  这一战的结果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悬念,事实上这甚至算不上是一场战斗,在进入魔化的强大蛮族战士面前,那些遵从部族长老的年轻小伙几乎毫无抵抗能力,迎接他们的就是斩断生命的屠杀。

  是的,那就是一场完完全全的杀戮,除了白雕之外,其他五位部族长老,所有参与此事的那些年轻人,其实也就是那五个长老的家族成员,都被当场格杀了。

  鲜血在这个晚上溅满了黑火部族的营地,让远处围观的一些特殊的人,在心惊胆战的同时却是想起了不久之前,他们部族被灭掉的那个晚上。

  竟是如此的相像。

  黑火这个部族,在千年蛰伏之后,突然间变得让所有人都看不懂了。他们非但对敌人心狠手辣,就是对自己人,仿佛也是血腥无比。

  那一晚,黑火部族惊变,赤犀等部族五长老率众反叛,谋夺族长大位,暗算杀死族长火虎。部族战士首领火岩临危不惧,率领忠于部族的战士英勇反抗,力挽狂澜,终于是逆转危局,将叛贼全部杀尽。

  随后群情激奋下,众多黑火战士擒拿五长老家族残余,尽数屠戮,天明时分,火岩喝止众人,在父亲尸身前哭拜,随即在众人推举簇拥下,正式登上族长大位。(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3 04:22:23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46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