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再无退路

第三百三十六章 再无退路

  喧嚣过后,整个黑火部族在巨大的震惊中迎来了另一场改朝换代般的仪式,在荒原上的部族中,族长登位礼仪几乎都是属于最隆重的典礼之一,不过在这一天,刚刚失去了父亲火虎的新任族长火岩,下令让这一个仪式以最简单的方式举行。

  他说眼下并不适合大操大办,部族的营地中还流淌着鲜血,那些倒在地上已经死掉的人在前一天还是大家彼此认识,走在路上可以打招呼的族人,空气中满是凝重和肃杀的气氛,谁也没心思去操办这场仪式。

  而且火岩也不需要这个仪式,他想要的从来不是这个。

  那一天当为他死去的父亲举行火葬时,他站在火堆边凝视着熊熊烈火吞噬了父亲的身躯,从头到尾沉默不语。

  而站在火岩身边的火鹰,这个继承了火虎和火岩两任族长嫡亲血脉的蛮族少年,却仿佛异常激动。他对着火堆嚎啕大哭,他的身躯不停颤抖,到了最后,甚至跪倒在地上,拼命用手捶打着地面。

  他的口中呜咽低沉,似乎一直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始终没有大声说出来。那个站立在他身旁的魁梧如山一般的人,仿佛遮住了所有的光亮,只留给他一片黑暗的阴影,让他绝望得无法呼吸,让他畏惧得不敢说话。

  那天散场的时候,当火虎已然化为灰烬魂归神祗的怀抱,众人都已散去,在火堆前的便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火岩转头看着儿子,脸色漠然,目光深处掠过一丝痛心又或是痛苦的神色,但那只是一闪而过的光芒,再也没有任何人会看到。

  然后他转身离开,没有再和儿子说一句话。

  当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远之后,火鹰似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他怔怔地看着那个燃烧殆尽的火堆,然后艰难地站起身,想要离开这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一旁走过来两个身影,孔武有力强悍凶猛,却正是铁熊和黑牛。

  火鹰吃了一惊,抬头望着他们二人,铁熊与黑牛两个彼此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一丝尴尬与惋惜之色,但荒原上的蛮人战士多数并不会太多纠结,所以很快的,铁熊便开口对火鹰说道:“火鹰,族长让我们俩保护你去一个地方。”

  “保护?”火鹰惨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

  “是的,保护。我们走吧。”黑牛让开了身子,低沉着声音说道。

  火鹰默默地走了过去,在这两个同族战士的陪同下,向着部落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

  “我还是小看你了。”

  在那间昏暗的祭司石屋中,此刻只有陆尘和火岩坐在地上,除此以外便无他人,那只看上去懒洋洋的巨大黑狼阿土正趴在门口昏昏欲睡的样子,拦住了所有外人窥探的目光。

  他们两人并没有正襟危坐,事实上他们可以说是毫无风度地坐在墙边地上,倚靠着墙壁,然后伸着腿抱着手,远远地望着远处窗口外逐渐暗下来的天空。

  在一阵的沉默过后,火岩开口说道:“小看我什么了?”

  陆尘道:“我本来以为你不会这么狠的。”

  火岩笑了笑,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悦的神色,看上去那笑容似乎比哭还难看,比怒吼还更狰狞些。带了几分自嘲,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把手掌放在眼前摆动观望着,然后低声说道:“这手上应该还没有染血吧。”

  陆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若是想让自己心里好过些,也可以这样想的,回头找个机会再把那个动手的人除掉了,一切自然就可以心安理得。”

  火岩放下手掌,盯着陆尘,目光似有几分冷冽,道:“这种事你自己会信吗,这样自己骗自己?”

  陆尘双目微合,过了片刻后,道:“可以的,你只要告诉自己是对的,然后再去相信这个想法,就可以了。”他的神态与目光在这一刻像是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想到了过往的事,然后说道:“有的时候,你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是很难活下来的。”

  火岩深深地看了这个黑袍祭司一眼,感觉到在他那平静的神态下似乎隐藏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在这一天里,他并没有心情去想知道。

  所以,他只是沉默着。

  又过了一会儿后,火岩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件东西,拿在手上把玩了几下,然后丢给了陆尘。

  陆尘伸手接过,发现那是一块黑石。

  当初在那个火神祭坛所在地的黑石峡谷中,就有很多这样的石头,但在其他的地方,则十分罕见。

  火岩看着他,道:“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你好像会未卜先知一样,在离开火神祭坛的时候就跟我约定好以黑石为号悬挂门外,难道你早就料定我和父亲他们会有如此激烈的冲突吗?”

  陆尘用手轻轻摩挲着那块黑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的,只是以前我在北方人族那边的时候,像这样的戏码总是听说、看见了许多,就想着有备无患吧,大概没用也好。只是没想到,看来你们蛮人和我们人族一样,也挺喜欢内斗的。”

  火岩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陆尘道:“如今黑火部族里基本已无与你抗衡的势力了,明里暗里的老顽固们在这一次布局里都已经一网打尽。接下来你可有什么打算?”

  火岩“哼”了一声,道:“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样?你我继续干下去就是。”他仰首望天,目光深处隐隐浮起一丝激动和希望,低声道:“这都是为了火神的荣耀,为了恢复我们黑火部族先祖无上的荣光。总有一天,当我成功的时候,再见到先祖魂灵时,我就可以大声地夸耀自己的所作所为。”

  陆尘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后,点点头道:“你说得对。”

  反正现在除了这么想,除了这条路一直走到黑,走到底,不是暂时再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

  “雷蜥、鬼狐还有山灵族,这三个剩下的,你选一个吧?”

  当火岩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陆尘也站了起来,叫住了他,然后这样问道。

  火岩沉吟了一下,道:“这事你让我回去仔细想想,三族更有优劣,我明天给你回复。”

  陆尘点头道:“好。”

  火岩又道:“不过有必要这么急吗?”

  陆尘淡淡地道:“本来或许还没有,不过现在黑火这里刚刚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一场新的大战足以让部族里所有的人都移开注意力,也可以让他们正式、完全地承认你的地位。”

  “你需要一场灭族的大胜!”陆尘很认真地对火岩说道。

  火岩默然片刻,然后点头道:“你说得很对。”说完,他转身走向门口,不过在经过趴在地上的阿土身边时,他忽然又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道:“这石屋昏暗窄小,并不配你的身份。”

  陆尘笑了一下,道:“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的。”

  火岩神情肃然,道:“只要能灭掉四族统一北方,再南下荒原,中兴我黑火部族,到时候我当为你修建一座荒原上从古未有的神殿,那是你应得的荣耀!”

  陆尘失笑,挥手示意,然后火岩也笑了起来。

  两个男人相对而笑,然后各自转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屋外的天空,黑暗的夜色,再度降临在这个命运多舛的部族之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51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