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杀局

第三百四十一章 杀局

  石室短暂地陷入了一阵安静之中,那个鬼狐部族的使者本来已经准备好在眼前这两位开口追问时,自己矜持片刻,再拿出一举震惊他们的礼物,如此方能达到来之前族长所交代的效果和目的。但是他低头等了很久之后,却发现事情似乎和自己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

  无论是那个黑火部族信任的族长,还是那位最近在荒原北方已经成为可怕传说的黑袍祭司,居然都没有开口说话或是搭腔的意思。

  沉默的气氛迅速地转变为一种莫名而沉重的压力,让这位鬼狐部族的使者心情压抑,额头也微微见汗起来。

  又过了片刻,他终于忍耐不住,抬头向这两位偷偷看了一眼,只见面前这两人似乎也在微微皱眉,却都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鬼狐使者实在是按捺不住,只得又提高声音道:“二位大人,我是奉我们族长之命,为黑火部族献上一份厚礼的!”

  火岩向陆尘看了一眼,只见他面色淡漠,似乎无动于衷,便也看了那鬼狐使者一眼后,淡淡地道:“哦,是什么厚礼?”

  听他这么一开口,空气中那原本就有些僵冷压抑的气氛便顿时缓和了许多。

  鬼狐使者总算松了一口气,赶忙笑道:“这份厚礼就是我们族长,以及我们整个鬼狐部族的友谊。族长让我转告二位大人,从现在开始,鬼狐部族愿意追随黑火部族,成为永不背叛的盟友,任何战争与厮杀中,鬼狐部族的战士都将站在黑火战士的身边;再危险的境地,我们也将和黑火部族一起面对,共同杀敌,决不后退!”

  火岩眉头一挑,面上掠过一丝诧异之色,这鬼狐使者虽然说得冠冕堂皇,但话里行间鬼狐部族决定俯首称臣的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最多也就是他们大概还想着保留自己的部族信仰,不愿意落到神木、山灵两族那个下场而已。至于其他的,看起来鬼狐部族已经完全愿意听从黑火部族的命令了。

  而在这个时候,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还说得不够明白,那鬼狐使者又往前走了一步,道:“只要我们两族结盟,如今在荒原北方地域中就只剩下了雷蜥一族,到时候我们一起攻打他们,任凭他们有多大本事,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大概是百多年来,荒原北方这片地域中第一个如此干脆投诚的部族了吧。

  火岩正欲开口说话,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却看到陆尘也转头望向自己这边,然后微微摇头。

  火岩怔了一下,原本的话又咽了回去,片刻之后,只见陆尘走到那鬼狐使者的身前,道:“你是鬼狐族长派遣过来的?”

  面对着这位神秘的黑袍祭司,鬼狐使者丝毫不敢怠慢,甚至于光从外表上看他反而对这位祭司比对黑火族长火岩都更加敬畏一些,低下了头,他恭恭敬敬地道:“是的。”

  “这是干系到你们整个部族日后命运的大事,你们已经确定了吗?”

  鬼狐使者断然道:“刚才我所说的绝无虚言!”

  陆尘哼了一声,道:“既然是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你们族长自己不过来?”

  鬼狐使者吃了一惊,随即看向火岩,干笑了一声,有些结结巴巴地道:“族长,这……其实这,你懂的……”

  有些话这个鬼狐使者并没有明白说出口,但实际上他的意思在这个屋子里的人心里都明白。

  如今黑火部族如此强势,甚至都带着几分疯狂的气息,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屠灭了神木、山灵二族。鬼狐族长要是真的敢冒险来到黑火部族中谈事,那么黑火部族会不会趁机对他下手,那也真的是没人敢保证的事。

  只是明白归明白,道理就算是这样,但很明显的,今天的这位黑袍祭司,却并不打算跟这位鬼狐使者讲道理了。

  “这不行。”黑袍祭司十分简单干脆地对鬼狐使者开了口。

  鬼狐使者一脸愕然,道:“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要想给我们族长送礼说情,可以,但要你们族长自己过来。”陆尘淡淡地道,“这样决定你们一整个部族命运的大事,只派个我们都不认识的使者过来说几句,那是不行的,我们不认。”

  鬼狐使者怒气上冲,道:“我们族长过来,若是有危险怎么办?”

  陆尘对他的这个问题毫不理睬,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他若不来,我们便直接发兵攻打鬼狐部族。”

  鬼狐使者气得脸色发青,怒道:“二位大人,如果你们还是如此不讲道理,我们鬼狐部族回头被逼得与雷蜥部族结盟的话,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吧?”

  火岩笑了笑,走到陆尘的身边看了他一眼后,然后淡淡地道:“我们祭司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而且,我也可以回答你,若是鬼狐族长不过来,我们就发兵攻打你们;若是你们与雷蜥部族结盟,我们就发兵攻打你们两族,总之,灭一族和灭两族,也没什么差别了……”

  这一段话说出来,鬼狐使者面色大变,似乎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陆尘挥了挥手,道:“你将火岩族长的原话带回去,说与你们族长听。另外,再多跟他说一句,就说是我讲的,如今黑火部族要屠灭你们二族,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你们结不结盟的,跟我们关系不大。”

  说完,他便转身向外走去。

  火岩看了那鬼狐使者一眼,道:“三天之后,黑火营地西方五里地,让你们族长来见我。”

  说着,他就不再搭理这个满脸惊骇诧异之色的鬼狐使者,直接向外走去了。

  ※※※

  走在部族营地间,两个男人并肩而行。一路上看到他们两个人,几乎所有的黑火族人都敬畏地低头行礼,或是让开了道路,没有人靠近或是走上前来与他们说话。

  火岩忽然叹了口气。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火岩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萧索,道:“以前我这般走在营地里的时候,部族里大大小小的族人都对我十分亲近,很多人都会跟我打招呼,开玩笑,有些小孩子还会跑过来跟我打闹的,但是现在都没有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他们怕我,当然,或许是怕你。”

  陆尘摇摇头,道:“我觉得他们是同时怕我们两个人吧。”

  火岩默然,然后点了点头。

  “刚才那个人的话你信不信?”火岩岔开了话题,对陆尘问道。

  陆尘道:“我觉得多半是真的,鬼狐那一族最是奸猾,大概是看到了我们黑火部族近来异常强势,他们又不愿硬扛着,所以就来了这么一招。”

  火岩笑了笑,道:“那你信不信他们?”

  陆尘冷笑一声,道:“要是明天雷蜥部族里突然出了一个萨满,实力超过我们许多的话,你猜鬼狐部族会不会在战场上突然从背后给我们黑火的战士一刀?”

  火岩想了想,道:“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我身为族长,只要有可能,我就不会让我的战士陷入这种危险!”

  陆尘颔首,道:“你说得对,这鬼狐部族包藏祸心,三天之后我们一起去见他们族长,若是果然有诚意投靠,接收他们倒也无妨,但若是始终不肯老实降服……”

  他看了一眼火岩,火岩微微一笑,道:“你抓紧些,这几日里就把山灵部族那些选出来的黑火卫士都铭刻上黑火符纹吧,有用。”

  陆尘笑了起来,道:“好。”(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09 04:23:03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83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