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无家可归

第三百四十四章 无家可归

  鬼狐族长最后悄悄地走了。 .更新最快

  黑火部族的人开始转回营地,一路上火岩和陆尘走在一起,但两个人不知为何,始终都没有交谈讲话。之前在鬼狐族长等人面前那种配合无间的感觉,突然却变得陌生起来。

  这种气氛很快也被周边的人察觉到了,铁熊和黑牛等黑火部族的亲信将领们都不时偷偷地往这边瞄上一眼,不过从头到尾也没有人敢上来多说什么。

  直到看见了营地的影子,连里头的石屋都能看到一些轮廓后,火岩才忽然开口说了一句,道:“你心中可是有什么顾忌和想法?”

  陆尘淡淡道:“没有。”

  火岩哼了一声,道:“既是如此,帮我们栽培一二人才,也不是难事啊,这个忙就不能帮我一下吗?”

  陆尘脸色平静,似乎对火岩那言语中隐隐压抑着的一丝怒意毫无感觉,又或者他根本只是视而不见,道:“怎么,你觉得是我欠你什么吗?”

  在陆尘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甚至还带着几分冷笑,此言一出,周围靠的最近的几个人比如铁熊与黑牛等人也都听到了,一时间都是脸上纷纷变色。

  火岩脸色看去有些铁青,勐地站住脚步,一双巨眼中露出几分凶光,盯着陆尘,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尘并无畏惧之色,也停下脚步,迎着他的目光,道:“哦,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

  他们这两个人突然站住脚步,周围的队伍顿时便陷入了一阵小小的骚乱,先是旁边的守卫停下,然后更远地方的战士也才反应过来,纷纷停下。

  不过听到了些许言辞的铁熊与黑牛却是面色凝重,立刻指挥手下将这两位有些剑拔弩张的首领围在当中,然后所有人都远远地离开至少十几丈远之地。不管怎样,一个部族的族长和祭司如果当众吵起来的话,那就真的有些骇人听闻了。

  火岩原本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刚想转身喝令时,却见铁熊黑牛等人已经主动将部下撤离到远处,这才松了一口气,眼中略有赞赏之下,向他们二人点点头,随后面上又转严肃,转头凝视陆尘良久,然后缓缓道:“原来你心中始终还是有记恨着这事。”

  陆尘面色淡淡,摆了摆手,道:“记恨谈不上,不过你要记清楚,从头到尾我可从没有想过做这个祭司,是你用北归的秘密逼迫,我才不得已而为之。”说到这里,他冷笑了一声,道,“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争取做到,但是你还想要我从此对你或是这个黑火部族死心塌地,鞠躬尽瘁什么的,那也是痴人说梦!”

  火岩面上先是掠过愤怒之色,獠牙贲起,就像是一只愤怒得要吃人一般的妖兽,但随后又慢慢压了下来,过了一会后,他面上怒色渐消,却是被一阵苦涩和无奈取而代之。

  他苦笑了一下,走到陆尘的身前,与他并肩站着,望着远处那片屋宇耸立的黑火营地,忽然叹息了一声,道:“不知道你信不信,其实我从头到尾,对你真的并无恶意,我这所有所作所为,也并不都是为了自己,更多的都只是为了我们部族重新强盛而已。”

  陆尘沉默着没有说话,火岩看了他一眼,道:“还记得我前些日子对你所说的为你修建神殿的事吗?那是我真心之言,绝无虚假。”

  “只要能让我们黑火部族重新强盛,恢复先祖荣光,我火岩什么都肯做,什么东西也都可以放弃。陆尘,你拥有火神的垂青,身怀强大的巫术灵力,力量见识胜我许多。只要你愿意长住南疆,答应留在我们黑火部族,我真的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我们部族所有事物,你可以予取予求,甚至就连我这族长之位,也只在你一念之间!”

  火岩盯着陆尘,深深地唿吸了一下,脸色肃然,带着几分决然之色,道:“这些都是我肺腑之言,绝无虚假!”

  陆尘在火岩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之下,默然片刻后,却是摇了摇头,道“我对你这族长位置没兴趣,我只是想回家而已。”说着,他便转身迈步向黑火营地那边走去。

  火岩盯着陆尘的背影,脸色复杂,眉头深锁,周围的蛮人战士们一时摸不清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轻易靠近。不过在过了一会后,忽然从旁边人群里走出了一个白发老人,正是白雕,快步走到了火岩身旁。

  “怎样?”白雕问道。

  火岩微微摇了摇头,白雕脸色顿时变了,不过火岩随即又压低声音对他说了几句,大概是复述了刚才陆尘的回答。白雕听了之后,脸色稍缓,沉吟片刻后道:“若真是如此的话,此人对我们部族大权没有其他想法,倒也是个好事。”

  火岩叹息了一声,道:“可恨他不能为我所用。”

  白雕安慰道:“陆尘毕竟是个人族,非我族类,其实就算他真心投靠了,这中间也总会有许多波折麻烦的,这样也好。至于栽培后续祭司的事,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我看他也没有将话完全说死,就等过一段时间,你再找机会好好与他谈一下罢。”

  火岩缓缓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

  黑火部族的大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回到了营地,威风八面,气势煊赫,显露出了一股蓬勃而凶恶的气息,似乎随时随地都想着找人大杀一场的感觉。这些蛮族战士体内那股深藏的凶悍,在这些日子里越来越明显地展露出来了。

  而在这些高大魁梧凶勐的蛮人队伍中,黑袍祭司陆尘显然是一个比较异类的存在,当他走过人群时,与周围那些热血激昂、精力充沛的蛮人战士们显然格格不入。不过大多数蛮人对他还是充满了敬畏,在自己与这个巫师之间保持了足够远的距离。

  当陆尘回到自己的那间祭司石屋中时,一切似乎又重新安静了下来,这里的黑暗总有一种能将外头的世界隔绝开来的感觉。

  阿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凑到陆尘的身边蹭个不停,看起来有些不满又很是亲热,陆尘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它的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下次一定带你去。这次主要是又不打架杀人,也就是吓唬吓唬人而已。”

  说着,他环顾周围,却发现叶子此刻不在这石屋中,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陆尘倒也没在意,平日里其实很多时候他都不太关注这个蛮族少女,不够偶尔看到她突然不在,大概是因为这段日子里已经习惯了这屋子中有她的身影吧,居然会觉得有一点点的不习惯。

  陆尘摇了摇头,带着阿土走到石屋深处坐了下来。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片黑暗,面色沉静又或是有些孤独的感觉,阿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凑了过来,将头放在他的膝盖上。

  陆尘并没有低头看它,但伸手抚摸着阿土的头顶皮毛,过了片刻后,他的声音从黑暗中幽幽地飘了起来,道:

  “我是很想回去的啊,阿土。”

  “可是在我说出那句话以后,我才突然发现,就算我回去了,也并没有一个家。”

  “回家……”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

  ※※※

  九日之后,南疆荒原北方地域中风云再起,仅剩下的三大族中,雷蜥部族与鬼狐部族宣布歃血为盟,并禀告天地神祗,言明黑火部族倒行逆施,作恶无数,两族结为生死兄弟,必得神灵庇佑,将这邪恶部族一举屠灭。

  这片大地上最后的决战,就这样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04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