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黑火指引

第三百四十五章 黑火指引

  “叶子?”

  “嗯?”

  “你们神木部族原来信奉的是什么神灵?”陆尘对叶子问道。

  在这一天清晨天光刚刚亮起时,叶子正起身的时候听到了他的问话。虽然对这个黑袍祭司仍然心存畏惧,但从平日里的相处来说,其实陆尘对叶子并无任何的冒犯或者恶言相加,相比起来,反而比外头大多数的蛮族人都更加和善些,所以这些日子来,叶子在这间昏暗的祭司石屋以及这位黑袍祭司面前,倒是也自如了不少,至少没有起初那般的拘谨和抗拒陆尘了。

  而在猛然间听闻到这句话后,叶子先是怔了一下,随后面上掠过一丝黯然之色,道:“您问这个做什么?”

  陆尘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不方便说?”

  叶子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认识的一位族老交待过我,说如今我们这种情况,已经不能再提以前的神祗先祖了。”

  陆尘顿了一下,大概现在才反应过来,其实就是自己将人家灭了族,毁了祖先和神祗信仰,一时间也是有些尴尬,不过好在他坐在阴影那边,倒也不怕叶子看到。

  然而,过了片刻后,陆尘还是淡淡地道:“没事,你跟我随便说说吧。”

  叶子大概还是不敢违逆这位神秘而可怕的黑袍祭司,所以在又迟疑了一会儿后,还是开口说了起来,细细道来:“从小我听族里的长老说,我们神木部族是树神的后代,如同树木枝叶一般,世世代代开枝散叶,生活在这荒原上……”

  “树神?”陆尘突然打断了她,重复了一句。

  叶子点了点头,道:“是的,树神。”

  陆尘沉默了片刻,接着问道:“树神是什么样子的?”

  叶子想了想,一脸的崇拜向往,思绪好像回到了神木部族当初鼎盛时:“嗯……部族里传说是天地初开的时候,便有一棵神树顶天立地,生于世间,那是万物之祖,是世间所有生灵的源头。神树的枝叶、树冠覆盖了整片神州浩土,每一片叶子都有生命,它结出的每一颗种子都化作了不同的蛮人,是所有部族最早的先祖,然后一直繁衍生活到今天。”

  陆尘静静地听着,有一会儿没说话,叶子向那边看了一眼,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又有些后悔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触怒了这位祭司,毕竟现如今神木部族都已经不存在了。

  只是胆怯过后,叶子随后又有点暗暗的气愤,心想,这不都还是你自己挑起来的话头。

  “大人,你没事吧?”叶子终归还是有些畏惧那位黑袍祭司,小声地问了一句。

  陆尘抬起头来,摇摇头道:“没事,就是刚才那些话听起来,突然有点耳熟的感觉。”

  “耳熟?”叶子怔了一下,愕然道:“那你以前是在哪里也听说过我们部族里的传说?”

  陆尘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站起身,貌似不经意问了一句:“除了你们原来的神木部族,荒原上还有其他的部族信奉树神吗?”

  叶子想了一会儿,随即摇头道:“应该是没有了。”

  陆尘点头,道:“黑火部族信奉的是火神,山灵部族信奉的是大地之神,雷蜥和鬼狐部族则相信自己是神兽的后代,每一个部族信奉的神祗都不一样,但偏偏大多数的部族里,都说自己信奉的神灵创造了世间万物和所有生灵。”他慢慢地走到叶子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平和地问道:“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叶子应该是从未被人问过这个问题,一时间有些张口结舌,半晌才道:“我不知道啊。”

  陆尘道:“那你信哪个?”

  叶子不假思索地道:“我当然信自己部族的树神啊……”

  话才说完,她忽然想起如今的境地,神木部族已然被灭,而曾经的信仰神祗也早已被抛弃,一时间,叶子整个人茫然若失。

  陆尘凝视着她,慢慢地在她身前蹲下,叶子被这个黑袍祭司的目光看得有些心里发毛,身子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呐呐道:“你、你干嘛?”

  “看来你心里还是想着记着原来的部族啊?”他这样若无其事的确认道。

  叶子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整张脸也“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她低下头,想要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去向这个可怕的黑袍祭司求饶,甚至在她脑海中同一时刻还浮现了神木部族灭族的那一天,那些惨死在黑火中族人的痛苦景象。

  她蓦然发现,原来这个人仍然还是那个最可怕的恶魔,原来这些日子来,他的和善只是让她放松了一点戒心,在内心深处,她仍是如此的害怕着。

  这个蛮族少女的身子颤抖起来,眼睛盯着陆尘的手掌,感觉到下一刻那可怕的黑火就要从那里面腾空而起,然后将自己吞没。

  或许在那之前,几乎无边无际的恐惧就已经快要将她吞没了。

  ※※※

  陆尘离开了那间祭司石屋,当然,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对叶子做什么,那个蛮族少女看起来明显吓坏了,对此陆尘大概能够明白其中的原因。

  对于自己给这些蛮族人留下的是如此恐怖可怕的形象,陆尘心里也有些无奈,不过这种事做了就无法改变,他也无意去改变什么。

  不过,在他临走时还是很明确地告诉叶子自己对这种事不在乎。

  在听了这话后,那位蛮族少女看起来有些不敢相信,但总算是从那种快被吓死的状态中缓了过来,不然陆尘真的有些怀疑她会不会被吓疯。

  不过这么说起来,陆尘心里忽然也有几分奇怪,心想,蛮族人不向来以勇猛凶悍著称么?就算不是男子,但蛮族的女人好像也不太应该这么脆弱,又或是会有心思这么敏感的性子吧……

  又或者说,还是自己跟蛮族女人接触太少,其实根本不了解的缘故?

  想想自从来到南疆荒原后,好像还真的只有叶子一个蛮族女人跟自己有过近距离的接触。陆尘摇了摇头,将这些不着调的念头甩出脑袋,同时心里又是冷笑,心想火岩那个所谓的千秋大业,看起来越发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了。

  南疆荒原上无数部族,如果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信仰,那么想要真正统一所有部族,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武力可以灭族,可以强迫他们表面上放弃先祖和信仰,但心底深处的活动谁又能管得到?

  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一时强盛,镇服四方,但时间久了,也必定会有异变。

  不过那个时候的事,自己也管不着就是了。

  ※※※

  在黑火部族的营地中央,大队人马都呆在那儿,人们平息静待着,冷风吹过的时候,整个部族中一片肃杀静穆,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今天,就是出征的日子。

  争夺荒原北方大地最后统治大权的战争,就要拉开序幕了。根据族长火岩的要求,为了恢复部族先祖的荣光,求得祖先的庇佑,黑火部族举行了已经中断几百年的祭祀仪式,而主持这个神圣典礼的人,当然就是如此突然出现的部族祭司陆尘。

  看着那个黑袍祭司从远及近走来时,黑火部族里的人们眼神复杂,这或许是千百年来从未出现过的一幕荒诞不经的奇景一个人族,正准备主持蛮族部落最神圣最重要的祭祀。

  世间的诡异莫过于此,也许这就是天上神祗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缘故吧。

  营地中央搭起了一座石台,陆尘拾阶而上,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他有模有样地敬奉天地,祈祷神灵,然后,当他猛地举起双手,黑袍舞动之间,黑暗的火焰陡然升起,顿时,所有的黑火族人都抛开了那些复杂心思,任何的怀疑都抵不过那黑暗火焰的力量。在黑火照耀下,所有的蛮人都跪了下来。

  陆尘面无表情地挥舞着黑火,仰首望天,却是对那所谓的神祗并没有太多的敬畏,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心生警兆,目光一凝,向那黑火望去。

  只见那黑色的焰火忽地剧烈摇晃起来,片刻后,猛地偏向一个方向,如招魂之手,又似指引方向。如此持续一小会儿后,黑火似乎又缓缓恢复了正常。

  陆尘面上有一丝复杂而略带惊愕的神色一闪而过,当他抬头望去的时候,只见远处的那个方向上,一间僻静而黑暗的石屋,静悄悄地伫立在这个部落的角落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10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