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异样

第三百四十六章 异样

  叶子是在黑火部族的大军即将出发之前的时候,突然被人告知黑袍祭司正在找她。而当她一路忐忑不安紧跑慢跑地赶到陆尘身边时,听到的却是陆尘面无表情地告诉她,让她准备一下,这次随他一起走。

  这个要求或者说是命令引来了周围不少蛮族战士的侧目,也有许多道目光落在叶子那张惊愕的脸上。

  在蛮人部族中,至少是在北方边境这一片地域里,打战从来都是男人们的事。战士们手持武器,为了部族和荣耀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拼死厮杀着,从来都不会让女人跟随到战场。

  只是虽然这道命令明显与蛮人部族间那不成文的规矩相左,但并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对此发声,似乎在对黑袍祭司的敬畏与一个小小侍女的异常上,大多数人还是更看重前者,所以叶子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也有些身不由己地跟着大部队离开了黑火部族。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陆尘很镇定也很看似周全地对叶子说了让她准备一下再走,但实际上却根本是另一回事。

  整个黑火部族的大军已然整军待发,甚至连最重要的祭祀仪式都举行过了,这么多的人当然不可能会为一个不起眼的小小侍女去多等片刻,而那位黑袍祭司在对她交待完毕后就直接甩手走人了。

  所以,陷入了茫然与惊慌中的蛮族小侍女在那个当口,根本来不及也顾不上收拾什么,最后也就是随便抓了几件衣服就跑了过来,然后一脸委屈和紧张地跟随在陆尘的身边,向着前方未知的战场走去。

  ※※※

  很少乃至几乎没有蛮族女人上过战场,所以叶子对军伍之中的感觉很陌生也有点害怕,毕竟周围都是看起来杀气腾腾的大汉,而且从根本上来说,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还并不是她从小长大的族人,反而是前一段时间刚刚将她的部族屠灭的凶手。

  叶子觉得很紧张,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为了这个感觉,她心底很是羞愧和委屈,因为哪怕是女人,尤其是,作为身为蛮族的女儿有害怕恐惧的情感还是让人看不起的,包括她自己。

  不过这么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最后还是那种恐惧和不安的感觉占据了上风,所以哪怕叶子心里对陆尘仍然还有几分愤恨,但还是下意识地靠近了他。

  陆尘对此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至多也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任由这个蛮族少女跟在自己身旁。

  只是在走了一段路后,陆尘忽然开口没头没尾地向叶子问了一句话:“之前在黑火营地里时,你是一个人呆在石屋中的吗?”

  叶子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道:“是啊,怎么了?”

  陆尘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没事。”

  他既然开口说没事,叶子也就不敢再多问,在那之后,陆尘也没有再对她开口说过什么。

  这一路走走停停,叶子跟着这一队黑火部族的精锐战士来到了一处宿营地上,不久之后,天便黑了下来。

  ※※※

  在天黑之前,以火岩为首的黑火首领们便已指挥着手下战士们各自安顿,所以在黑暗降临后,这个宿营地里便很快安静了下来,一切似乎显得十分整齐和肃杀。

  这种气氛让叶子感觉有些惊讶,因为她过去在本部族,也就是神木部族里生活的时候,虽然没像这次这般跟出来,但多少还是从身旁族人的口中知道了一些战士队伍里的情况。蛮族人本就凶悍豪放,身为出征马上就要拼死厮杀、甚至不知道有没有明天、能不能从战场回来的战士,那更是粗豪无比。

  大声喧哗、呼喊喝酒什么的,那都是常见的事,甚至就连打架也屡见不鲜,这其实也是许多小部族的常态。但是在这天晚上,她第一次看到了黑火部族中纪律突然变得如此森严的队伍,一时间有些心惊肉跳。

  虽然对这些厮杀作战的事并不太懂,但是叶子还是明显地能感觉出,眼前的这些看起来冷漠冷峻和安静的人,那股杀气之凌厉,似乎还远胜过以前自己所听说和看到的族人战士。

  她还是守在陆尘的身旁,因为在这片大地上和这支队伍中,除了这个黑袍祭司外,她已经不知还有什么人可以依靠了。与她一起的还有那只巨大的黑狼阿土,这次陆尘将它也带了出来,不过在这天晚上,阿土看起来还是有些懒洋洋的样子,早早地就趴在了陆尘身边,眯着眼睛睡去了。

  叶子心里其实很想去问问陆尘,这样行军打仗的事叫自己跟过来到底有什么用?

  不过,她毕竟还是太害怕那个黑袍祭司了,最后还是将这个问题藏在心里,低着头在他身边走来走去,看看能否做点什么事情。

  周围附近的地方并没有蛮人战士在,大多数的人都下意识地离这个黑袍祭司远远的,哪怕是他们身上已经有了这个黑袍祭司亲手铭刻的魔化符纹。

  也就是在这一片安静中,陆尘突然对叶子说道:“你坐下吧,出来打仗的,又不是享福,不用忙前忙后了。”

  叶子听了这句话一阵默然无语,好半晌后回到陆尘身边跪坐下来,然后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道:“大人,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为什么又一定要将我带过来啊?不打扫的话,我在这儿也没什么用啊?”

  “多少应该还是有点用处的吧……”陆尘很平静地看着她说道,“听说你们蛮族人在饿到极处的时候,是可以吃人了。”

  叶子的脸“唰”的一下白了,身子抖了一下,连忙道:“没有没有,没有这回事,大人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谣言!”

  “我见过啊。”陆尘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仿佛想起了很久以前他在那片危险无比的迷乱之地中的所见所闻。

  “你见过……”叶子一时愕然,面上满是怀疑之色,看起来是真的不太相信。

  陆尘笑了笑,倒也无意与她争辩,只是淡淡地道:“早点休息吧,不然说不定明天还要起早呢。”

  叶子“哦”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在离陆尘不太远的地方躺了下来,同时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句,道:这队伍行军没到目的地的话,当然要起早了,这还用你说。

  只是在这个晚上,或者是第二天的时候,正如陆尘所言的,他们早起了,而且是比普通的清晨起床更早了很多很多。

  当黑暗笼罩着大地时,突然有一片数量极多的黑影从夜色里冲出,然后就像是一只只野兽,凶恶无比地扑向黑火的宿营地。

  黑暗在那个瞬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而在营地之中,陆尘则是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清亮有神,看上去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睡过,而在他的身旁,叶子也猛地惊醒,一下子跳了起来,惊道:“怎么了,怎么了?”

  只是当她回头带着依赖而询问的目光看向陆尘时,却突然身子一震,呆立在原地。

  那个黑袍祭司依然坐在地上,但一只手放在胸前尺许处,掌心向上,一团黑色的火焰正从那掌心中出现,然后无声无息地燃烧着。

  叶子屏住了呼吸,看着那团火焰,身子开始颤抖起来,而与此同时,那团火焰忽然向外“呼”的一声飘动了一下,如一个人的手指,向着某个方向。

  陆尘抬起了冷峻的目光,凝视着那边,凝视着紧张的叶子,片刻后,他忽然开口问道:“你现在小腹的部位,可有什么异样吗?”(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4 04:21:10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14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