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阴谋诡计

第三百四十七章 阴谋诡计

  夜色深沉,黑暗仿佛无边无际,将这片夜幕之下的大地遮蔽成一片漆黑。黑火宿营地里也是黑灯瞎火,几乎看不到什么光亮。

  冷冷的寒风从空中吹过,叶子觉得身子有些冷,不知为何,当夜风吹过她身边时,她的肌肤上除了冰凉的感觉外,甚至还有一丝丝一缕缕那种如针刺般的痛感。

  她觉得很紧张,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她还觉得这片黑暗的天穹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倒塌下来,将这里的所有人全都压死的样子。

  而更令她恐惧的是看到了陆尘手上那黑色的焰火,那燃烧的火焰倒映在她的眼帘里,她的身子开始发抖起来,她用双手捂住了小腹,然后面上露出痛苦之色。

  一声压抑的呻.吟.声后,叶子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然后就像是一只快要死去的野.兽般开始抽搐起来。

  很快,在她的瞳孔深处,一抹黑色的火焰缓缓亮起。

  看着这个蛮族少女痛苦的模样,陆尘却似乎无动于衷,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过去帮扶一把的意思,一直都只是这样冷冷地看着。过了一会后,他收回目光,却是仰首望天。

  他盯着那黑暗而无边无际的天穹。

  那高高在上的黑夜。

  随后,他冷冷一笑,眼神中充满了讥讽与蔑视。

  ※※※

  黑暗翻滚起来,如黑暗的潮水汹涌而来,夜风陡然变得急切,呼啸声骤然凄厉,然后便是在那黑夜中突然闪烁而起的冰寒的刀光。

  黑火部族宿营地深处,叶子一个激灵,身上那莫名而无可言状的压力突然消失大半,她翻身坐起,回头向远处望去,只见无数人影在那边窜动,吼叫声、咆哮声此起彼伏,赫然正是一场激烈无比的战争。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却是陆尘走了过来,同时,在他的手上,那根火神杖已经不知何时出现,正在逐渐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陆尘不再看她,而是凝视着远方的黑暗,片刻之后,他举起了火神杖,向着黑暗的天空刺去。与此同时,他口中念诵着神秘而古老的诅咒,黑暗的气息从他身上喷涌而出,“轰”的一声,大片大片黑色的火焰从他的身躯上猛然冒起,在夜色中狂舞着。

  火神杖瞬间光芒大盛,在黑夜中放射出万丈光辉,就像是一个突然出现在黑暗里的太阳,令人无法直视,随后,从那法杖神器之上有无数道黑暗的气息冲霄而起,然后飞驰着落向那黑暗的战场,寻觅着那些被诅咒的黑纹。

  片刻之后,一声声怒吼,一声声咆哮……如同野兽狂野的呼喊,那片黑暗中,惊呼、叫喊声响成一片,有许多的黑影身躯陡然暴涨,隔了这么远,似乎都还能隐隐听到那些骨骼可怕的爆裂声。

  叶子心里大概明白了在那边的黑暗里正在发生着什么,她眼中充满了恐惧,当她回头看到那个黑袍祭司正操控着那根火神杖时,看着他如同魔神一般的模样,她只觉得自己腿脚酸软,心中似乎已经无法抵抗这恐怖的一切了。

  而在远处,狂野的咆哮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杀戮的血腥气,也正随风飘来,越来越浓。

  夜色,越发的凄凉与黑暗了。

  ※※※

  这是身为女人的叶子第一次距离生死搏杀、流血残酷的战场这么近,从那片黑暗中,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一场混战的可怕,各种各样的声音不停地传过来,在她的脑海中形成了无数幅画面。

  断裂声、嘶嚎声、惨叫声、骨折流血声,倒地声,还有各种各样隐含着痛苦和暴虐、充满杀戮气息的声音,纷纷扰扰,不绝入耳。

  叶子全身瑟瑟发抖,在那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太像蛮族人了,可是女人从来不用上战场的啊。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她身前的那道黑色身影,却像是给了她许多勇气一样,帮她挡住了许多黑暗。

  因为从头到尾,陆尘都没有过去参战的意思,连带着叶子也占了便宜,就这样偷偷地赖在原地没有动弹。

  然后,在这片黑暗的夜色里,她听着那些喧嚣而可怕的声音从小到大,在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陡然达到了最**,那是有人在黑夜中痛苦的嚎叫,带着狂怒的咆哮与怒吼,仿佛在质问着什么,又像是声嘶力竭的诅咒,然后,黑暗垂落下来,一阵浓烈无比的血腥气遮盖了一切。

  直到,所有的声音,开始慢慢变小……

  直到天亮。

  叶子一晚上都没睡,也不敢睡,她心中紧张万分,同时怀着深深的恐惧,那个灭族之夜的痛苦这么久以来仍然还是纠缠着她,让她无法忘记。

  当天亮以后,一切终于尘埃落定,晨光从天边洒落时,人间开始了新的一天,荒原也掀开了新的篇章。

  这片土地,用淋淋的鲜血与惨不忍睹的尸首,用最残酷的献祭生命的方法来宣告了这一天的到来。

  当一身浴血的火岩走到陆尘的身旁,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倦色,但是眼神却很平静,他对着陆尘点了点头。

  陆尘微笑了一下,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只听前方有一阵喧闹,火岩也察觉到了,回头望去。

  只见那边的人群中忽然走过来一个身影,与普通蛮人长得差不多,最显著的差别是,他的头上戴着一只狐狸的毛皮。

  那是鬼狐部族的族长。

  除此之外,鬼狐族长的右手上赫然提着一个头颅,鲜血淋淋,滴滴落落,似乎刚刚砍下不久,哪怕是那血迹斑斑的脸上,尽管已经死去,但也仍然有着一股愤怒的神情。

  火岩与陆尘的目光同时落在那死人头颅之上,那张脸似曾相识,他们以前都曾经见过的,也是曾经身为一个大部族的族长。

  火岩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陆尘则是笑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过了片刻后,火岩忽然开口道:“多谢。”

  陆尘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鬼狐族长已经走到了跟前,然后大咧咧地将那头颅丢在他们的面前,狞笑了一声,道:“雷蜥部族的那货脑袋,给你们了。”

  陆尘颔首,道:“做得好啊,我们答应你的事,你也放心就是。”

  鬼狐族长大笑,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他大步走去的方向,火岩脸色复杂,过了片刻后低声道:“以前在我们南疆荒原上,不管部族时强时弱,发生激战的时候都是明刀明枪地厮杀到底,就算死了,也只当是为了先祖荣誉而死,从来都没有……用这种手段。”

  陆尘转过身,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微笑着说道:“没事,你很快就会习惯并喜欢上这种感觉的。”

  说着,他向远处走去,而火岩则是紧紧凝视着这个黑袍祭司的背影,沉默不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22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