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远畏近轻

第三百四十八章 远畏近轻

  在贫瘠的南疆荒原北方,五大部族彼此对峙并保持着一种微妙平衡的局面已经持续了至少上百年,但是在这一年里,一切突然都改变了。

  先是山灵部族得到了一位南方新晋祭司的青睐,部族实力大涨,随即引起了北方四族的群起围攻,一番激战后,山灵族在战局大占上风的情况下祭司突然遭受到外力侵扰死亡,结果局势急转而下被四族大败;而随之而来的情势并没有安静下来,很快的,四族之中的黑火部族也突然得到了一个神秘的人族祭司,这是千百年来南疆荒原无数部族中都前所未有的异事!

  然而一切的流言蜚语、冷眼嘲笑,在刀枪兵刃与鲜血面前全部都灰飞烟散。那位黑袍祭司显然得到了黑火部族所崇拜的火神的力量,并运用这种强大而诡异的巫术让整个黑火部族的实力陡然间突飞猛进。

  更让其他荒原部族咂舌的事还在后头,而这个黑火部族也在经历了激烈的内部争斗后,在新任族长火岩继位后,就化作了一只嗜血而疯狂的野兽,开始狂暴地吞噬起自己身边的一切活物。

  他们灭掉了神木部族,灭掉了山灵部族,然后向着鬼狐部族和雷蜥部族一起开战。

  当黑暗的火焰遮天蔽日,当狂暴的黑火魔化战士横冲直撞、屠戮生命的时候,战场上激斗中的鬼狐部族突然反戈一击,从背后给了正在浴血奋战的雷蜥部族沉重打击。

  多年以来,雷蜥部族一直是荒原北方人口最多,实力也最强的部族之一,也是对黑火部族崛起持反对态度最坚决的。但在这一天,他们的命运就此坠入深渊,永远沉沦了。

  被前头夹击的雷蜥部族军队在惊慌、愤怒和恐惧中迅速地崩溃了,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压倒性的碾压惨败,然后黑火部族与鬼狐部族合而为一,就此乘胜追击,直接攻入了雷蜥部族的大本营,最后将这个也曾有过漫长历史的大部族直接覆灭,并俘虏了众多财货和人口。

  ※※※

  硝烟仍未散去,曾经兴盛繁荣的雷蜥部族营地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黑火部族和鬼狐部族中那些凶神恶煞般的蛮人战士,他们狂笑着、呼喊着,肆无忌惮地抢掠着他们所能看到的一切东西,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陷入癫狂状态的野兽。

  不过在这群胜利者中当然也有一些头脑还算清醒的人,比如火岩和陆尘等人,他们下令将抓到的所有雷蜥部族的蛮人都集中起来看管,以避免被陷入狂乱的那些手下蛮兵所伤害。

  不过就算如此,还是有不少倒霉的雷蜥族人惨死在了营地之中。

  浓烈的血腥气随风飘荡,眼前刚刚历经浩劫的战场看上去犹如人间地狱一般。一路走过来的叶子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紧紧跟随在那个黑袍祭司的身旁,半步不敢远离。

  这一幕情景毫无疑问地让她又回想起了前些日子神木部族被屠灭时的情景,触景生情的她只觉得自己也许这一辈子都要陷入这种血腥的场景备受折磨,那种恐惧感让她有些绝望,又有些痛苦的羞愧。

  走在她身前的陆尘忽然停住了脚步,跟在他身边的阿土随即也站住,唯独不时拿眼睛偷瞄旁边心神不宁的叶子一个不小心差点撞了上去,顿时吓了一大跳,一声求饶差点就叫了出来。

  不过就在这时,从他们前方有一队兽兵正狂笑着跑了过去,一路上打砸抢掠毫无顾忌,有一两个蛮人战士甚至在看到了叶子的身影后,突然眼睛一亮,向他们这边猛地冲过来了几步。

  陆尘脸色冷漠地看着他们。

  那群蛮兵中突然有人叫了起来,声音中带着惊恐与敬畏,紧接着,就有人冲过来一脚踹翻了那两个不长眼的蠢货,然后拖着两个被打晕头的家伙一边往后退,一边对着前方的黑袍祭司陪着笑脸,点头哈腰,向后退了一段路,然后转身跑了。

  叶子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些蛮兵的背影,胸口起伏着,眼角直跳。

  尽管刚才并没有真的有事发生,但那些蛮兵眼中的疯狂,以及周围更加可怕的惨象都告诉叶子,如果刚才没有身前那个黑色身影的阻拦,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和下场。

  她用手抓紧了自己的衣角,然后默默地更靠近了陆尘一些。

  “害怕了?”陆尘继续往前走去,也没有回头看她,但口中却这般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叶子的眼角抽搐了几下,望着身边那些鲜血淋淋的惨象,以及东倒西歪的狼藉营地,低声应道:“是。”

  但此刻,陆尘没有再说话了,脸色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继续这样冷漠地向前走去。

  叶子跟在他的身后,不知为何忽然气往上冲,一股怨恨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难以抑制,忍不住开口道:“祭司大人,这些人都是因为你才死的吧?还有过去那些神木、山灵部族死去的人们,无数的冤魂因为你而痛苦地徘徊在荒原之上,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陆尘的脚步顿了一下,停住了脚步,片刻之后,他转过身来看向叶子。

  而叶子在自己那些话说出口之后,下意识地自己都吓了一跳,而当陆尘停步看来时,她更是又大吃一惊,那种敬畏感一下子翻涌起来,吓得她连退了几步,喃喃道:“对、对不住,大人,我、我……”

  “你为何胆敢如此对我说话?”陆尘很平静地看着她,缓缓地说道。

  叶子面色惨白,一直拼命摇头,双手摆动,竭力想要向这位黑袍祭司解释什么,但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在她心里,此刻万分后悔,更是将自己痛骂了一千次一万次,刚才那是脑子抽了吗?

  不过陆尘看起来却似乎并无意对她如何惩罚,在凝视这个蛮族少女片刻之后,他忽然看上去有些唏嘘感叹的样子,道:“大家都是一样的啊。”

  叶子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只听到陆尘忽然对她问道:“你自己有没有觉得奇怪啊?”

  “啊?”叶子瞪大了眼睛,茫然不解,不知道这位黑袍祭司所言的又是何事。

  陆尘转眼向周围看去,一字一句挑明道:“当你看到那些看起来凶猛残暴的蛮人士兵时,便吓得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出;而他们这些人看到我的时候,却又更加害怕畏惧,想必你也是知道我的手段和分量的。”

  他回过头来,看着叶子,眼神中闪过一丝讥诮,嘴角微微上扬:“可是,你却敢对我那样无礼,甚至当面大声的质问我,这份胆气比那些蛮族战士可强得太多了,偏偏你反而在他们面前不敢说话。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叶子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陆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道:“那是因为,在你心里,哪怕你自己不承认,心中却已经认定了我对你好啊,看起来不会对你怎么样,对不对?”

  叶子脸色惨白地拼命摇着头,身子颤抖着,突然“扑通”一声在这个黑袍祭司面前跪下了,然后一直磕头:“我错了,大人,我错了!您、您别杀我……”

  “人心都是一样的啊,对陌生人会有敬畏,却总喜欢对亲近的人无礼侵扰。”陆尘看上去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居高临下地看了叶子一眼,然后黑袍摆动,转身向前走去。

  血与火在他身边流淌燃烧着,黑暗如影随形。

  叶子跪伏在地上,好半晌才抬起头来,望着那黑暗的背影远去,一时间茫然若失,随后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重心一般,一下子瘫坐在自己的脚背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26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