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背弃一切

第三百五十三章 背弃一切

  “呼!”一阵冷风从黑火营地上空呼啸着吹过,叶子坐在一旁无聊得都有些瞌睡起来了。过去这两位大人物当然也有过会面,也谈过很多事情,但没有一次的会面是像今天这样如此漫长。

  她随意地甩了甩手臂,之前她还试着像那个黑袍祭司一样想要施法,结果当然没有任何的意外她还是凡人一个,那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半点都没理会她。

  叶子对此当然是谈不上有什么失望的,本该如此而已。她抬起头看看天色,却发现不知不觉中竟然已近中午了。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时,突然从祭司石屋那边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只见原本站在门口也有些慵懒的卫士、士兵都纷纷挺直了身子,片刻之后,族长火岩和祭司陆尘一起走了出来。

  他们并肩走着,面上的神情看上去都很平静,几乎都没有仔细看周围情况,就一直向这个营地的出口方向走去。

  周围的卫士们纷纷跟上,但很快的,就只见他们两个人各自挥手示意,让其他人不要跟随上来。

  众人愕然,纷纷停下脚步,彼此面面相觑。

  不过,这两位大佬地位实在太过重要,无论哪一位也不能出现半点闪失,所以在拉开一段距离后,在铁熊等人的带领下,这些卫士还是远远地跟了上去。

  而看前方,火岩与陆尘对此倒也并没有太多反应,看起来对此似乎毫不在意。

  他们一路走到营地出口,然后并肩而立,在他们面前的就是正午阳光照耀下的广阔荒原,贫瘠广袤,黄色中带有星星点点点的绿意,好像是生命顽强不屈的象征。

  天空一片蔚蓝,如同被水洗过一般,看上去仿佛像是一颗美丽而巨大的天蓝宝石。在周围附近都没有人的情况下,陆尘眺望着蓝天,忽然道:“你信神吗?”

  “当然。”火岩理所当然地道,“我们黑火部族世世代代都相信神灵,火神就是我们的祖先,就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我们部族的一切,都来源于火神对我们的恩赐,我们就是火神的子孙。”

  陆尘淡淡地点点头,道:“可是,据我所知,几乎所有的部族都有自己信仰的神祗,如果这都是真的,那么就算天空再辽阔,也容不下那么多的神灵吧?”

  火岩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荒原上的部族大多数都聚居在南方比较肥沃的土地上,大大小小的部族成千上万,可这世上哪里可能真的会有那么多的神明?还有,据我这段日子的了解,你们这些部族中所信奉的不同神祗,至少还有几十个以上,都对外宣告乃是唯一真神,号称天上地下只有唯一神祗的。”

  他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火岩,道:“所以说,这片荒原上无数的部族里,一定是有很多很多的人和部族,他们都在说谎,对不对?”

  火岩似欲发怒,但很快又压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低声道:“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陆尘凝视他良久,然后慢慢地靠近了他,用只有火岩才听得到的声音,一字一字地说道:“我不信神!”

  火岩脸色陡然涨红,胸口激烈起伏起来,口中尖利的獠牙隐约有令人恐惧的摩擦声,但是尽管如此愤怒,他却仍然令人惊讶地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没有对眼前这个无信者出手。

  可是身为祭司,却毫无信仰的陆尘却并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他依然紧盯着这个愤怒的蛮人,目光如刀一般好像穿透他的心灵,轻声道:“是吧,以你的聪明才智,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想过这件事,对不对?”

  “你心里一定也有疑惑,但是在部族中却绝无可能说出来,对不对?”

  “因为在荒原上的所有土地上,没有人不信神,你说出这个念头,就意味着所有人都不会再容纳你,所有人都要杀掉你,对不对?”

  火岩口中忽然低吼一声,双眼中隐隐有血丝,獠牙竖起,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腰上那锋利的刀柄上。

  陆尘看了看他的手,沉默片刻后,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那样不顾一切地要将我接回来,有些太过奇怪了。哪怕你用神明的旨意作借口,但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经过火神祭坛的检验,谁都不能肯定我身上的力量就是源于火神。更何况我甚至都不是蛮人,而是一个千百年来从未在此出现的人族。”

  “你心里想的,还有更秘密的事,对吧?因为你在内心深处,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胆敢去怀疑神灵的蛮人,所以你才要让我过来,你觉得我才是唯一有可能去质疑神灵的人选,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你心里觉得不太孤单,或许才不会被那种一直徘徊在是与不是的念头里折磨得发疯。”

  “对不对,火岩……族长?”陆尘看着那个高大魁梧的蛮人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

  “跟我来!”火岩忽然对陆尘说道,然后大步向荒原上走去。

  陆尘并没有犹豫,直接跟了上去。而这个时候还在部族营地中远远观望着他们两个人,并为火岩那些奇怪的动作和表情而惊讶不已的卫兵们也要跑过来时,却再一次被火岩拦住了。

  这一次,他脸色肃穆,神情严峻,厉声呵斥,让一众人惊愕之余,终于还是不敢违逆他的命令,停留在了营地之中,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人走入了荒原深处。

  他们两个人走到了一片荒草地上。

  野草丛枯黄中又有些干涩的绿意,随风时起时伏,拼命地抓着地上的土壤,从土地里汲取着一切可能的水分和营养,好让自己的生命坚持活下去。

  站在这片荒草丛里,火岩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愤怒不知何时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他的目光显得格外深沉和内敛,就好像在他的心里有着无数的秘密,将这个蛮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地方如何?”

  陆尘看了看周围,点点头道:“不错。”

  火岩转头看着他,说道:“是个埋葬尸首的好地方。”

  陆尘笑了一下,道:“确实如此。”

  随后,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只是这样对视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火岩忽然开口道:“这些话你明明可以一直藏在心底,当成你的一个秘密,为什么要对我说出来?”

  “记得我刚刚跟你说过的那个有可能可以控制祭司、萨满的法子吗?”陆尘说道,“那法子首先就是要不信神灵,然后才能清楚地看出巫术灵力的本质,进而找到漏洞。而与此同时,那些始终相信神灵力量的人,就会对此视而不见,就算被你抓在手心吃得死死的,他们也无力反抗。”

  “怎么样?这样一个法子,有没有可能让你背弃你的神灵和信仰?”

  火岩冷冷地看着他,指了一下远方部族营地的方向,道:“就像那些被灭族的人一样吗?”

  “不一样,他们终归还是要挑选一个神灵,而你是彻底的一个都不信了,从此没有神,没有先祖,在你心中再没有任何的束缚与信仰,只有……”陆尘说道,“力量!”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853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