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恶鬼

第三百五十四章 恶鬼

  “我觉得你像恶鬼。”火岩忽然开口说道。

  “为什么?”

  火岩看着这个一身黑袍,就算是站在这正午阳光下也似乎依然身边笼罩着一片阴影的男子,道:“从见到你后,直到现在,在你身边总是伴随着鲜血和杀戮,不知有多少人因为你而死;除了那些死人外,我还觉得你一直在把我往一个方向拉扯,要把我拽入你身边的那片阴影中。”

  “那些鲜血和杀戮,不都是你梦寐以求的吗?”陆尘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其实是你自己才是恶鬼,而我只是帮你一把,还是在被你逼迫的情况下?”

  火岩紧盯着陆尘的眼睛,一双眼睛中血丝浮现,往前走了一步,声音似乎变得有些嘶哑,道:“你竟敢这样说我?”

  陆尘毫无惧色,甚至脸上还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在那一刻,他似乎已经完全化身为真正的冷酷无情的恶鬼,手持无形而冰冷的刀刃,一刀一刀地切割着这个蛮人的心灵。

  “难道我所说的不是真话?”他这样说道,然后冷笑起来。

  这一次火岩沉默了很久,大概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之间原本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渐渐缓和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后,火岩的脸色逐渐恢复了平静,再看向陆尘时,眼神里多了几分复杂的神色,却是半坦诚半认真的说道:“我原本想过,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但眼下看来,却是不行了。”

  陆尘摇摇头,平静地道:“朋友是不会这样要挟我的。”

  火岩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这事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不过没关系,就算你走了以后,只要有我在,黑火部族就不会垮,我们还会继续追随先祖的荣耀。”

  说着,他微微低头,目光有些飘忽,似乎在看着这片荒草地中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怔怔出神,过了片刻后,他说道:“把那个能够控制祭司的法子告诉我吧,只要真的有效,我就将北归的秘密路径告诉你,让你离开。”

  “好。”陆尘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

  ※※※

  大风从荒原上吹过,将这一片荒草地吹得东倒西歪呼呼作响,在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陆尘对火岩问了一句,道:“听说这些日子里,你没事的时候经常喜欢来这里走动静坐?”

  火岩怔了一下,随即摇摇头,道:“也不是经常来,就偶尔气闷了出来随便走走。”

  陆尘道:“这地方不错。”

  火岩沉默了片刻,道:“你想说什么吗?”

  陆尘道:“听说当初你儿子火鹰与一众老家伙联合起来反对你时,事败后就是在这里被人赶走的?”

  火岩抬起头,深深地看了陆尘一眼,过了一会后点头道:“是的。”

  陆尘耸耸肩,道:“当时我不知道这事,不然的话,也许我会劝你别让他走了。”

  “为什么?”

  陆尘淡淡地道:“火鹰和你有着相同的血脉,在十分看重部族血统传承的荒原上,他天然的也是一个黑火部族的继承者,也是如今唯一可以威胁到你的人。”

  火岩勃然变色,怒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我亲手杀了自己唯一的儿子?你的心思如此恶毒,只怕连恶鬼都比不上你了!”

  陆尘凝视着他,过了片刻后却是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其实我并非这个意思,只是提醒你有这个可能而已。如果当日我也在这里,会让你将他扣在部族中圈禁起来,而不是远远赶走,这样日后或许还会有些隐患。”

  火岩面色依旧铁青,冷冷地道:“这是我的家务事,不用你管。”

  陆尘倒也不以为忤,看起来他似乎也有些疲倦的样子,苦笑了一下,道:“算了,这样也好,至少不管是你还是我,大家都还最后留着一点人性,不至于变成真正的恶鬼吧。”

  “走了。”他挥了挥手,转身要向部族营地那边走去。但就在这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了火岩的声音,只听他说道:“你在北方人族那边,可有家人或是朋友?”

  陆尘身子顿了一下,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火岩道:“似你这般冷酷心志,断情绝性的性子,我想象不出你会有家人,每一个在你身边的人,是不是最后都会遭遇不幸,是不是没有一个好下场?”

  陆尘的身躯猛地震动了一下,在那一刻,他垂在袖袍中的双手猛地握紧,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他的目光望向遥远的北方,在那远处的天空下,一片空旷。

  他冷笑起来,想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满嘴胡言乱语的蛮人冷嘲热讽,然而话到嘴边,他却忽然没了声音。

  那些反驳和嘲讽的话,他竟是说不出口。

  他并没有回头,最后只是一言不发地沉默远去。

  ※※※

  “恶鬼,嘿嘿,你才是真正的恶鬼!”

  火岩等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嘴里咕哝着念叨了一句。他的脸色此刻看起来有些古怪,青白交加,目光飘忽,他慢慢转过身,看着身前身后这一片荒凉的荒草地。

  野草丛生,如痛苦的生命在这贫瘠的大地上挣扎和呼喊!

  他的脸色忽然“唰”的白了,他的眼中竟有几分恐惧,但是很快的,这畏惧就被更强大的力量所驱散。他深深呼吸,然后向前走去,荒草在他脚下颤抖着,被踩踏在贫瘠枯干的泥土中。

  荒原上只有风,凄厉地吹着。

  如恶鬼的嘶吼。

  荒草地深处,火岩找到了一块大岩石,它压在一片野草丛里,浑身上下满是尖利粗糙的棱角。火岩怔怔地看了一会这块岩石,然后走了过去,慢慢地坐在了石头上。

  冷风吹过,周围有新鲜的野草气息涌了过来,他微微低头,看到了那些野草茎叶上断裂的伤口与散落的叶片,被岩石压在地下不能动弹。

  他孤独而安静地坐着,然后忽然慢慢地用手抱住了头,将整个头颅埋在自己的膝盖上,将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恶鬼!”

  他低低地吼叫着,声音颤抖而凄厉,仿佛真的有个可怕的鬼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要将他全部吞噬,要将他拖入黄泉地狱。

  “恶鬼!”他嘶哑着声音再一次喊叫着。

  但这片荒草地上,只有冷风呼应着他的声音。

  “鬼……”

  他最后的声音,无力地散落在风中,在这个无人听闻和看见的角落,带着他所有的脆弱和罪恶,消失在阴影中。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眼看着黑夜即将到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4009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