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挑选

第三百五十五章 挑选

  在那一天的荒草地上,两个人赤裸裸的对话之后,火岩回到营地后就将自己关在了住处,整整十天没有出来。

  在第十一天的时候,看过去整个人都像是瘦了一圈的火岩找到了陆尘。

  在那间黑暗的祭司石屋中,火岩开了口,看上去有些疲惫,有点痛苦,但更多的还是那种无法压抑的渴望。

  “告诉我那法子。”他说道。

  陆尘在昏暗的阴影中微笑起来,然后,他拿出那根完好的神器火神杖,丢给火岩,道:“那关键就在这上面。”

  他微笑着,看上去心满意足,整个人也温和有礼,并不像是一个在这个部族中种下仇恨种子,为日后的部族厮杀血战埋下伏笔的人。

  这个男人的心里有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火岩沉默地看着这个黑袍祭司,又看了看手中的火神杖,慢慢地抓紧,然后闭上了眼睛。

  ※※※

  原本如同烈火一般突然崛起,然后又像是狂潮一般转眼席卷了荒原北方的黑火部族,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诸多神秘色彩的部落,特别是在他们的行动正在逐渐引起南方那些更强大的强盛部族注意的时候,黑火部族却突然又停下了自己正在狂奔的脚步。

  从急速到静止,中间几乎没有任何的征兆,黑火部族一下子似乎就变得人畜无害一样,平静地,呆在荒原的北方。

  这让原本有些担心的南方大部族松了一口气,在他们放出的探子所回报过来的消息中,每一条都显示黑火部族似乎是真的已经心满意足,他们的野心只局限在那片贫瘠的北方大地上,对南方荒原的大部族,他们心存敬畏,对战神殿中众多强大无比的萨满、尊者,还有大祭司们更是保持着无限的敬仰和崇拜。

  他们甚至奉上了不菲的礼品,当然,那块破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根本就不放在南方部族首领们的眼中,不过首领们更看重的是黑火部族这种臣服的姿态;相比之下,位居于整片荒原大地最顶端的战神殿中,对北方那个新晋崛起的小部族其实都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在听说那个部族之所以崛起,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一位新的祭司之后,战神殿中的一位尊者大人好像留了个心眼,就传下命令让几位殿内的祭司去北方看一看,摸清一下情况到底如何。

  与此同时,战神殿里另外有些人却记起了前些时候,还有一位神殿中的后起之秀祭司似乎去了北方的山灵部族,但是从此没了消息。

  据说山灵部族已经在和黑火部族的战争中被消灭,那个祭司也就此失踪。对这件事情,那些萨满、尊者大人们是不会在意的,但神殿里还有几位那人昔日的好友,便暗地里推动着要查一下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之,在黑火部族突然崛起的这段时间里,世界依然在平静地发展着,至于平静之下的暗流涌动,并不会被大多数人所知道。

  ※※※

  时间在一天天地过去,黑火部族里其实也并不是很太平,每一天总是有很多事情发生。被黑火部族灭掉的几个部族,被抓来的那些俘虏,要想完全融入黑火部族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们心存抗拒,黑火部族出身的人往往也看他们不顺眼。

  在最重要的信仰上,尽管一开始,陆尘和火岩就对此强力压制,强迫他族人放弃原本信仰的神祗,但这种事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所以这些日子里还是查出来并抓获了不少暗地里祭神的人,对此,火岩毫不手软,在全族人面前直接斩杀了。

  血腥震慑了人心,令人恐惧,算是暂时将这些事压了下去,不过更麻烦的事情仍然还有。

  黑火部族突然崛起,部族中年轻而骄傲的蛮族战士野心大涨,在通过屠灭其他几个部族的战争中,他们掠夺了不少的财富和女人、奴仆,但他们还想要更多。

  他们希望南下,他们希望挥舞着染血的刀刃去抢夺南方那些富庶的部族,传说中南边的那些地方才是真正的天堂,金山银海,牛奶淌密,女人漂亮动人,和神仙一样。

  对于这些头脑简单的蠢货,火岩也十分头痛,他们白痴,但他却不得不清醒,所幸这些日子来,他在黑火部族中的威望高涨,无人胆敢公开违逆他,所以勉勉强强还是压了下来。

  不过类似的争端请求还是三天两头都会冒出来,搞得他烦不胜烦。

  相比之下,陆尘的日子就过得轻松多了,他是从来都不管黑火部族中这些破事的,哪怕当初是他力主抓获俘虏,补充黑火部族的人口,强迫人家放弃信仰,也是他的主意,但到了这时,他倒好像没事人一样,似乎此事完全与己无关了。

  他,在开始做北归的准备。

  来到南疆荒原,对陆尘来说,完全是一个意外,他对这块广袤的土地毫无感情,对这里的蛮族也没有任何的归属感,他就像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冷冷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他在帮助火岩复兴黑火部族的过程中,所做出的种种决策也格外的冷血和强硬,或许在这中间,流的血和死的人,他都不在乎吧。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立刻就走,不过这件事当然不可能如此随便,火岩和黑火部族还有许多的事要他帮忙和善后,首当其冲的就是新的祭司问题。

  而这同样需要很长的时间。

  幸好,陆尘在过往的影子生涯中,早已培养出了常人难及的耐心。他与黑火这个部族一样,沉默地沉潜下来,然后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同时等待着火岩的选择。

  ※※※

  在新祭司的人选上,尽管火岩曾经十分坚决地排斥外族人选,并坚持要挑选只是出身于黑火部族的自家子弟。但是这个决定在他从陆尘口中知道了那个秘密后,很快就发生了动摇。

  与此同时,陆尘也再一次地告诉他,黑火部族中并没有任何合适的人选。

  “这不可能!”

  那一天晚上,从陆尘口中再次确认了这个消息后,几乎半个黑火营地的人都能听到从那间黑暗的祭司石屋中传来的咆哮声。但是愤怒归愤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在陆尘最后递过来的一张纸上,看着上头写的那些名字,火岩很快陷入了沉默中。

  陆尘在他身旁坐下,道:“在这个部族营地中,有祭司潜质的,我一共找到七人,山灵族一人,神木部族两人,雷蜥部族最多,有四人。”

  剩下的话,陆尘就没有再说了,但是他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剩下的事,就要由火岩来决定了。

  火岩沉默良久,放低了声音,道:“这东西拿出去公示的话,只怕黑火部族的兄弟们要造反,或许会提刀杀人都说不定。”他抬起头看着陆尘,神情罕见的严肃道:“难道我们黑火部族里就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吗,哪怕一个就好!”

  陆尘摇摇头,道:“我找不到。”

  火岩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目光盯在那张纸上,突然间,他目光一凝,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即眉头皱了起来,对陆尘道:“这个名叫叶子的,莫非就是你那个侍女?”

  “是的。”陆尘回答道。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4250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