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雪山巨狼

第三百五十六章 雪山巨狼

  在祭司的人选问题上,到了最后,火岩终究还是退让了,或者这样说也并不恰当,因为无论是陆尘还是火岩自己,其实都没有更好的选择。

  火岩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部族中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真的适合成为祭司的人,但事实摆在眼前,同时,这也再一次沉重地打击了他对部族所崇拜的火神的敬仰之心。

  所以,在随后的日子里,这个蛮人虽然日渐沉默,但与陆尘的配合却越来越默契起来。

  陆尘告诉火岩的那个秘密其实并不复杂,在黑火部族古代祭司传承已经断绝的情况下,如今出现在部族中的黑火力量都是通过火神杖这根神器传承的,包括陆尘也是和火岩去了一趟火神祭坛,得到了完整的火神杖后,才获得了黑火部族历代传承的黑火巫术。

  而陆尘在这段时间里就从中发现了一个秘密,火神杖确实是一件强大的神器,它甚至强大到可以控制从它这里得到传承力量的祭司,只要是体内第一道黑焰是从火神杖这里得到,并以此为根基修炼巫术的话,就终生都无法摆脱火神杖的禁制。

  换句话说,谁掌握了这件神器,就能对日后众多被火神杖启迪传承的祭司拥有绝对的控制权,绝对足以令其生死而无法反抗。至于陆尘,倒是一个例外,因为他体内最初的黑火力量并不是来源于火神杖。

  在知道这个秘密之后,火岩信心大增,深思熟虑后终于抛开了顾虑,开始着手培养黑火部族下一代的祭司。

  而在这个过程里,陆尘也同样地配合,将自己所领悟的巫术挑选了一些传给了新人。

  不过意外的麻烦事还是发生了,这种部族的巫术传承果然是有许多神秘而难以想象的危险,哪怕是陆尘自己也很难解释清楚。一共七个人的祭司候选蛮人,在火岩亲自用火神杖给他们启迪传承黑火力量后,一开始看起来都还正常,但是在继续深入修炼后,仅仅过了两个月时间,异常的状况就发生了。

  开始死人了。

  最先死掉的是一个雷蜥部族的蛮人男子,那是一天早上,他一切如常,还带着不错的心情走出家门。事实上不管怎么说,雷蜥部族毕竟已经覆灭,而他本身也只是当年部族中的一个普通人而已,被抓到黑火部族成为俘虏,本想着要吃尽苦头甚至性命不保,谁知道竟有机会成为昔年想都不敢想的祭司,这心里说不高兴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对未来颇有期待的乐观的人,在那天早上,在许多黑火部族的人的面前,当他走在营地中的路上准备前往那个黑袍祭司的石屋接受训练时,突然,一团巨大的黑焰猛地从他身上喷涌而出,然后将他包裹在其中疯狂焚烧。

  这个蛮人嘶喊吼叫,声嘶力竭,但一切都没有用处,黑焰吞没了他,就在惊恐的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这样痛苦万分地死去了。

  这件事迅速轰动了整个黑火部族,无数人对此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有的人幸灾乐祸,有的人说是神灵降罪,不过所有的声音最后还是都被压了下来,因为无论是火岩还是陆尘都已经无路可退了。

  出了这第一个意外,后面的日子也就不再太平,各种各样神秘而奇怪的异象开始逐渐发生。

  七个人中先死了一个雷蜥部族的,然后又过了半个月,突然疯了一个。同样是毫无征兆的,早上起来还是一副完全没事的模样,但突然间就狂性大发,抓着路上看到的人就跟狗似的疯狂乱咬。

  在被赶来的卫士制服后,此人仍然无法冷静下来,狂暴得无法理喻,被关进某个牢笼后,他则是日以继夜的吼叫着,那凄厉的声音每一晚都回荡在黑火部族营地的上空,就像是人世间最可怕的诅咒。

  三天后,这个疯子死掉了。

  然后又过了一个月,第三个人死了,死状异常诡异,全身、四肢莫名其妙地脱落下来然后无声无息地死掉了,据说那人的神情似乎还很安详,好像是在睡梦中突然死掉的一样。

  连续出了这样的怪事,整个黑火部族中都人心惶惶起来,哪怕是火岩如此强势的首领,在此刻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在风声最紧张的时候,在黑火部族中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流言,许多都说是火神被激怒,降下了神罚,说是火神愤怒于自己的力量被外族人窃取云云之类的话语。

  哪怕火岩数次解释自己拥有对火神杖的绝对控制权,也拦不住这种流言的传播。

  不过幸好在那之后,这种异象暂时沉寂了下来,剩下的四个人居然没有再发生什么怪事,也渐渐通过修炼得到了黑火的力量。虽然还是远不如陆尘,但祭司的成长一直都是缓慢的,他们才是常态,像陆尘这样的反而才是不正常的。

  ※※※

  就这样过了一年时间,一切终于平静下来,黑火部族在蛰伏中力量日益强大,新的祭司开始真的领悟到巫术的力量,同时,正如陆尘之前所设计的那样,他们根本无法摆脱火神杖的控制,只能听命于掌握了火神杖的火岩的命令。

  陆尘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然后火岩也没有欺骗他,将那个北归的秘密路径方法,告诉了他。

  “那条路在大雪山。”当那一天到来时,火岩对陆尘说出了深藏在自己心里的秘密,“大雪山终年狂风暴雪、万里冰封,但一年中会有三天的时间,在山中一条隐秘的峡谷中会风雪停歇,在其中绝壁间会有一条天险绝径,可以通往迷乱之地。”

  陆尘深深地看着这个蛮人,眉头紧皱,问道:“你走过那条绝径?”

  火岩摇头,沉声道:“那条路不是人走的,太过凶险,我不敢走。”

  陆尘盯着他,质疑道:“那你又如何知道,那条路通往北方迷乱之地?”

  火岩道:“因为我曾经看过有一只巨大的妖兽从那峡谷间跃过,在它的血盆大口中叼着一具尸身残骸,我看得出来,那不是蛮人。”

  陆尘脸色微微一变。

  火岩继续说道:“大雪山上除了那些最强悍的巨兽妖族外,根本不可能有人族生存,无论是你们人族,还是我们蛮族,都不能。而荒原上多年来都没有人族了,所以,那只妖兽肯定是从你们迷乱之地过来的。”

  他继而又叹了一口气,道:“我对天发誓,此言绝无虚假,但那条路确实太过凶险,你此去也是九死一生。陆尘,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肯留下,和我一起打拼,日后有什么荣华富贵,我都与你一起分享。”

  陆尘默然片刻,道:“不用了,我还是去试试吧。”说着他顿了一下,随口又问了一句,道:“那只巨兽是什么样子的?”

  “嗯……好像是一只巨狼。”

  “巨狼?”

  “是,”火岩想了一下,用手一指趴在陆尘身边的那只懒洋洋的大黑狗,道,“有点像它,不过体型可比它大太多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4504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