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旧物归还

第三百五十七章 旧物归还

  离开黑火部族的前一天晚上,陆尘独自一人呆在祭司石屋中,这间昏暗的石屋他已经住了很久,此番决定离开,环顾四周,却发现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舍。

  或许他对这块荒原土地上的一切东西,都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的感情和留恋,有的时候,陆尘甚至会觉得,自己来到南疆荒原这里或许只是命运的一个玩笑而已。他呆在这里的时候,留下的并没有任何太好的东西,大概也只有仇恨的种子和各种鲜血杀戮吧。

  黑暗的石屋中除了他,就只有阿土,最近这一年来,这只体型本就巨大的黑狼看起来似乎又肥了一圈,原因大抵是吃得舒服吧。

  荒原北方虽然总的来说还是贫瘠,但如今黑火部族一统北方,收纳四族,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地盘大了,所获得的食物也比以前多了数倍有余。借着黑袍祭司的光,阿土如今过得真是只神仙狗的日子,整天就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吃,日子不要过得太逍遥了。

  本来在这个石屋中还是有另一个身影的,那是原来的侍女叶子。不过在陆尘将她选出来成为可能的祭司人选后,叶子就离开了这里,住进了专门为那些新人祭司准备的住处。

  火岩也曾经跟陆尘商量过再派两个侍女过来,还开玩笑说或许送到他身边的侍女过一段时间说不定也能成为难得的祭司了。

  陆尘对此直接拒绝了。

  夜色清冷,陆尘还没有睡,在这个晚上他似乎比过去那些日日夜夜都更加清醒,然后他忽然有些怀念做梦的感觉。

  一段日子以前,就在这石屋中的某个夜晚他曾经突然做过一个梦,梦到的是死光头天澜真君和还年幼的自己,那段童年的记忆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结果却发现仍然还记在心中。

  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想念那个死光头,不过当自己再次出现在那个人眼前时,他会作何反应呢?在这个世界上,陆尘唯一看不透的人大概就是他了吧。

  阿土趴在他的身边已经沉沉睡去,这只黑狗虽然早先也曾经经历过种种痛苦,但眼下跟在陆尘身边时,却好像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心,将所有都托付给这个主人,全心全意地相信他。

  嗯,天生的懒狗吗……

  陆尘苦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阿土头上的皮毛,触手处异常的柔软光滑,然后他就想到了那一天火岩对他说起的,那条大雪山中秘密绝径中曾出现过的恐怖妖兽。

  陆尘曾经向火岩追问过,为何他会来到那个异常凶险的大雪山中,又是如何躲避过那只恐怖妖兽的,但火岩对此闭口不言,只是对他发了重誓,表明自己所说的绝无虚言。

  陆尘看得出来,火岩应该没有撒谎,但他同样也能料想得到,那条绝径的凶险应该大得无法想象,很可能自己都走不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火岩或许也是有些心中内疚,先后数次跑来劝他,让他留在荒原这里。

  不过,陆尘还是决定离开了。

  很早以前,他一直觉得自己孤身一人、了无牵挂,行走天涯,无拘无束,随处皆是家,但是直到他来到这南疆荒原后,在这里度过了数年时间,他才醒悟过来,原来每一个人的心中总归还是有一种向往和眷念在。

  他的心仍然还向往着北方人族的那片神州浩土,就算在那里有许许多多的人不喜欢他、厌恶憎恨他,甚至要杀他,但他仍然还是愿意和那里的人们一起生活。

  他不喜欢身边的蛮族人,就算是北方的人们喜欢勾心斗角、喜欢争权夺利,可是他还是喜欢那里。

  他是属于人族的,这一点从未改变,也永远不会改变。

  ※※※

  有一阵脚步声从屋外传来,随即被人拦下,那是守卫在他石屋外的黑火卫士。如今随着黑火部族实力的迅速增强,以及从外族中掳掠来的众多俘虏,黑火卫士的数量也在迅速增长中,到如今已经超过了黑火部族出身的战士几达一半人数,可以说是现在黑火部族中最强大的一股力量了。

  这样强大的力量足以颠覆一切,足以毁灭这个部族里的所有,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引发了以火岩为首的那些黑火族人们的担忧和不满吧。

  陆尘能够想象得到,哪怕火岩口中说的诸多借口如何冠冕堂皇,如何讲究友谊梦想与先祖荣耀等等东西,但是对黑火卫士这股不能完全掌控的强大力量的担忧,或许才是他最终提前做出了告诉陆尘那个秘密,并让他离开这里的根本原因。

  陆尘对此并不意外,在不为人所知的内心里,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有意在往这方面使力。

  蛮族人,特别是荒原北方这里的蛮荒人大多数还是头脑简单的,就算偶尔出一个火岩这样的异数,但比起勾心斗角来,暂时还是比不上从小到大在魔教中磨炼了无数日子的陆尘。

  当然了,在他走后的岁月里,这些人又会变成怎样,陆尘就管不着了。

  门外有低沉的询问声,不过传来的回答声音却让陆尘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这时候过来的会是火岩,因为还有一件十分紧要的事,火岩仍然没有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但是现在看起来,火岩比他所料想的还要更有耐心。

  来的人是个蛮族女人,也曾经是他的侍女,叶子。

  当叶子走进这间光线昏暗的石屋时,她忍不住有片刻的恍惚。这一年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天翻地覆巨变的时间,当那一天她被人告知,那个黑袍祭司指名她成为祭司候选人的时候,叶子的脑海里甚至是一片空白的。

  尽管过了这么久,尽管自己也开始接触并初步掌握了巫术的力量,但叶子仍然对那个黑色的身影异常敬畏。不过当她走进这间屋子时,在最初的紧张过后,她却迅速地感觉到了一股亲切感,就好像是……回到家一样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觉得很奇怪,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收敛起心情,来到黑袍祭司的座下,默默地跪坐下来。

  陆尘向她看了一眼,道:“我跟你说过了,你现在也是一名部族祭司,在我面前不必再像侍女那样坐着了。”

  叶子身子动了动,在犹豫了一下后,却还是跪坐在原地,道:“我、我就这样吧。”

  陆尘也不再管她,道:“有事吗?这个时候别人都没来,只有你突然跑过来看我。”

  叶子的脸色在黑暗中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她能感觉到身前那片黑色的阴影,还有另一边那只呼呼大睡的懒狗。她身为祭司,其实现在是有资格知道一些秘密的,包括明天,眼前的这个人和这只狗就将要离开。

  至于去哪里,没人会说,也没人敢问,大概在这个部族中,只有族长火岩一个人才知道。

  看到叶子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陆尘皱了皱眉,道:“到底有什么事?”

  叶子被他喝了一声,顿时有些惊慌起来,过了这么久,在这个黑袍祭司的面前,她似乎仍然还是当初那个胆怯的侍女,对他的威严仍然无法抗拒,对他的恐惧仿佛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她紧张地握住了双手,迟疑了好一会后,才低声说道:“是族长让我过来的。”

  “嗯?”陆尘目光微闪,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却是淡淡一笑,道:“看来我还是高看他了啊……”

  “啊?”叶子没听清楚他的话,愕然问道。

  陆尘没回答她,道:“他让你过来做什么?”

  叶子犹豫了一下,道:“嗯,族长说,你这里还有一件十分要紧的东西,还没有交给他。明早就要走了的话,就让我过来拿一下,给他带过去。”

  陆尘面色平淡,坐在阴影里,没有半点归还东西的意思,也没有说话。

  叶子等了一会,只觉得周围的黑暗里有一股无形的压力逐渐弥漫过来,让人隐隐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要什么,就让他自己过来找我要吧。”过了很久以后,黑暗中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话。

  叶子有些茫然地向他看了一眼,但是也不敢违逆这个一向神秘可怕的黑袍祭司,连连点头。不过很快的,她又听到那个黑袍祭司的声音说道:“对了,既然你正好在这里,我倒是有一个东西,顺便就给了你吧。”

  叶子吃了一惊,抬起头愕然道:“大人,是什么?”

  陆尘抬了抬手,一件白色的东西从黑暗中飞了出来,丢向叶子。

  叶子伸手接住,触手冰凉,抓紧了垂眼一看,突然之间,她全身猛地一颤,面上浮现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复杂之色,有惊诧、有痛苦、有憎恨、有恐惧、还有更多的伤心。

  在她手中的,是一块白色的骨骸面具,正是当年神木部族被灭族的那一天,陆尘从她的部族中抢走的那件祖先遗物。

  “大人,你这是……”叶子颤声问道。

  “嗯,这是你们神木部族的东西,你留着吧。”陆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却又似乎有着更深的意味,淡淡地说道,“或许,你将来会有用得到它的时候。”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4757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