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再无退路

第三百五十八章 再无退路

  这件昔日神木部族先祖留下的白骨面具,究竟在以后什么时候有用,又是有什么用处,陆尘都没有对叶子说明白。叶子很想问个清楚,但陆尘在她开口之前,就已经将她赶了出去。

  满心疑惑的叶子不敢抗拒这个始终神秘莫测的黑袍祭司,只得退了出来,同时也是心惊胆战地将那个白骨面具藏在怀中,紧紧包裹起来,生怕被其他人看到。

  不管怎么说,神木部族已经被灭亡并消失在这片荒原大地上,此刻从名义上来说,她和那些残余的族人也都是黑火部族的人了。如果这件东西被有心人看到并认出来的话,只怕会有一阵难以测度的风波。

  毕竟在过往的那些日子里,叶子可是亲眼看到过不止一起当着全部族人的面杀死那些仍然心怀旧祖的人的情景了。

  不过虽然有这样的危险,但叶子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将这白骨面具收下了。当她离开那间黑暗的石屋时,她下意识地向旁边看去,那些面无表情的黑火卫士只是转头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叶子松了一口气,赶忙大步离开了这里。

  ※※※

  天亮了。

  陆尘带着阿土从祭司石屋中走了出来,早已等候在外头的黑火部族的人已经站成了一排,从族长火岩以下,白雕、铁熊、黑牛等部族将领,叶子等一众新人祭司,几乎所有部族的重要人物都到场了,而在他们的周围,还有更加众多的黑火卫士,面色复杂地站在那儿。

  但是,当他们看到陆尘时,都是吃了一惊。

  因为在这天早上,在晨曦的照耀下,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黑袍祭司形象的那个人族男子,突然脱下了那一身黑袍,换上了他原本的衣服。

  一股说不清的微妙的气氛,在部族营地的这个角落中缓缓弥漫开来,当那一身黑袍消失不见的时候,人们似乎突然间觉得和陆尘之间有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之前人们敬畏着这个黑袍祭司,恐惧于他的力量和巫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甚至都忘记了他原来的身份,已经将他看做了黑火部族极其重要的一份子。

  但是在这一天早上,谁都突然明白了过来,他就要离开了,他不再和这个部族有任何关系了。

  又或者……现在就有几分可能,会是敌对、敌人的关系?

  没有人开口说话,也没有人上前迎接,祭司石屋前的气氛看起来有些尴尬,又隐隐有几分微妙的紧张,一边是一个孤独的人族,另一边却是人数众多超过百人的庞大蛮族人群。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东张西望,有人则是盯着陆尘不放,眼中光芒闪动,而陆尘则是走到了人群前方十余丈处停下了脚步,目视前方那些人们。

  他平静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倒是跟随在他身边,已经吃喝偷懒好久时间的黑狼阿土,在这一天突然像是恢复了精、气、神,猛地发出一声低沉吼声,脖颈上狼毛竖起,目露凶光,盯着前方那为数众多的蛮人们,毫无惧色地龇出了獠牙,看起来大有扑过去咬死几个、尝尝蛮族人肉好不好吃的意思。

  而对身边这只黑色巨狼的凶相举动,陆尘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的样子,他依然一脸平静地看着前方的人群,甚至在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笑意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一抹更深的讥讽与轻蔑。

  一个人和一只狼,还有沉默却隐有杀气的一大群蛮人,就这样有些诡异地对峙着。

  如此过了一会儿后,忽然间,站在人群最前头的火岩哈哈大笑,大步走上前来,然后张开双臂,热烈地拥抱了陆尘一下。

  “兄弟,我来为你送行!”他大笑着说道。

  蛮族人群中的紧张气氛,顿时一下子缓和了下来,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也有许多人松开了刚才悄悄握紧的刀柄。

  陆尘对他笑了笑,道:“谢了。”

  火岩拉了他的手臂,并肩向营地外头走去,一路上谈笑风生,而后头则是一大群人都沉默地跟着,就这样一直走到了部族营地的大门口。

  火岩依然挽着陆尘的手,笑着说道:“兄弟,你真的不再考虑留下来辅佐我吗?说真的,只要有你在,荒原再大,敌人再强,我也没有半点畏惧了。”

  陆尘道:“族长雄心壮志,雄才大略,不需要我这微薄之力,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北方那边我还有些牵挂,不得已还是要回去,请族长见谅。”

  火岩凝视着他,此刻神色略显复杂而沉重,道:“那条路异常凶险,就算是九死一生也没关系吗?”

  陆尘沉吟片刻,颔首道:“我还是想去试试。”

  火岩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我也知道你心意已决,只是想最后再挽留一下而已,不过事已至此,那就算了,我也只能祝你一路平安了。”

  陆尘微笑道:“多谢。”

  火岩放开了他的手臂,深深看了陆尘一眼,又等了片刻后,见陆尘似乎仍然没有什么动作,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只得又开口道:“嗯,你这里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

  陆尘似才醒悟,点头道:“啊,我确实还有话要对你说,不过这些话却是不方便让别人听到了。这样吧,族长你再单独送我一程,如何?”

  火岩怔了一下,有些迟疑地道:“怎么,有话不能在这里……”

  陆尘道:“咱们兄弟一场,总有些话还是要私下说才好。”

  火岩眉头一挑,脸上掠过一丝异色,沉默片刻后道:“我们相识这么久了,这还是你第一次说‘兄弟’二字。”

  陆尘脸色平静,道:“反正马上就走了,说说也没关系啊。”

  火岩大笑,点头道:“好,就看你说出的这两个字份上,我也该送你一程。我们走!”

  说罢,他就和陆尘并肩向前走去。

  旁边众多蛮族人都将他们二人的话听在耳中,一时间脸上变色,铁熊、黑牛等人忍不住都出声劝了一句,而另一侧那四个包括叶子在内的祭司则是脸色复杂,一言不发地看着。

  火岩转身,脸色淡然地挥了挥手,道:“陆尘与我交情深厚,不是你们能了解的,都留在这里,不许跟来。”

  众人哑然,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不得不听命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人走向荒原深处。

  ※※※

  “你的那些部下看起来好像很担心啊?”当离开部族有一段距离,后头的人们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之后,陆尘忽然开口对火岩说道。

  火岩面不改色,随口便笑答:“那也没什么奇怪的,你这个黑袍祭司向来凶威赫赫,大家都怕你。”

  陆尘笑了一下,不禁反问了一句:“你也怕我?”

  火岩摇头道:“我不怕。”

  陆尘倒是有些好奇起来,看了他一眼后,有些玩味道:“嗯,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怕我趁现在你独身一人的时候将你杀了?”

  火岩淡淡地道:“你身怀巫术,又不受我身上这根火神杖的控制,当然有杀我的能力了。不过我想,你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杀我的。”

  “怎么说?”陆尘问道。

  火岩停下脚步,看了看远方,只见荒原广阔,一片苍凉,呼呼冷风掠过大地,一片萧索景色。

  “在你心里,本就是想让我做那一柄杀人刀,日后在我们蛮族中大兴刀兵,彼此杀戮的,不是么?”

  陆尘面上的微笑慢慢褪去,他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蛮人,瞳孔深处似乎还微微收缩了一下,过了片刻后,他点头说道:“你果然还是比那些蛮人要聪明许多啊。”

  火岩笑了笑,不过神态看起来却还是有些萧瑟,淡淡然道:“聪明有什么用,明知道你的用意,我还不是要走这条路。”

  “你可以不走的。”陆尘沉默片刻后,道,“尽管这不合我的心意,但既然你今天对我坦诚相待,我也可以说,你也能守住如今这份基业,不再南下,那么黑火部族同样也能保住这种局面至少几十年。”

  火岩冷笑一声,却是“呸”了一句,昂然道:“我杀父弃子,抛弃一切,可绝不是为了这小小局面。日后就算有再多艰难凶险、血海滔滔,我也一定要恢复我黑火部族先祖的光辉荣耀!”

  “不就是死人吗?死得越多越好!”

  他仰天大笑起来,神态壮烈,神情狂野而桀骜。陆尘在他旁边看着,然后缓缓点头,随后淡淡地笑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4952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