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走得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走得慢

  大雪山中风雪极大,常人已是难以立足,而在那条峡谷中或许是因为地势的缘故,狂风倒卷而下,挟带着无数风雪,狂暴地轰击着两侧坚硬的石壁,风雪之势比峡谷外至少要大了数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走上那条宽不足两尺的绝径,和送死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分别了。

  陆尘很快地就确认了这个事实,判断以自己加阿土的能耐果然是无法抗拒这座巨山中千百年的天险后,便做出了非常顺理成章的判断,决定要等待那一年中仅有的三天晴朗的日子。

  具体是哪三天会风雪停歇,其实火岩那天也没说清楚,但是按照他的说法,应该就是在这个季节的时候了,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月。

  不过尽管如此,但眼前还是有一件十分困难的事,那就是哪怕是在这峡谷外头,但大雪山这里的环境也还是让人无法忍受。

  天寒地冻,风雪漫天,就算是有道行在身的陆尘,也不可能日以继夜地在这里等待下去。不过对于这个十分艰难、甚至于是对绝大多数人都可能是无解难题的危险,他却有一个最简单也很方便的法子。

  躲到那个神秘树洞中去。

  ※※※

  他顶着风雪,带着阿土在这道秘密峡谷外转了一圈,最后总算找到了一处背风的山崖,这里风雪小了很多,裸露出一片坚硬的岩石,陆尘在周围又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这附近确实没有任何人迹和妖兽出没的痕迹后,便带着阿土躲在这里,然后直接遁入了那个神秘的树洞中。

  与当初他匆忙间一路从昆仑山逃亡到迷乱之地相比,这一次北归之行,陆尘有了充裕的时间进行准备,所以为了避免像上一次在龙川河底那种窘迫境遇,或者说是为了遇到那种情况至少可以撑久一点,陆尘这次往这个树洞里塞了更多的食物和清水。

  除此之外,他甚至还在黑火部族中乘着闲暇工夫自制了一个粗陋的沙漏带了过来,为的也是避免困在树洞中时不知外界时间流逝。

  与外界大雪山中风雪连天一片苦寒的气候相比,躲在树洞中当然舒服太多了,不过同样的也十分枯燥。地方就这么大,没处走,也没东西看,时间久了,确实也会有些憋闷,不过好在陆尘和阿土都曾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日子,所以还算可以忍受。

  陆尘大概每隔三到四个时辰会从树洞中传出来一次看看情况,一是看风雪是否停下,二,也是检查一下种子周围是否有所异动。

  不过,这座峡谷在附近看来确实是一个十分偏僻的所在,没有人迹不说,就连妖兽也不爱过来,他们就这样呆在这里,居然一直也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一直就这样平平安安地过来了。

  风雪是在陆尘抵达这座峡谷后的第七天停下的。

  那天,陆尘和阿土从树洞中出来的时候,只见眼前原本固有的白色茫茫突然消失,群山俱静,天宇澄澈、蔚蓝,干净得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闪烁光泽的天蓝色水晶;只是在更远处的山峰边缘,却仍然还能看到白色的风雪飞舞盘旋着。

  这样看来,似乎这种突然放晴、风雪停歇的情况只存在于大雪山山脉内部,而在外围这片地带里,仍然还是风雪交加的模样?

  这种古怪之极的情景,饶是陆尘见多识广,但也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想,大雪山这里果然是有诸多怪异。其实这一路走来,他也是察觉了不少,比如,这山中最危险的那些凶猛妖兽,虽然大多十分危险残暴,看了令人畏惧,但实际上陆尘与阿土这一路闯进来,到后头却是发现,这山中的妖兽都隐隐有一道无形的边界,哪怕它们再凶恶再愤怒,但一旦陆尘和阿土离开它们的地界,这些妖兽就会立刻停下,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越界半步。

  这一路上靠着这个发现,陆尘和阿土狼狈逃窜,很是躲避过了许多杀身之祸,但是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陆尘也始终搞不明白。

  就像他同样也一直想不通的是,这大雪山中环境如此严酷,为何会有这么多强大的妖兽始终眷恋着不离去,难道下山去南疆荒原上生活,不是更痛快的事情么?

  这些事大概也很难弄明白吧,陆尘在心中想着这些日子里看到的那些古怪,然后整顿行装,与阿土一起走到了那座峡谷的入口处,向里面看了过去。

  风雪停歇后,峡谷中的飞雪也消失了,包括原本风力巨大、呼啸不停的狂风也不见了,整个无名峡谷看过去一片死寂,再加上下方那个黑漆漆的无底地缝,很是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陆尘皱了皱眉,向峡谷中张望看了一会儿,然后拍了一下站在身旁的阿土的脑袋,道:“怎么样,我们要进去了啊,要是你后悔的话,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了。”

  阿土瞥了他一眼,毫无反应。

  陆尘哈哈一笑,迈步向前,走进了峡谷。

  ※※※

  峡谷绝径十分狭小,行走时为了安全,必须将整个人身都贴在绝壁之上,而身前咫尺间就是无底深渊,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紧张恐惧。若是常人到了这种境地,只怕没走多远就会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手脚发抖,最后控制不住身躯,只至坠入深渊了。

  不过,陆尘当然不是普通人,甚至于就算是与普通的修士相比,他的神志都更加冷静坚韧得多,大概也是因为他曾经看过太多生死的缘故吧。

  他只是背贴绝壁,然后一步一步开始向前挪动脚步。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脸色冷静而淡漠,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包括目光扫过身前那片黑暗深渊时,似乎也没有一丝波动,好像与平日里走在平地上没有区别一样。

  他就这样缓缓地走着,很快就走出了十多丈,不过在偶尔回头的时候,他却是怔了一下,只见阿土还是站在原地没动,并没有跟他一起走上这条狭窄的小路。

  陆尘停下了脚步,对着后头喊道:“怎么了,害怕吗?”

  阿土看了一眼峡谷下方的无底深缝,似乎还是没什么反应。

  陆尘想了想,又背靠绝壁这样走了回去,重新跳到阿土的身边,道:“两个法子,一个是,我带着你走,另一个则是,要不你藏在树洞里,我带你过去。”

  阿土的脑袋歪了歪,似乎有些疑惑而茫然地看着陆尘。

  陆尘笑了一下,伸手去摸阿土的头,道:“没关系的,这种地势确实太危险也太难走,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也不得不……”

  话音未落,却只见阿土忽然抬起一只前脚拨开了陆尘的手,然后对着他“汪”地叫了一声,看起来有些鄙视的样子。

  陆尘愕然收回手,刚要说话时,却只见这只大黑狗忽然一跃而起,然后跳上了那条绝壁小径,也不看那路径狭小,居然就那样健步如飞,轻轻松松地往前跑着,半点也不畏惧旁边危险,偏偏走得稳当无比如履平地,竟似不比在外头山地上跑得慢几分,转眼间就跑出了老远。

  过了一会儿后,在远处的阿土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兀自站在绝径边有些发怔的陆尘,得意洋洋地吠叫了两声。

  “他.妈.的!”

  一向冷静的陆尘突然骂了一句,怒道:“蠢狗,原来你是嫌我走得慢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494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