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黑暗之潮

第三百六十二章 黑暗之潮

  有的时候,陆尘会觉得自己养的这只黑狗简直不是狗,而是其他种类的动物,他从来没见过一只能在这种危险无比的悬崖峭壁上上蹿下跳如履平地的狗,哪怕那小路异常狭窄,哪怕绝壁十分危险,还时不时有坚硬的石棱突兀而出。

  阿土对这一切艰难困苦似乎毫不在意,相反的,它在行走自如的状况下似乎还乐在其中,许多看似凶险、半步踏错都可能坠入无底深渊的地方,这只黑狗看也不看就跨过跳将过去。

  有的时候,它甚至还抓住坚硬的石棱荡了过去,让人看得无比心惊肉跳,惊险处,恨不得为它捏一把冷汗,而这只大黑狗则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反而时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着后面一步步紧贴绝壁、沉稳向前的陆尘,不住地吠叫几声,后来干脆停了下来等着,一双大大的狗眼中看起来有些鄙视。

  陆尘慢慢地走了过来,瞪了这只狗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人走路吗?”

  阿土咧了咧嘴,站起身摇摇尾巴继续往前走去,不过它的动作就比陆尘轻快多了,三两下又跑出好远。

  看着那身躯硕大的黑狗走在这狭窄的绝壁小径上,显得格外不协调,眼看着似乎随时都有坠落的风险,但这只狗偏偏又平稳得令人发指,到了最后,陆尘也只能摇头叹气,口中咕哝了一句道:“这货到底是狗还是猴子啊……”

  阿土当然还是一只狗,虽然这只狗现如今已经改变了很多。

  陆尘回想起前些年还在昆仑山的时候,似乎在那一段时间里,阿土曾经被他随意放养着,整日往昆仑山偌大的山林野地里乱跑,跋山涉水的本领,莫非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只不过这世上的野狗多了去的,整日生活在野外山野里的也不少,但除了眼前这一只,似乎也很难再找到一只能够有这种本事的大狗。所以看来看去,大概也只能用阿土晋阶圣兽来解释了吧。

  不过虽然口中这般抱怨,但陆尘显然不会因此而生气,事实上,阿土这种突然显露出来的本事,倒是让陆尘省心不少,至少不必考虑将阿土单独留在那树洞里带过去了。

  大概是因为那树洞中太过寂寞太过孤独也太过压抑,如果陆尘在,还好,但如果陆尘离开去外界一会,等他回来的时候,阿土就会变得极其狂躁,也不知是不是害怕了,所以一来二去的,陆尘也都尽量避免将阿土单独留在树洞中。

  ※※※

  这座峡谷并不是一条道通到底的那种直线,而是更像一条扭曲的长蛇般游走在这座神秘的大雪山中,蜿蜒前行。

  随着陆尘和阿土的逐渐深入,他们也渐渐看到了这不知沉寂了多少年都从未有外界人族看到的情景。峡谷时而狭窄时而阔大,两侧的绝壁也随着山势不停变化着,最窄小的地方,两侧绝壁看起来几乎贴到了一起,甚至于陆尘只要一伸手都可以摸到对面的石壁;但再往前走上一段路,却又豁然开阔,两边山壁一下子拉开数十上百丈,远远的,似乎连对面都看不真切了。

  天空中没有飞雪,但也没有飞鸟禽类从峡谷上空飞过,在终年不息的风雪暂时停止后,这里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声音了。

  一切都安静得有些可怕,只有远处从天空落下的阳光照进了半边峡谷,为这里总算添了一丝生气和温暖。

  大雪山中众多的妖兽似乎都对这个峡谷十分厌恶,所以陆尘走了很久也没看到有任何的妖兽出现在这里。这让他心中有些疑惑,因为按照当日火岩的说法,这里曾经出现过一只巨狼妖兽。

  他一个人就这样安静地走在这实际上凶险无比的峡谷中,除了阿土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活物了。

  在这种地方走得久了,很容易让人有一种被整个世界遗忘的感觉。

  但,陆尘就这样,在沉默中走了一天。

  天快黑的时候,陆尘总算在这条险峻的绝壁小径上找到了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其实也就是个三四尺宽的小平台,石面稍微向外突出了一点,却也就算是这路上难得的休息地方了。

  陆尘往前方看了看,只见视线所及处,那条绝壁小径仍然还是蜿蜒向前延伸着,完全看不见尽头,只是在几处盘旋扭曲后便又拐到了视线看不清的地方。

  同样的,他此刻所身处的这个神秘峡谷,哪怕他在其中已经走了整整一天,却仍然还是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着,仿佛永无止境。

  陆尘对着前方吹了声口哨,在前头的阿土听见了,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挨着石壁走了回来。

  陆尘摸了摸它的头,道:“天快黑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

  峡谷中的绝壁小径乃是天险,白天行走都是极凶险的事,更不用说晚上一片漆黑了,那真是随时都有可能一步踏错就坠入深渊。哪怕是陆尘这样胆大的人,也不敢冒这个风险。

  阿土挨着他趴了下来,这个小石台不算很大,他们两个一起呆在这里,顿时就显得有些拥挤。陆尘就干脆背靠着石壁坐着,然后让阿土趴在自己大腿上,这样既节省了地方,身上被阿土盖着倒也像是多了一床温暖厚实的棉被,很是暖和了。

  当天黑下来以后,陆尘抱着阿土,一时也觉得心里有些温暖,微微笑着,然后闭上了眼睛。

  相比起沉静的陆尘,阿土就有些不太安分,一只硕大的狗头老是左右扭动张望着,不过好在它大概也知道这种地方不是能任意撒野的,所以大部分时候也算是老实。

  就这样,一人一狗安静地在这个峡谷中呆着,直到天边最后的一点光亮也消失在峡谷上方时,黑暗便突如其来一般,如潮水般瞬间淹没了所有。

  ※※※

  夜里仍然还是没有风雪,但开始渐渐变冷起来。

  左右前后,再没有一丝光亮,有一种孤独而冷清的感觉,黑暗甚至给人一种错觉,那深渊就在他们身边触手可及处,只要稍微一个翻身,就会跌落下方。

  上下皆空,孤悬绝壁。

  仿佛整个世界此刻就只剩下了他们。

  阿土的身子在黑暗中突然动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向陆尘看了一眼。陆尘的双手仍然还抱在它的身上,在黑暗中,他看到了阿土的眼睛。

  那一双带着几分幽幽绿色的目光,瞳孔中仿佛有一抹火焰正在摇曳着,却又仿佛一面奇异的镜子,倒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子。

  陆尘凝视着这双奇异的眼眸,盯着那目光深处的倒影,看着它与火焰一起扭动,始终沉默不语。

  如此又过了片刻,忽然,阿土双眼中的绿光陡然大盛,似乎突然想要跳起。

  陆尘吃了一惊,连忙双手用力,一把拖住阿土的身子。

  在这个并不大又上下悬空的石台上,可是容不得太大的动作,阿土被他这么一扯,似乎也想到了此刻的处境,身子便安静了下来。

  但是它的情绪,却并没有随着强行压抑下来的身子一样平复下来,相反的,它似乎越发躁动了,从它的口中开始发出低沉的怒吼声,尖利的牙齿开始磨动,咯咯作响,如利刃交击一般。

  陆尘抱紧了它的身子,眼中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把阿土的头轻轻按向自己的胸膛。

  阿土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终于稍微平静了些,但陆尘仍然可以感觉到,这只黑狼的身体似乎在微微颤抖。

  “怎么了?”他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

  阿土转过头,对着下方低声叫了一声。

  陆尘深深看了它一眼,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下面有东西?”

  阿土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出声,只是从手臂上传来的感觉,仿佛这只大狗的心跳与血流,都是那么的快。

  陆尘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对着阿土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他歪了一下身子,慢慢的、慢慢的开始倾斜身子,一点一点的完全没有任何声息的,把头往旁边探出去,向着这座石台的下方,那座黑暗而无底的黑色地缝看去。

  石台之下,黑暗如海。

  而此刻,已有波澜。

  黑暗如潮,一波一波,一浪一浪,翻涌着,拍打着,似乎有什么奇异的东西正在下方扭动、盘旋、挣扎着,在黑暗中无声呼啸着,一点一点,向着上方涌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555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