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抓痕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抓痕

  夜色太深太浓,完全看不清下方那片黑暗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从身下那片空间里传过来的气息却是异常的磅礴壮大,让陆尘油然而生出一种自己微小如蝼蚁般的错觉。

  在那一瞬间,陆尘脑海中瞬间掠过了无数念头,也想到了传说中让这座大雪山成为人间禁地的最重要原因,就是除了这山中严酷冰寒的风雪外,还有那些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神秘妖兽。

  在传说中,这些最强大的妖兽都是洪荒异种,隐藏在大雪山中的隐秘角落,它们的实力异常强大,哪怕与人族中的化神真君相比都不弱下风,甚至有可能还犹有过之。

  陆尘不知道自己此刻身下峡谷里是不是这样一种可怕的巨兽,但是从感觉上来说,他觉得很可能是,因为如此恐怖的气息与庞大的气势可以说是他生平仅见的。

  此时此刻,似乎整座峡谷都在颤栗震动,陆尘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背后的石壁也在不停颤抖着。

  有那么一刻,他几乎下意识地想要抱着阿土直接先遁回那个种子中的神秘树洞里躲避,但是在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掠而过的时候,他又很快硬生生地将其压了下去。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他们所置身的这个小石台看起来如此脆弱狭小,陆尘完全没把握在躲进那个树洞避难后预料接下来孤零零的一颗种子会发生什么。

  也许,那即将出来的恐怖妖兽并不会在意这微小的东西,但是在一片混乱中,这颗种子却有很大的可能掉进地下的无底深渊。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陆尘也丝毫都不想去查看那黑暗的地底深处究竟有着什么诡异的所在。所以在那电光火石的关头,他终究还是压下了所有的恐惧和冲动,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定力抱着阿土,紧紧地贴在冰冷的石壁上,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个黑暗的世界。

  黑暗翻滚如潮,可怕的嘶吼声从远及近,令人战栗,群山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隆隆之声如雷,从地底深处传来,轰轰作响,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地下深处,一步一步爬了上来。

  每一步,仿佛都跨越了一大片石壁,让黑暗更浓郁,让黑潮更汹涌。

  阿土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仿佛是发自本能的恐惧,陆尘甚至能感觉到它身躯上的肌肉都在扭曲颤动,血流加快,甚至有种下一刻它就要一跃而起然后狂奔逃命的感觉。

  但是,在这样漆黑的深夜里,又有哪个神秘可怕的恐怖妖兽在附近,此刻贸然逃跑几乎就等同于找死。所以,陆尘猛地一用力,将阿土的脑袋抓住,紧紧抱在自己的怀中,然后俯低身子,用自己的胸膛盖在它的头顶上。

  在黑暗中看去,他好像就是一个父亲一般,用自己的身躯为孩子遮挡住所有的危险,将所有的黑暗都挡在外头。

  阿土眼看就要狂暴发疯的身躯,突然间震动了一下,也许是它感觉到了陆尘胸膛的温暖,或许是它听到了这个男人胸口的心跳,又或者是它被那怀抱所安慰。

  阿土它安静了下来,不再做任何的动作,就这样沉默地依偎在陆尘的怀中。

  夜色苍茫黑暗且冰冷,黑潮狂舞,黑影欲狂,在那阴影之中的角落里,如蝼蚁般微小的两个影子,仍然还在坚持着,沉默地忍耐着。

  ※※※

  当黑暗沸腾到了极处,当山峰摇动剧烈不已,一股无法言喻的气息猛然从地下冲出,陆尘极近目力望去,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一切都被黑暗所遮盖,但是黑暗本身却仿佛都连成了一片,从他身边不远处的那条地缝中缓缓升起。

  那感觉,就好像只要陆尘伸出手,也许就能触摸到那黑暗中的怪兽,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就好像生与死只在一线之间。

  陆尘抱着阿土,紧咬牙关,始终一动不动,而那黑暗中的恐怖怪兽似乎也并没有察觉到这峡谷绝壁上多了两个渺小的生物,又或者对它来说,那两个东西与真正的蝼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片庞大的黑影在夜色中几乎看不清边界,陆尘分不清这怪物到底有多么巨大,又或许是黑暗本身更增添了人的恐惧,让人在无可抑制的想象中将那怪物幻想得更加可怕。但是他能感觉到,这怪物离开了地缝,不停地往上方爬去,然后离开了峡谷。

  当那一团无边无际的黑暗涌到这座神秘峡谷的上方时,一阵可怕的长啸声从山巅传来,声震四野,群山震动。

  绝壁上大大小小的石块纷纷坠落,陆尘忍受着被石头砸到的痛苦,一边尽力保持着平衡,一边忽然口中咕哝着骂了一句,但到底是在骂什么,却没有人能听清了。

  那不知名的地底怪物在黑夜中出现,当然不可能就是站在山顶上干嚎几声,很快的,陆尘就感觉到那股气息开始远去,与此同时,更远处的山脉里有了阵阵难以形容的怪异声响,似搏斗,似嚎叫,似呼喊,又像是绝望的悲鸣。

  “是去找吃的了么?”陆尘的脑海里第一反应是这个念头,不过这冰天雪地的大雪山里,能有的食物或许只有那些同样强大且凶狠的妖兽?

  陆尘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还是静坐在原地。

  黑暗的夜晚似乎格外凄凉和漫长,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等了多久,但在黑夜里的某一个时刻,突然间,那股恐怖而强大的气息再度归来,瞬间,同样的地动山摇黑暗如沸的情景再次上演了一遍。

  阿土又有些激动起来,但在陆尘的安抚下还是忍耐住了,然后陆尘就这样看着那庞大的黑影在黑暗中缓缓回到了绝壁下方的无底深渊里,直到一切平静下来。

  夜色冷清,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中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气息还留在这里,陆尘能感觉到。

  那是随风飘来的、淡淡的血腥味道。

  ※※※

  阿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趴在陆尘的腿上睡得很香。但陆尘一直都没有睡,他的眼睛始终睁开着,看着眼前的黑暗……

  直到天亮。

  太阳升起时,第一缕落下的光驱散了这里的黑暗,也让陆尘再一次看见了这座峡谷。

  峡谷中一片安静,看起来和昨天似乎完全一样,安静得就像是完全没有任何生灵存在这里一样。

  陆尘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阿土的脑袋,将这只大黑狗从梦中叫醒。

  阿土睡眼朦胧地醒来,先是向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怔了半晌后,突然高兴的叫了起来,然后一跃而起,摇着尾巴就向前路跑去,跑了一段,还回头对陆尘叫了起来,像是催促一般。

  陆尘笑着也站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活动了一下身子后,也继续向前走去。

  他们往前走了约莫十几二十丈远的距离,突然,阿土停下了脚步,不叫也不走,就是抬头望着前方高处的山峰绝壁。陆尘走到它的背后,略感诧异,也抬头看去,然后身子也是震动了一下。

  在那高耸的峡谷绝壁上,在那难得一见的太阳阳光照耀下,石壁高处赫然有数道巨大的抓痕,如利刃般直接切开了坚硬无比的石壁;而在更高的地方,山峰绝顶之处,却是有一大团触目惊心的血渍,有的地方干涸了,却还有更多的鲜血,正一点一点地从那山峰石壁上滴落流淌下来,如一道血之瀑布,如此惊心动魄地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空气中的血腥气,突然间变得浓烈无比。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591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