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峙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峙

  陆尘和阿土都盯着那一大片山峰上的血渍看了很久,随后,陆尘收回目光,用手轻轻拍了拍阿土的头,然后只低声说道:“走吧。”

  阿土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继续向前走去,虽然峡谷已然平静,虽然他们两个走得也还是安稳,但气氛却隐隐显得比刚才更加低沉和压抑了。

  相比之下,陆尘似乎还更沉着些,面色淡定从容,而阿土则是没了昨天那种刚开始的欢快劲。

  他们继续沿着这条绝壁小径往前走着,而这道峡谷也在他们面前不停地延伸,弯弯曲曲看起来竟仍然还是一副没有尽头的样子。

  这峡谷的长度有些出乎陆尘的意料之外,在又走了半天还是看不见那盼望的出口后,陆尘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在那颗种子中的神秘树洞里,他已经存放了充足的食物清水,完全可以支撑他和阿土两个活上很久,所以对食物的事他并不担心。但眼下最令人担忧头疼的是另一件事,那就是从他开始进入峡谷那时候算起,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天半时间了。

  而一年中大雪山这里只有三天的晴朗日子,也就是说,再过一半天,那异常狂暴的暴风雪就会再度淹没这里。陆尘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天自己刚到峡谷外头时所看到的风雪漫天的情景,要想在那种情形下走过这条绝壁小径,实在是太难太险了。

  然而更加棘手的是,他现在已经往前走了这么远,再退回去也几乎没有可能,所谓进退维谷,大概就是这种情形吧。

  阿土不知道会不会想到这么多,或许它是想不到的吧,不过从刚才开始,它就时不时地回头看着陆尘,眼中有疑惑忧虑之色,大抵也是想看看陆尘有没有退回去的意思了。

  陆尘看懂了阿土的意思,但在片刻的沉吟思考过后,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走吧,阿土。”他朝峡谷前方指了一下。

  阿土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突然间像是放下了心头大石一般,不再犹豫徘徊,看起来甚至连最初的压力都不翼而飞了,它又恢复了原先的轻松,开始往前方跑去。

  跑一段,回头叫唤两声,看起来像是在嫌弃催促陆尘太慢,陆尘忍不住也是笑了起来。

  继续往前走着,这座神秘峡谷中各种奇异的景色也逐渐显露在他们眼前,各种各样的奇峰怪石,险峻突兀,绝壁如剑,亦如镜子,白色积雪点缀其中,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景。

  不过随着他们的深入,陆尘很快地又一次看到了在峡谷两侧的山壁上,开始出现了更多之前见过的那种抓痕。看起来就像是有某种未知的巨兽曾在这里攀爬过,而每隔一段距离,他都能隐约地看到一点已经干涸的血渍残痕。

  他往下方那黑暗且看不清的地缝深渊望了一眼,皱了皱眉,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天,就在这走走停停中,在仍然看不到峡谷出口,却有那些巨大抓痕时刻提醒着他们可怕凶险无处不在中,慢慢过去了。

  天色又渐渐暗了下来。

  ※※※

  在傍晚到来之前,陆尘和阿土总算是又找到了一处勉强可以栖身休息的地方,和昨晚呆的那个石台差不多,也是个稍微宽敞些的台子,不过比昨天更好的是,这里的石壁大概是年月深久剥落了一些,形成了一处向内凹进去的缝隙,大约有一人多宽,勉强可以当做一个小山洞了。

  在见到这个地方并看着天色不早后,哪怕还没有到黄昏,但陆尘很快就决定在这里停留休息了。走在这种未知的地方就是有这种莫名的沉重压力,对前头一无所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虽然陆尘在大多数时候都表现得十分从容镇定,但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他等于是整整两天时间都行走在这条危险至极的绝壁小径上,背贴石壁,脚下就是无底深渊,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而哪怕是昨天晚上休息时,也有那神秘可怕的怪兽出没。他也是一整晚没睡,睁眼到天亮。

  这么长时间神经紧绷着,哪怕他素来心志坚韧,又有道行在身,但仍然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深重的疲惫。所以在选定了休息地方后,他招呼了一声阿土,便蜷缩到那半个小山洞里。

  说是半个小山洞,是因为石壁只是稍微凹进去一些,最多也就是身子靠在里面,手脚却还都大半在外。不过饶是如此,这种地形也还是让陆尘感觉有些欣慰了。

  阿土跑了过来,有些好奇地看了看他,然后便向左右张望着,最后目光又看到对面的石壁上。

  那里正好有一道巨大的抓痕,从山峰绝壁上劈了下来,展露在他们的眼前,大概也就是十几丈外的地方。

  阿土看了一会,然后缩了缩身子,像昨天一样,再一次趴在了陆尘身旁,陆尘笑了一下,将阿土抱着,然后一人一狗沉默着看着这天空慢慢暗了下来。

  天黑了,夜晚再一次来临。

  ※※※

  有的时候,人总会突然感觉到一种渺小,会莫名地察觉生命的脆弱,还有这世界如此广阔,天地造化如此神奇。这种感觉总是会追随着人的一生,总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孤单时刻,又或者是你独自仰望苍茫的天穹时会冒出来。

  陆尘就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黑暗的天幕。

  那一刻,他忽然又想起了很早以前的许多事。

  在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那般执着地坚信着一股信念,并为此不惜出生入死,那股信念是他在最艰难险恶的日子中活下来的唯一凭仗,直到今天,他也没有动摇过多少。

  但有很多很多的事,他曾经也刻骨铭心,曾经痛彻心扉,曾经以为会永志不忘,可是在这个夜晚他忽然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许久没想起了。

  时间便如潮水,总是在无声无息中一遍一遍地冲刷着他的记忆,将那些痛苦冲淡,将那些往事也模糊。

  原来情感终究是会变淡,不管是仇恨,又或是爱意,在漫长的时间过后,会不会只留下一个淡漠的影子?

  陆尘静静地仰望着黑暗的天空,在脑海中记忆里,凝视着往日的那些人影。

  然后有呼啸声,在黑暗的深渊里回响起来,黑暗的怒潮再次澎湃。

  阿土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向他靠得更紧了些,陆尘将它的身子搂住,和昨天一样,俯低身子为它遮挡黑暗。

  阿土安静了下来。

  黑暗呼啸而上。

  夜色里那庞大而可怕的黑影再次出现,狂暴地撕扯着这黑色的夜晚与山峰,当它越过山巅,对着夜空咆哮怒吼的时候,大地仿佛也因此而颤抖。

  尽管有了昨晚的经验,但陆尘还是身不由己地为这股异常强大的气息所震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那黑影也许就是这黑夜的王者,睥睨四方,在咆哮过后,它或许就要转身去觅食,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群山寂静,一切声息陡然归于沉寂。

  那黑影似乎也停了下来,霍然回身,望向远处。

  陆尘似有所感,抬头望去,那一刻,他的心跳突然猛然增快。

  只见,漆黑的夜色里,在那个可怕黑影的对面,隔着这黑暗的峡谷和深渊,对面的山头上缓缓现出了另一个庞大的身躯阴影。

  陆尘看不清那轮廓外貌,只能望见那黑暗中亮起的两只巨眼,碧绿而深邃,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死亡气息。

  那是残暴的、凶狠的、要撕碎一切、吞噬一切的眼神,哪怕是在看到那黑暗王者的巨兽时,也是如此。

  在他怀中的阿土,突然身子震动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往山峰之上的阴影看了一眼。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596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