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脉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脉

  “铁壶?”陆尘心中一震,对于这个名字他确实并不陌生,以前也有听说过,事实上,在神州浩土的天下,至少是在修真界中,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修士还真不多。

  堂堂真仙盟六大化神真君之一,权柄煊赫鼎鼎大名的铁壶真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不过陆尘在沉默片刻后,却是说道:“神州人族人口亿万,同名同姓者不可计数,如果只凭这两个字的话,只怕我未必能断定哪个是你想找的那个人。”

  天狼点点头,但神色如常,道:“那个人道行极高,可以进入大雪山与我见面,单论境界,已是你们人族中最巅峰的人物。这样说来,你可能找到那人么?”

  陆尘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然后面色略显凝重地点了点头。

  天狼已然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就不可能会是其他人,必定就是真仙盟中的那位铁壶真君了。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迷乱之地最深处,号称天下最凶险绝地之一的大雪山中,铁壶真君竟然会和这里的上古凶兽有所联系。不知为何,陆尘隐隐觉得这事似乎有些不太寻常,但眼下他也想不到太多东西,只得对天狼道:“既是如此,我已知道那位是谁了。你要我做什么,请说吧。”

  天狼却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凝视着陆尘,过了片刻后道:“你们先跟我来。”

  说罢,它便回身向北边方向走去。

  陆尘与阿土对视一眼后,便也跟了上去。只是大雪山山势险峻,自古以来又几乎都是没有人烟,也就根本没有道路可言,而那只上古巨兽天狼的速度,虽然陆尘可以看得出来它已经放慢了脚步,但是仍然还是赶不上……

  不过,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养狗千日用在一时的好处了,阿土很自觉地就凑了过来,对陆尘汪汪汪吠叫了几声,看起来一副嫌弃的样子,然后陆尘只得干笑着爬上了阿土的背上。

  再然后,阿土便撒开腿狂奔而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尘总算知道这货为什么能在大雪山这种地方跑得如履平地了,看起来还是多少继承了一点它老爹那强悍的上古血脉啊。

  在这中间,天狼曾经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阿土背着陆尘的时候,它的脚步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快,但随即又看到阿土的模样,一副乐呵呵憨厚高兴的样子,没有半点被强迫的迹象,天狼最后也只能默默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跑去。

  ※※※

  有了阿土代步,速度顿时就快了数倍,到后来包括天狼都加快了脚步,一大一小两只狼在这座大雪山山脉中奔驰奔跑着,哪怕天上飘落的风雪渐渐变大,但是都挡不住它们犹如闪电般矫健又快速的身姿。

  大雪山中处处皆有凶险,不过这一路上过来却是安然无恙,这自然不会是陆尘他们运气太好,主要原因基本上也就是前头有个比周围所有那些暗藏的妖兽都更加凶恶更加强大的天狼存在了。

  跑了半天,越过了不知多少山峰,顶风冒雪前行,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

  陆尘很快地就发现了在山脚下方的一个巨大山洞,天狼带着他和阿土走了进去。

  能够容纳下天狼那像一座小山般身躯的山洞,对陆尘来说自然是庞大无比,而在他进入这个山洞之前,心里也做好了准备,心想,这种凶兽的巢穴多半里面是有累累白骨堆积如山,恐怖情景令人头皮发麻,至于腥臭之味,那更是不用说的了。

  谁知道他进入洞穴之后,却是被惊了一下,这个天狼巨大的巢穴中,竟是异常的干净整洁,想象中的累累白骨根本不见踪影,也没有任何值得害怕的恐怖东西。嗯,除了那只巨兽本身以外。

  陆尘在洞中呆了好久后,才突然醒悟过来,居然并没有闻到那种大多数野兽洞穴中都有的腥臭气息。

  这个巨大的洞***里其实就是一个庞大的洞窟,并没有其他更多的小道,天狼来到这里以后,便自己在洞中趴了下来,然后示意陆尘到洞穴一角休息去,随即又将阿土叫了过去。

  天狼对阿土说了什么,陆尘完全没有听到,也许是狼族之间有特殊的交流方法,又或许,天狼实力太过强大,暗地里不知是不是施法阻碍了他的听力,总之,陆尘这一天中都没有听到什么,只是看着阿土一直呆在天狼的身边,安静地聆听着什么。

  中间有几次,天狼会伸出一只前爪去轻轻抚摸阿土的头和身子,陆尘看到了那个动作,便觉得那似乎果然很像是父子血亲之间的一种举动,在最初的冷淡之后,随着交流的增多,天狼对阿土似乎也开始变得亲切起来。

  就这样过了一晚,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后来终于变成了大雪山原本就有的暴风雪,但在天狼的这个巢穴中,风雪对于陆尘来说,似乎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

  陆尘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很平静的夜晚。

  ※※※

  直到在半夜里的某一个时候,陆尘突然从沉睡中惊醒过来,然后他就看到这个本应该是漆黑的山洞中,却有一道奇异的虹光出现。

  阿土安静地趴在天狼的身旁,天狼则是凝视着它,一只前爪搭在阿土的脑门上。炫目的虹光就是从它们接触的脑门部位散发出来的,然后化作一团如梦似幻的光辉,将阿土的整个身子都包围在光芒之中。

  从陆尘这里看去,阿土的整个身子似乎都在发光,它的身躯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样,开始绽放并散发出力量,远远的,甚至还能听到阿土体内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不停地震动着。

  不知为什么,虽然陆尘看不出天狼对阿土正在做什么,但是没来由的,他心里还是突然涌现出几个诸如“脱胎换骨、易经伐髓”之类的字眼。

  他躺在黑暗中安静地看着这奇异的一幕,然后不知在什么时候又悄然睡去。

  直到天亮,他睁开眼睛时,便看到了阿土。

  这只黑狗也不知是何时回到了他的身旁,或许是多年来早已相依为命成了习惯,阿土还是习惯性地将头依偎在他的身子上,那身躯十分的温暖。陆尘微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它的头。

  天狼在这个洞穴中让他们留了三天,在这期间,每个夜晚,天狼都会对阿土施展那种奇异的手段,至于效果如何,陆尘暂时还看不出来,至少阿土现在看起来并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改变。

  然后在第四天的时候,天狼似乎终于略显疲惫,也让他们离开了。

  这一次,天狼直接带领着他们两个,花了整整两天时间,走出了大雪山,来到了大雪山与迷乱之地的交界处。

  也就是在这里,陆尘终于听到了天狼对他交代的事。

  “你去找到那个叫做‘铁壶’的人,然后对他说,”天狼对陆尘说道,“当年他借走的那片叶子,应该到了归还的时候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637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