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章鱼

第三百七十三章 章鱼

  陆尘在龙川大河的南岸沉默思索了很久,但是到了最后,他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先回昆仑山。他当然并没有忘记易昕,当初那个笑容如阳光般灿烂温暖的少女,哪怕过了好几年,她的音容笑容也并不曾从他心头抹去。

  只是昆仑山,终究还是不好回去的。

  当年在那个月圆之夜里诸多惊变,陆尘自己也杀了苏家的公子苏墨,暴露身份后被正魔两道一起追杀,再回去那边,很容易就会惊动当年的敌人;至于他们想的记挂着的易昕,当日香消玉殒,陆尘为她报了仇之后,也是随机落荒而逃,想去后来应该也是易家的人为她办的后事。如今回去找她,却只怕是连那位少女的坟茔在哪里都不知道,还要去暗中探听,这又是一件容易惊动的事情。

  不过事情最关键的地方,还不在这些,而是直到现在,陆尘仍然搞不清看不懂那位高高在上的死光头。那人高居真君之显位,如今在昆仑山上下、周边更是一言九鼎,可以说堂堂名门之中他已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

  可是到了这种地步,到了今天这种时候,陆尘却还是不敢说能完全地相信他,哪怕在南疆荒原的时候,他曾经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只要一回到迷乱之地这一边,只要一靠近人族这里,他几乎是发自本能地立刻对那位天澜真君有了戒备之心。

  死光头心深似海,道行又高得吓人,至于各种或明或暗、鬼神莫测的手段,也不用说别的了,至少陆尘自己就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比陆尘更了解死光头的可怕,如果有可能,他不会想和死光头为敌。

  但是,他现在不知道死光头是怎样看他的,做他们影子这一行的人,也许最大的悲哀大概就是永远很难去完全相信一个人吧。

  陆尘做出了决定,然后告诉了阿土。

  当然,他没办法对一只狗说得那么详细,所以他尽量简略了些,对阿土说道:“昆仑山那边不急,倒是你那位便宜老爹交代的事,我们先去仙城那边帮他办了吧。”

  “汪……”

  ※※※

  阿土看起来倒并不是很坚持,或许也是看在陆尘的面上,给他几分面子,嘴里咕哝着叫了两声,也就跟着他走了。

  既然定了目标,眼前的龙川大河便成了眼下要攻克的最大的难题。当初掉到这河里的情景,无论是陆尘还是阿土可都没忘记,他们也都不想再去尝试一次。

  只是龙川河就从眼前流淌而过,前后不见边际,陆尘站在河边,一时间也是有些无计可施。

  “有点麻烦了啊……”陆尘皱紧了眉头自言自语道,目光已经瞄向周围左右的地形,特别是往那些长有林木的地方多看了几眼,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如果造一条简陋的小船或是木筏,有没有可能从水面上飘过去。

  不过,如果那龙川河中这一段果然也是有什么强大恐怖的河兽,一旦被发现,那小船木筏之类的东西跟纸糊的似乎也没什么区别,三两下也就散了,到那时人又掉入河水中,同样的事只怕又要来一次了。

  很多年来,迷乱之地的地域越往深处延伸,能抵达这里的修士也越少,能越过龙川大河的,便大部分都是在元婴境界的真人修士了。到了那般强大的修为境界,御空飞行也是大部分人都掌握的一项神通,自然不会像此刻的陆尘和阿土这般为了这种事烦恼。

  就在陆尘头痛不已,站在原地冥思苦想的时候,阿土从旁边走了过来,先是看了他一眼,目光中似乎有一点鄙视之色。

  陆尘一下就看到了,顿时有些恼火起来,道:“瞅什么瞅!这龙川水下面有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道行又不够高,就是很难过去啊。”

  阿土哼哼两声,屁股后头的尾巴还甩了甩,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陆尘的言语,反而还有些得意的样子。

  “嗯?”陆尘有些奇怪起来,盯着这只身躯已经比自己都高一点的大黑狗,道,“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有点不同意?”

  阿土吠叫两声,然后径直向龙川走去。

  陆尘一直看着它走到河边,然后只见这只黑狗仰首望天,气势忽然格外轩昂嚣张的模样,忽地大声怒吼了两声!

  “汪!汪!”

  狗吠声远远地传了出去,飘荡在宽阔的龙川河面上,声势不小,但反馈回来的动静不大。

  陆尘在一旁看了半天,只见河面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的反应……

  “嗯?”陆尘走到阿土身边,拍了拍此刻也有些发怔的阿土,含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嘛,不过好像没做成啊。”

  阿土看起来生气了,但又有些疑惑,在这一刻似乎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蹲坐在河边盯着河水想了好久。突然间某一刻,这只黑狗猛地跳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还把在一旁的陆尘吓了一跳。

  只见阿土对着龙川河又叫了两声,不过这次声音短促多了,而且它随后也不知怎么使劲的,忽然竟是从嘴巴里吐出了一件东西。

  陆尘在一旁看得真切,却是发现那好像是一块半个拳头大小的金色石头。

  那块金色石头落在地上,骨碌碌几个翻滚就坠入了龙川河水中,顿时一阵金光摇曳闪烁,水中泡沫翻腾泛起,那金色石头转眼就消失在了河水深处。

  然后,阿土又像刚才那样,郑重其事地对着龙川大河大声吠叫了几声。

  龙川似乎还是那么平静,看起来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陆尘走到阿土的旁边,摸了一下那有些呆滞的狗头,笑道:“那石头是什么东西,哪来的?”

  阿土看起来似乎很是愕然,过了片刻后回身对来时的方向吠叫了一下,陆尘想了想后,道:“是天狼给你的?”

  阿土点了点头。

  陆尘摊了摊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那天狼给它儿子的东西,或许应该也是一件宝贝?至少刚才那金色石头短暂显露出来的时候,外表倒是光辉蒸腾的颇有气象,只是这转眼间却丢到了龙川河水中,也不知道天狼若是知晓了今天这一幕,该是怎样的表情?

  他们两个正在这河岸边发呆的时候,忽然从大河中猛然传来了一股气息,雄伟宏大,气势磅礴,还不等陆尘和阿土反应过来,突然一条巨大的触手猛地从那河水中破水而出,轰然落下,带起一大片浪花,直接喷涌了过来。

  陆尘和阿土反应都不慢,在刚看到水波轰鸣升起时就连忙跳开,这才避免了落汤鸡的下场。

  不过很快的,他们就双眼一直,目光只盯着河水中那个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了。

  那只比他们身躯还粗大,长度更是近乎数十丈的触角,居然只是那只河中巨兽的一只触角而已,而它露出水面的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庞大无比的巨型章鱼,两只乌黑而巨大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等着这两个河岸边的蝼蚁。

  这只巨兽的目光看了看陆尘,随后落在阿土身上,片刻后,一个沙哑而刺耳的声音,忽然在他们两个的耳边回响起来。

  “狼崽子,是你那个色胚老爹叫你来找我的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754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