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酒馆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小酒馆

  陆尘在那个叫做清水塘村的地方曾经住了整整十年,那段时间里,他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人一样,过着平凡的日子,有喜怒哀乐,有嬉笑怒骂,体会着或者像是拥有了平凡人们的人生;但有的时候,在某些不为人知的地方,他又仿佛还是一个冷清而孤僻的影子,在黑夜的角落中独自站着,冷冷地看着这个世界,与那些山村里的凡人中间隔着一条鸿沟,自始至终也不能融入进去。

  所以,当陆尘再一次远远地看到那座高大的茶山,又看到那山脚下的村口,平坦的道路两边是肥沃的农田,里面也还有人在耕种插秧的时候,他有片刻的恍惚,觉得自己仿佛像是又变回了当年那个村子里无所事事、嬉笑怒骂的陆尘。

  他定了定神,然后拍了拍跟在身边的阿土,指了一下远处的茶山,道:“你现在个子太大了,进村容易吓到人不说,也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从旁边绕一圈,去那山上玩着,回头我去山顶那个‘龙湖’边去找你。”

  阿土看了他一眼,倒也没什么情绪,摇了摇尾巴后,便自顾自跑开了。

  这周围山势起伏的,很快,阿土的身影就消失在山野之中。陆尘看着阿土离开,便转身向清水塘村的村口走去。

  越走越近,周围的景物便越发清晰起来,和他记忆中的情景一样,这村外的道路上并没有多少行人,除了偶然来到这里的行脚商人外,他记得每个月这里最热闹的时候,大概就是附近千秋门的人过来收购灵材的日子吧。

  那些在农田里干活的村民,很少有抬头张望的,偶然有人往陆尘这边看了一眼后,眼中也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更多的反而是一种接近麻木的目光对人生对世界,又或是对自己的命运都麻木的样子。

  陆尘的目光扫过道路两旁的农田和那些干活的人,然后走了过去。他曾在这里生活了十年,很早就习惯了这个景象,事实上,这些干活人的样子才是他所熟悉的记忆中清水塘村里大多数人的印象。

  他们为了那个所谓的虚无缥缈的成仙长生的希望,耗费自己的一生去拼命,努力地积攒着财货,去赌一次,然后输得精光,包括他们所有的钱,还有他们的人生。

  十年中,他看到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以至于在陆尘的记忆中,这个山村的景色是清新美丽的,但是这村子里人们的颜色却是灰暗的。

  不过,陆尘心里并没有轻视或是看不起这些平凡的人们,因为在那十年中,他一直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虽然那时候的他只算得上是有些玩世不恭外表的异类吧。

  谁不想成仙成圣呢?

  谁不想直上巅峰、万众瞩目呢?

  蝼蚁们想要高飞的梦想从来都不是错误,错的只是他们终究对命运无能为力,就像是一道鸿沟横在眼前难渡,就像是一层阶梯压在头顶难爬,他们愤怒、痛苦、嘶吼,然后伤心、失望,却又不肯死心,不会绝望,于是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光阴流逝中变得麻木起来。

  陆尘走进了村子,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回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还是当初的模样,眼前的清水塘村也还是当年那个平静的小山村。

  他的目光不期然地望向某个方向,在当初那漫长的十年中,在他记忆中大多数人的颜色都是灰暗色调的村子里,他却还记得曾经有一个美丽的女子,至今在他记忆中是与众不同的一道靓丽风景。

  她就是叮当,那个热切的女子,她还年轻,那个时候她也还没有对生活完全灰心。在那一段岁月中,她仿佛是这个村子中唯一闪亮的光芒。

  ……

  直至压下回忆的痛觉感受,陆尘开始环顾周遭的情形起来。

  村子里比村外明显要热闹了不少,来来往往、走动的人多了起来,有好几个人都注意到了从外头走进村里来的陆尘。不过,并没有人上前询问,或是做些其他的事,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对外来人抱有一份戒心。

  只是让陆尘有些诧异的是,当他环顾四周看到那些人群里还能依稀认出几个面熟的脸孔时,那些原来住在这里的村民,却似乎并没有任何人认出他来。

  就好像陆尘从未在这里生活过一样,就好像陆尘在他们的记忆中被抹去了一般。

  陆尘有些讶然,但他当然不可能会上前拉住这些村民,然后去跟他们相认,再装作久别重逢、亲人见面一样的热情亲切。事实上,当年在这个村子里,除了老马、叮当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与他相熟外,其他人最多最多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交情平淡得很。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所以那些人将他也忘得很快吧。

  陆尘摇了摇头,也不去理会这些人,自顾自地顺着那条熟悉的青石板路向前走去。

  石板路边,就是那条清澈的清水溪,好些年不见,这溪水依然清澈见底,卵石小鱼清晰可见,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山风从远山吹下,荡起清水溪上层层涟漪,溪水两岸边,翠竹桃花相映成趣,碧绿嫣红美不胜收……眼前的这番景象,却是突然告诉着陆尘,这人间原来又是春天。

  ※※※

  陆尘笑了笑,心情忽然好了许多,走在石板路上,看着桃花盛开,花瓣在风中飘扬洒落,隐约里像是又看到那一天,那个美丽的女子站在桃花树下的模样。

  她仿佛还带着微笑,举起手向他挥动着,那是平凡岁月中最令人心醉和牵挂的美丽图卷。

  陆尘走了过去,走过了那株桃树,伸手在那树上折下了一支桃枝,淡淡清香迎面而来。

  桃花盛开如笑脸,似笑他在人间忙忙碌碌如梦般倦怠的人生。

  陆尘咧了咧嘴,对着手中桃花也笑了一下,轻声道:“你现在应该轻松了吧,等我一下,呆会就去看你。”

  说完,他将那支桃花随手放入了怀中,然后信步走去,不知不觉,来到那三岔路口,前方出现了一棵熟悉的大槐树,就生长在清水溪边。

  陆尘的目光看了过去,下意识地望向树下水岸边的那块大石头,在他记忆中,每一天都会有个姓余的老渔翁坐在这里钓鱼。只是这一天,虽然天气晴好,但那树下石头上却是空空如也。

  陆尘怔了一下,站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然后默默转身走开。

  顺着那条道路往村中走去,很快的,他就看到了记忆中最熟悉的那间屋子,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改变,那个屋子还是一间酒馆,甚至就连门口的旗子上写的“酒”字,好像也是从前的那一个。

  一切都和他记忆中的一样,就好像他似乎从未离开过一般,陆尘有些惊讶,随即笑了笑,心想,老马开的这注定赔钱的买卖,居然还真的会有人接手盘过去继续开酒馆么?

  傻了吧?

  不过看着那张酒字旗子,他却突然好想喝酒,于是,他大步走了过去,心头涌起了当年在这里那无数记忆的画面,心里一阵温暖,虽然那个胖子老马如今也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

  他心头这般想着,迈步跨了进去,同时口中道:“老板,来两壶酒……”

  他的声音忽然顿住,人也站在酒馆门口那边,脸上露出愕然之色,看向酒馆中的柜台。

  只见,在那柜台后边,一个肥胖的胖子有些困难地转过身来,看着陆尘,撇了撇嘴,好像没好气地道:“嗯?你这酒量见长啊,以前不是都只要一壶酒的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883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