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信任?

第三百七十七章 信任?

  陆尘笑了起来,道:“你这么胖,不管信不信我,也很像猪啊。”

  老马“呸”了一声,然后摆摆手,道:“少来这套。这几年我可没少找你,大人那边也给浮云司那边下过命令,让他们仔细搜寻你的下落,不过就是一直没找到。你到底藏到哪儿去了?”

  陆尘想了想,道:“我去南边了。”

  老马“嗯”了一声,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道:“我想也是的,这天底下能够在浮云司,包括魔教那些人手里逃开的地方,也只有迷乱之地那一片混乱不堪的地域了。”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死光头他还在找我?”

  老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面上神色严肃了起来,看着陆尘说道:“我刚才已经对你说过了,当年你逃亡途中突然被浮云司的人追杀,那是因为魔教启用了暗藏在浮云司里的内奸,假传命令,所以才造成的误会。”

  陆尘面上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说道:“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老马道:“是真君大人事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暗中令我去浮云司查探,然后我发现了这个事。”他看了一眼陆尘,面上隐隐有些担忧之色,连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些,道:“你是知道我的,这么多年来我从未在这种事上对你说谎。”

  陆尘微微垂首,面色漠然,老马也看不出来他此刻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或是有没有相信了他的话。

  在过了一会儿后,陆尘又问了一句,道:“死光头知道这个事后,是个什么反应?”

  老马立刻道:“真君听闻此事之后,顿时勃然大怒,立刻下重手整治浮云司,从上到下都仔细筛了一遍,就连血莺都吃了挂落。我跟你说,我追随真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盛怒,那血莺如果不是追随他日子比我还长的心腹重臣,又向来忠心耿耿,多年来出生入死的,只怕连那浮云司的堂主之位都保不住了。”

  陆尘默然半晌,然后道:“想不到他反应居然这么大。”

  老马道:“真君他心里其实真的很看重你的,陆尘。”

  陆尘抬起头,看着老马,片刻之后露出笑容,微微笑了一下。

  ※※※

  “回头,我把你回来的事用密报送上去,让真君也知道你回来了。”

  陆尘拿起面前酒桌上的酒杯,摩挲了一下也没喝酒,只是说道:“这么急?或许也不用太急着跟他说吧。”

  老马皱了皱眉,看着陆尘道:“你这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吗?”

  陆尘摇摇头,道:“没什么想法,就是这次回来,想先过点安稳日子。”

  “没有真君的庇护,你根本就不会有安稳日子!”老马毫不容情和直截了当地对陆尘指出了这个事实,道,“你得罪的人太多,仇家势力又太大,还有不少那种不顾性命的疯子,偏偏他们还神通广大,你如果没有靠山,只凭一己之力的话,是很难舒坦地活下去的。”

  陆尘苦笑了一下,道:“你不用说这么明白的。”

  老马冷笑一声,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心思太多太杂,疑心又太重,什么人都不信。我不跟你直接说明白了,多半你又会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

  这番话老马说得很重,但陆尘倒也没生气,就是把手里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不过这种性子也是当初在魔教里时养成的。当年如果不这样,睡着也睁眼,天天提防,时时盘算着,只怕我也活不到现在了。”

  老马突然不说话了,半晌之后他苦笑了一下,笑意中有苦涩之意。他站起来,轻轻地拍了拍陆尘的肩膀,却又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陆尘抬起头来看他一眼,忽然笑道:“得了,别跟我摆这种嘴脸,搞得我好像马上就要死了一样。”

  老马哈哈一笑,将脸上的那抹酸涩盖了过去,然后沉吟片刻后,还是端正了神色,严肃地看着陆尘,道:“说真的,陆尘,你听我一句话,还是跟我回仙城一趟,去见一见真君。我不敢、也没资格向你保证一定会怎样,但是我觉得,你们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是你心里所想的那样。”

  “你要信他!”老马对陆尘轻声但很严肃地说道。

  “信他?”陆尘若有所思,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那我们一起回仙城?”

  “好吧,什么时候走?”

  老马想了想,道:“还是要稳妥点好,我先发一份密报给仙城真君,让他派人安排一下,也免得路途中发生什么意外。”他看了一眼陆尘,道:“你知道的,这天底下比你还更能惹麻烦的人,已经不多了。”

  陆尘对他翻了个白眼,道:“那好吧,你来安排,我出去走走。”

  老马道:“喂,你真就是走走吗,该不会出门之后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吧?”

  陆尘嗤笑一声,道:“你这人有毛病啊,能不能正常点,我说什么就信一下,这么不相信我?”

  老马正色道:“你们这些做影子的,都不是正常人。”

  “滚……”

  ※※※

  陆尘觉得自己的心情异常复杂,既有几分轻松,又有几分隐隐的忧虑不安。想来想去,大抵还是自己始终看不透死光头那个人吧。

  不过管它呢,事情就这样了吧,老马其实有一些话说的是很对很有道理的,从一开始到现在,自己其实从来就没有太多的选择,一直都是被绑在死光头的那条贼船上的人。

  不跟着他,不信他,又还能怎么样呢?

  陆尘信步往茶山的方向走去,走到茶山脚下的时候,他很快就看到了过去他曾住过的那间茅草屋。

  这个清水塘村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住在村子里面,当初也只有他一个人住到了这山脚下。至于原因么,其实也很简单,每个晚上都会响起的鬼哭狼嚎般的凄厉风声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忍受得住。

  看着那满山青翠,还有随风飘来的熟悉的清淡茶香气,顿时让陆尘有了一种亲切感,他环顾四周,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类似回家的感觉吗?

  他慢慢地走到那间茅草屋旁,几年没人住了,这里也颓败得厉害,茅草没了大半,剩下的一下看上去也腐烂了不少。房门倒是紧闭着,就是旁边的墙壁上可以看到开了一个洞,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陆尘走过去,推开了房门,低沉的吱呀声里,门扉缓缓打开。一股略带霉味的气息弥漫在草屋中,然后就是熟悉的那些东西。

  陆尘在门口站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却见上方一片破败,但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有一根茅草轻轻飘落了。

  就像是他过去十年的光阴,终于也是一去不复返。

  陆尘笑了笑,翻身离开,然后向着茶山上走去。

  在那山上,阿土应该还在等着他,另外还有一个长眠于此的女子,他也很想去看望她一下。就当是对当初那段岁月的一次再见吧,如果她真的在天有灵的话。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5998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