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根源

第三百八十九章 根源

  天澜真君窒了一下,脸色看起来突然有些尴尬,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对陆尘笑道:“那是意外。意外什么意思你知道吧,本来我叫你过去是真的想追查一下昆仑派中潜伏的奸细,但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个机会,让我能够重新整顿昆仑派,你说我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陆尘冷笑一声,道:“说了这么多,那个魔教奸细呢,你到底找到了没有?”

  “还没有。”天澜真君老老实实地回答道,“确实还没找到,其实,如果你没闹出那么多事情,比如直接冲到苏家杀人的话,我还想着让你继续回昆仑山帮我找呢。”

  “切。”这次陆尘连话都懒得说了,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然后道:“这些事都算了,终究也是都过去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陆尘眼角抽搐了一下,道:“你别来烦我就好,我找一个地方混吃等死,舒服得很。”

  天澜真君摇摇头,道:“那也太可惜了。你这一身本事,其他人根本学不到。”

  陆尘冷笑道:“有什么好可惜的?这要命的本事,谁想要,谁拿去。”

  天澜真君失笑,看着陆尘的目光显得十分温和,就像是一个父亲般看着闹性子的孩子,过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别急,好好听我说。”

  陆尘耸耸肩,没所谓地在地上又坐了下来,虽然他面上神色如常,但心里其实未尝没有那些复杂难明的情绪。其实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在面对这位从小将他养大又教了他一身本领的死光头时,到底会是怎样的心情。

  敬仰、崇拜、怨恨、愤怒、信任,又或是怀疑?

  每一种心意似乎都有那么一点,在这次随老马从清水塘村来到仙城这里的时候,在真正见到天澜之前,陆尘心中其实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和忐忑的,因为直到今天,他仍然也看不清、看不懂死光头这个人。

  他是好是坏?他是真的相信自己,还是花言巧语只是利用人?

  这些事陆尘都觉得像是云遮雾绕一般,看不真切。

  ※※※

  “我是真的相信你的。”天澜真君平静的声音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似乎他所说的都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话语,“你是知道的,这几十年来,我手创浮云司,召集众多人才所做的头等大事,就是为了对付魔教。只是魔教妖人实在太过狡猾,明着打不过后,便暗地里躲起来耍出各种手段,甚至如今就连真仙盟中都被渗透了不少,很是麻烦。”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我听老马说过了,就连你手下的浮云司里都抓到了几个魔教内奸。”

  天澜真君冷笑了一声,道:“可不是么,连我专门建立着为了对付魔教的组织,居然都被魔教妖人渗透进来了,所以我才说,现如今真仙盟那些蠢货真是修炼太多,连自己脑子都炼坏了。魔教如今只是表面上看着衰弱,但暗地里无所不在,势力深远,也许其真实实力远就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再不加以打击的话,只怕大祸就在眼前了。”

  陆尘沉默不语。

  天澜看了他一眼,道:“我以前就对你说过类似的话,今天不妨还是对你再说一遍。在对付魔教这件事上,我真的只信你一个人,因为全天下的人都可能会是魔教奸细,但只有你不会。”

  “回来帮我吧。”天澜一字一字缓缓地说道。

  陆尘坐在黑暗中,安静无言。这个时候早已是夜深人静时分,树林中几乎没有了任何的光亮,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早已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

  他看不清天澜,也不知道天澜是不是能够真的看清他。

  “我还是不太想做。”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尘开口打破了这片沉默,道,“我总有种感觉,好像我这辈子始终就在做着同一件事情,而且这事似乎总也做不完,我有点烦了。”

  天澜在黑暗中微微点头,过了一会后道:“那你想做什么?”

  陆尘道:“我前头说过了,找个地方混吃等死行不行,嗯,我以前帮你卖命十几年,换个后半辈子吃喝不愁,不过分吧?”

  天澜似乎被他的话逗笑了,低笑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道:“不过分,不过分。”

  不知为什么,与死光头这样面对面说得越多,陆尘的心情也就愈发安稳起来。曾经有过的怀疑,虽不曾完全抛弃,但也逐渐减弱了许多,这个他从小就看着长大、曾经视之为父一般的人,这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或许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大,还要更根深蒂固。

  “你当然可以选择躲起来混吃等死,我不会勉强你,也不会违背诺言。”天澜真君在黑暗中淡淡地道,“不过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事并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了。你还年轻,道行、天分也不差,将来多半要活得比我更久。只是一旦我死了,又或是魔教实力在某个时候突然再度兴起时,他们只要抓住浮云司这个地方,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很多东西,到时候找到你藏身之处,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陆尘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说话。

  天澜看着他,道:“魔教不灭,你就算躲起来也不会安心的,我这说的是实话。”

  “灭灭灭,你就知道说消灭魔教!”陆尘忽然间有些愤怒起来,对天澜带着一丝怒气说道,“这都十几二十年了,你还是这么说法,但是要怎么灭?当年荒谷之战时,我们都做到那种地步了,可是魔教还是没有灭亡,这么多年仍然阴魂不散一般。你又说在昆仑山上有秘密,但是我们找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那你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才能彻底甩掉这个令人恶心又凶恶的魔教?”

  天澜沉默了片刻,忽然间却是笑了一下,声音温和,道:“怎么,看起来你对这事很烦啊?”

  “废话,被这破事纠缠了十几二十年,天天担心自己死于非命的,谁不烦?”

  天澜真君点点头,随后道:“你说得对,其实这些我都有想过,然后在最近我突然领悟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肯定是要消灭魔教的,但是我们以前所走的方向,可能不对。”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什么意思?”

  天澜真君道:“我们之前总是想着干掉魔教中那些重要人物,想着将这些狼子野心的妖人斩杀殆尽就可以打垮魔教,但事实说明,这做法成效一般,魔教妖人总是跟野草似的,一波一波地冒出来。但是后来呢,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地方,或许可以一劳永逸地将魔教给毁了!”

  陆尘身子微微一震,抬眼看着天澜真君,过了一会儿才道:“真的有这种法子?”

  “嗯。”

  “是什么?”

  天澜在黑暗中笑了一下,黑暗笼罩在他的周围,让他高大的身躯看上去犹如一尊黑暗中的魔神,可畏可怖。

  “神树!”

  说完,天澜真君又变得淡淡地说道:“那东西几千年来一直是魔教信仰的根源,只要我们想办法将这东西毁掉,魔教自然就垮了,不是么?”

  陆尘突然陷入了沉默,久久不发一言。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263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