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九十章 天牌

第三百九十章 天牌

  “你觉得如何?”大概是看到陆尘长久没有说话,天澜便对他这样问了一句。

  陆尘默然片刻,道:“我以为魔教的神树和其他神话传说中的神灵一样,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都是不存在于世上的。”

  天澜笑了笑,道:“真正的神树在魔教传说中,那是自天地初开就存在的神物,非但顶天立地,还能穿越诸天万界,孕育万物,是天地间一切生灵的起源。这些神话,你当年在魔教中应该是早已听过了吧?”

  陆尘点点头,道:“嗯,这是魔教妖人的根本信仰,我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在魔教中这神话始终还是有一个地方无法自圆其说,那就是从头到尾,从魔教诞生,直到现在,从来也没人真正见过神树在这一界中的模样,有的只是天花乱坠的神话,也就只能骗骗那些没什么头脑的人了。”

  天澜眼中有一丝微光掠过,看着陆尘,含笑问道:“你不信?”

  陆尘道:“我不信。”

  天澜真君点点头,看来对陆尘的态度颇为满意,随即又道:“这东西对咱们来说,自然是无所谓了,但对魔教妖人来说,却又是极重要的事。另外,我听说在魔教中有所谓的‘枝、叶、种’的说法,你可知道?”

  陆尘心中猛地一跳,但面上神色如常,沉吟片刻后道:“大概就是他们所说的‘一枝两叶一种子’吧?魔教中人说这四件宝物乃是昔年神树留在这一界中的遗骸,同时也有另一种说法,是只要集齐这四件神物,以魔教时代流传下来的秘法进行召唤仪式,便能打开虚空界门,重新将神树召唤到本界中来。”

  “荒谬!”天澜真君冷笑一声,面上露出不屑之色,道,“这说法一听就十分牵强附会,而且就算是这些都是真的,魔教里的那些蠢货也不想想,通过召唤能够破开虚空进入这一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是能给他们带来永生和力量的神灵,我看十有**更可能是灭顶之灾才对。”

  陆尘笑了笑,没有说话,但看他的神色显然对天澜真君的这番话并无异议。

  天澜真君冷笑过后,又对陆尘问道:“对了,那这四件东西你可曾见过?”

  陆尘端坐于地,似影子与周围黑暗交融一体,看不清他的脸色容颜,过了一会儿后,只听他语调平静地道:“这四件神物我在魔教中都未见过,当年我也曾为此问过云守阳,听他的说法是这神话传说流传了千百年,到如今真假难辨,不过这四件宝物确实是有的,只是好像并非全在魔教妖人的手中,有好几件已经流落于世间,至今也毫无希望能够找到。”

  “嗯。”天澜真君颔首道,“你说的和我知道的差不多,基本就是这个样子。”

  陆尘微微抬头,向他看了一眼,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还有你之前说的要毁掉神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天澜真君道:“此事其实我在想到之后,便已经暗中有所布置,当然,现在一切都还早。粗略来说的话,便是我们先找到那‘枝、叶、种’四件神物中的一件或是几件,然后再通过这些找到其他的……”

  陆尘忽然提高了声音,似乎有些惊讶,插口问道:“你找到一件神物,就能通过这东西找到其他的神物?”

  天澜真君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然后道:“呃……算是有一点法子吧,可以试试看。你知道的,道行境界到了我这种层次以后,总会想到或是领悟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神通法门。刚好我大概就有一种能够通过同源物种卜算其他东西下落的神通,当然了,这神通其实也不是每次都那么灵验,特别是这种和传说神物有所关联的东西,天机更是玄妙,容易看走眼,不过终究也算是一种法子吧。”

  陆尘顿了一下,道:“这么厉害,那你有几成把握?”

  天澜真君哈哈一笑,道:“差不多七八成吧。”

  陆尘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幸好在黑暗中看不真切,过了片刻后,他低声说道:“这应该已经算是很有把握了吧。”

  天澜真君微笑道:“所以我才想让你过来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枝、叶、种啊。”

  陆尘刚要开口说话,天澜真君却是微微摇手,拦住了他的话头,道:“我大概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这件事情上,我还是觉得,只有你最适合,毕竟是和魔教有重大关系的东西,再没有比你更熟悉魔教的了。怎么样,再帮我一次吧?”

  他凝视着陆尘,道:“就让这个为祸世间千百年的恶毒祸胎,在我们两人手上彻底消灭掉,可好?”

  陆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欲言又止,只觉得自己后背额头有一阵阵冷意泛起,却是突然惊觉,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竟已是汗流浃背,额冒冷汗。

  如此过了片刻,陆尘忽然重重点头,沉声说道:“好,这事我帮你!”

  ※※※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啊。”天澜真君一脸欣慰的表情,走到陆尘的身旁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中带着欢喜高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陆尘“哼”了一声,道:“这一次你总不会又让我白干活了吧?”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道:“我什么时候让你白干活了,没有吧?”

  “昆仑山上那次,”陆尘淡淡地道,“你叫我过去,许下了一堆天花乱坠的诺言,然后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兑现。”

  天澜真君的老脸顿时有一抹尴尬之色掠过,随即苦笑了一下,道:“这事我是有点理亏对不住你,不过你也该明白,我也有无奈之处。当初月圆之夜的时候,你突然爆发冲到山下苏家杀人,然后直接逃窜,引来正魔两道一起追杀。在那般情况下,我又是新掌宗门,需要整顿昆仑派中各大山头势力,实在是没法为你出头……”

  陆尘摆摆手,道:“我知道,所以我这次才会回来再见你。这次事情我会再帮你,但我也想知道,这次要是事情办好了,你到底会怎样安置我,至少让我心里有底吧。”

  天澜真君凝视陆尘良久,忽然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其实就算这次你事情不顺,那也是运气不好,我也绝不会怪你。我想对你说的是,无论如何,在此番事情结束后,我都会兑现我的承诺。”

  说着,他忽然伸手抓起陆尘的一只手掌,然后将一件东西塞到了他的手心里。

  凭着手心肌肉皮肤的触感,陆尘下意识地感觉到,那似乎是一块方形的铁牌,坚硬而带着一丝冰冷,周围边缘光滑圆润,但牌子中心处却是起伏不平,似乎刻着一个字。

  他摩挲片刻,忽地眉头一皱,看着天澜真君,有些愕然地问道:“这是什么,上面是……‘天’字?”

  “总有一天,你会从我这里传承这个道号。”天澜真君那异常魁梧高大的身躯此刻在黑暗中仿佛就像是一座高大的山峰,就连他的声音,似乎也带上了一丝古老的沧桑气息。

  “陆尘,收好它,这是我本该在十几年前,就交给你的东西。”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279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