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九十六章 青气

第三百九十六章 青气

  老马出门去了,宅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许多,6尘回到院子中坐下来,往自己卧房那边看了一眼,透过那扇打开的门,可以看到阿土那只大懒狗仍然还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看来昨天血莺让人准备在这里的那些妖兽肉都是上品啊,只有吃了这种满含灵力的上好妖肉后,阿土才会如此嗜睡,其实也就是因为体内吸纳的灵力充溢,需要更多时间来消化。

  6尘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摇了摇头,想想也是让人有些无奈,像阿土这种拥有强悍无比的天狼血脉的妖兽,只要得到足够好的食物,很多时候光靠蒙头大睡都能够增强实力。而号称如今主宰神州浩土的人族,想要得到更强的力量,就要一辈子不停地修炼修炼修炼……哪怕强如化神真君也是如此,每个修士终其一生,修炼生涯几乎都不会停歇下来,道行也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是不是另一种角度上的人不如狗?

  好吧,至少这只狗比较蠢……

  6尘这般想着,心里便觉得好过了些,然后忍不住也自嘲般地笑了笑。随后他站起身,先是向周围仔细看了一眼,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卧房,反手将房门关上。

  门扉关上后,房间里的光线就变得昏暗了些,不过睡在地上的阿土对此毫无知觉,当然也可能是它本来能够察觉到的,但在它的身边有个6尘,便足以让它放宽心安然大睡。

  6尘锁好了门,然后回到床铺边上躺了下去,脸色平静,调匀呼吸,过了一会儿后,他伸手放到自己的胸口,然后闭上了眼睛。

  “嗡”的一声,白光亮起,那一瞬间,床上的空间光线似乎急地扭曲了一下,片刻之后,6尘的身躯消失了,只有一颗种子悄然从半空掉落,轻轻落在柔软的被褥上,没有出一点声息。

  ※※※

  古老而神秘的树洞里,同样的白色光芒亮起闪过,随即6尘的身子出现在这洞中落了下来。

  因为来到这里已经太多次,太过熟悉了,6尘几乎是下意识地在半空中便调整好了身子,用手在地上轻轻一按,整个人便轻轻巧巧地站了起来。

  灰中带着青气迷蒙浮动的树壁,安静清澈的水坑,还有之前他堆放在角落里的一些东西,看起来都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当然,还有那份安静,或者说是孤寂的感觉。

  6尘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走到树洞中心位置的那个水坑边,蹲下身子向水下望去。

  很多年前,这一洼水曾是充盈着浓郁生气的碧绿之色,如今则已减退为透明无色的水波。在水中原来是没有东西的,现在则是多了两样,一样是一簇在水中仍然燃烧的奇异黑火,另一样则是一株水中灵植,正是当年在昆仑山的时候阿土偷来的“黑泥藕”。

  6尘有一阵子没关注过这里的动静了,今天过来仔细看了一下后,忽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是现了有些异常之处。

  那一簇黑火倒是和以前差不多,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原本为了保存灵力品质而放在水中的那只黑泥藕,看起来却好像有了明显改变。

  黑泥藕的一头不知何时,已经扎进了这个水坑下方的泥土中,另一头微微翘起,看着在藕身上开始长出的那些微小根须,这株水生的灵植竟似乎是在这水坑中安家落户,重新生根芽了。

  这让6尘着实有些意外,因为当初阿土那笨狗将这灵植偷来的时候,可没想过什么保存栽种养护的,挖出来也是直接粗暴,直接将原有的根脉全给咬断了。想不到如今居然在这里黑泥藕还能重生,看来也是一种生命力十分顽强的灵植。

  不过很快的,6尘就现这黑泥藕上似乎还有一些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它好像有些太黑了。

  黑泥藕顾名思义,一是在水里淤泥中生长,二是灵植本体多是黑色。眼下也确实是如此,但是在6尘的眼中,那股黑色却比原来的颜色有了很大的变化。

  只见此刻的黑泥藕本体上,那股黑色深邃透亮,远不是普通灵植可以达到的品阶,甚至可以说,看上去此刻的黑泥藕就像是一块完美无瑕的黑玉一般,带了几分晶莹剔透。

  这种色泽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但是更让6尘脸色凝重的是,透过那表面光亮剔透的黑色,他隐隐能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和他体内某股黑暗的力量悄然呼应。

  黑火的力量?

  6尘抬头看了看树洞周围,又看了看水中的那处黑火,一时间拿不定到底是那处黑火感染了这株黑泥藕,还是这树洞本身有着他所不知道的某种神秘力量。

  他沉默地思索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去动那株显然已经变异的灵植,站了起来。他走到树洞的边缘,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那些树壁,慢慢向前走去。

  古老而粗糙的树壁在他的掌心留下淡淡的回应,他的目光却望着前方。

  “种子、树枝?”寂静中,他自言自语地道,“如果这里真是神树的一部分的话,那离魔教传说中的神迹,大概也只差了两片叶子了吧?”

  树洞中一片沉寂,只有他的声音独自回荡着。

  6尘抬起头,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树壁上那隐藏的两扇门的下方,他盯着那那扇门看了很久,忽然开口道:“传说神树是有灵的,如果你是它的种子,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想要那叶子回来到这里?”

  树洞仍是沉默。

  树壁上的青气在缓慢地浮动飘移着,似乎有些不安,又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

  6尘摇了摇头,转身向水坑那边走去,准备离开。但就在他刚刚踏足水坑边缘的时候,忽然他眼中瞳孔一缩,猛地顿住脚步,向前看去,只见这古老树洞中,树壁上那些原本缓慢迷蒙的青气突然急地飘动起来,继而从四面八方向一个方向涌去。

  那个方向在他的身后。

  6尘身躯震动,片刻后霍然转身,此刻这原本安静的树洞里突然响起了一种奇异的嗡嗡震颤声,似风声,似呼啸,在这怪声中,所有树壁上的青气都冲向一个地方,赫然就是那两扇怪门中的一扇。

  在那奇异的门扉上,青气集聚在一起,不停地滚动着扭动着,变化着各种各样难以名状的样子,直到最后时刻,所有的青气渐渐缓慢下来,凝结出了一种图案,从半空中倒映在6尘的眼中。

  6尘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有些苍白,或许是他突然现了这个树洞从未出现过的秘密,又或者是他想到了更多更远的东西。

  他在树洞中站了好一会,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却一言不地转过身。

  “呼!”

  白色微光亮起,这个人消失在这古老的树洞中,片刻之后,那些青气缓缓散开,重新融入,依附到树壁上,散落飘逸到每一个角落,再度变得和以前一样。

  就像是什么都没生过一般。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377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