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零九章 天生传人

第四百零九章 天生传人

  “能说清楚一些吗?”陆尘思索片刻,又多问了一句。

  “好。”天澜真君看起来也很爽快,道,“整件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我真仙盟历经千年发展日益强盛,如今已然是神州浩土修真界中最强大的宗派联盟,这个无须讳言,也不必客气。不过天下之大,英雄豪杰层出不穷,你可以说我们真仙盟如今算是一手遮天,但在真仙盟之外,其实还是有许多实力不弱的宗门和强大修士的。”

  “而,血翅门就是这样一个门派。”

  “血翅门说是一个修真门派,其实真正的门人也就五个人,号称血翅五魔。他们并不收录弟子,抱团行走天下。这五个人分姓张、诸、周、芮、李,天资、道行都算是不错的,前些年也做下了不凡功业,闯出了一番名声。”

  “血翅五魔?”陆尘沉吟了片刻,随后缓缓点头,道,“这五个人的名声我以前也曾听闻过,听说是一直在东海那一带。他们名号中虽然也带了一个‘魔’字,但当年和魔教有过纠纷,很是打了几场,在民间声望很高啊。因为五个人道行不低,所以让魔教那边也头疼不已。”

  “差不多就是这样。”天澜真君说道。

  陆尘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道:“既是如此,这五个人不是好好的,为什么会……”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因为我们真仙盟的势力发展到东海了啊。”他笑了笑,神态十分和蔼,对陆尘说道:“在我们真仙盟之下,不允许有这般冥顽不灵脑壳硬的修士存在。”

  陆尘:“……好吧。”

  天澜真君又道:“其实这五个人呢,过往大抵是有过一番事业成就的,心高气傲,又仗着自己道行高有名望,并不怎么看得起我们真仙盟。所以,一开始我们派人前去收编,结果他们不肯,没奈何,我们只好出手整治了一下他们。你看,他们并不是我们的对手……”

  “废话!”陆尘对这死光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那五个家伙顶天了也就元婴境的道行修为吧,你们这破仙盟,元婴境的一抓一大把,还有六个雄立修真界之巅的化神真君,这他.妈.的谁打得过你们啊!”

  天澜真君对陆尘突然的爆粗口抱怨并不生气,甚至脸上的笑意还更多了一些,微笑道:“嗯,你说的虽然不好听,但事实确是如此。当时在东海那边主持大局的是铁壶那老头,听说在他的指挥布局下,那血翅五魔很是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没过多久就沉寂下去了。”

  “铁壶?”陆尘心中忽然一动,眉头皱了一下,道:“是天律堂的那位铁壶真君?”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就是他了。在我们真仙盟压制之下,血翅五魔如今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山穷水尽了。不过也就是在近日,我这里突然收到其中张、芮二魔暗中托人传来的密信,在信中,他们二人表明心意,只道过往从未有意与真仙盟为敌,这些年敌对不过是一场误会,更说自己功业之心未死,犹有意为真仙盟效力。”

  陆尘眉头一挑,道:“想投靠过来了?”

  天澜真君微笑道:“正是如此。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天底下的聪明人还是不少的。不过麻烦的是,铁壶那老头生性严苛古板,掌管天律堂多年,是个认准了死理就轻易不会松动的臭脾气。当年血翅五魔并不给他面子,所以哪怕如今五魔曾经表露过投降谈和之意,但到了他那儿,也是无疾而终,还是天天被真仙盟追着打得半死。”

  “难怪他们跑来找你了啊,这修真界中,只要真仙盟要打压他们,他们还真不好继续混下去了。”陆尘沉吟思索片刻,道,“你只说了张、芮二人,还有其他三个魔头呢?”

  “好玩的就是在这里了。”天澜真君微笑着道,“血翅五魔多年前结为异姓兄弟,号称情同手足,立志抱团纵横天下,做下一番功业。但到了今时今日这危急时候,原本是见大局已不可为,五人一起约定共同退隐避世的。谁知暗地里,却有这二人跑来找我,只说向往更大功业,功名之心未死,愿为我效力,求我收留之。”

  陆尘叹了口气,道:“如今那其他三魔可知此事?”

  “应该还不知道,此事大概便是如此了。”天澜真君甩了甩自己宽大的袖子,淡淡地道,“你且帮我谋划一番,此事该当如何处置?”

  陆尘双眼微闭,一手放在腿上,五指微微弹动,过了一会儿后,他睁开眼睛,神色平静,对天澜真君说道:“以我看来,此事要紧之处有二。”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你说。”

  陆尘道:“其一,铁壶真君毕竟是代表真仙盟主持此事的人,我们贸然出手,是否会触怒于他,进而迎来仙盟之中其他山头势力的反弹。”

  天澜真君默然不语,只是看着陆尘,只听陆尘又接着说了下去,道:“其二,这血翅五魔昔年毕竟做过一番功业,在民间声望极高,仙盟要是打压过甚的话,非议可是不小。”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所以呢?”

  陆尘沉默片刻,道:“若以我的意思,此事不如分两步来:第一,你只找人将张、芮二人密信暗中宣扬出去,则其余三魔知晓这二人背叛兄弟,彼此之间定生嫌隙,兄弟之情便再无完好之日,血翅五魔的名号自然也就无疾而终。世上百姓或以为是我们真仙盟打压他们的,但同时也定然有不少人会以为是这五人内讧,到时猜测、非议、辱骂、失望者皆有,大家都是一身脏水,同香齐臭,谁也不要说谁了。”

  天澜真君沉吟片刻,笑道:“此计甚妙,只是有些阴毒啊。”

  陆尘冷笑一声,道:“多亏你把我从小送到魔教去,我才学了这一身阴毒本事回来的。”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道:“甚好,甚好!来,继续说。”

  陆尘又道:“这五魔兄弟之情既然碎裂,便失人望,五兄弟四分五裂,自然便可随意揉捏了。如你见他们尚可一用,便于此时挺身而出,公告天下,只说这张、芮二魔弃暗投明,愿为天下苍生正道仁义而效死,你惜才爱才,情愿承担污名罪过,当奔走呼号,将他们收入麾下,正好是一出伯乐相马、英雄救美般的好戏,在天下修真界中的名望当会大涨一波。”

  天澜真君抚掌大笑,道:“妙计!妙计!不过这种污名他们承担,我们只占好处的事,多半也会有人看出来吧?”

  陆尘冷笑道:“天底下那么多人,就算是修真界中,到底还是蠢货居多的。你救了那几人,自然便有人称颂夸奖你是大善人,至于其他那些能看出实情的聪明人,一半不会自讨没趣出来说话,一半大概也是觉得无所谓吧。”

  “而且再说了,”陆尘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有些感慨,口中啧啧感叹了两声,淡淡地道,“以你的身份地位、势力声望,就算有些许蝼蚁议论几声,你又怎么可能会在乎呢?”

  “所以,这计策虽然毒辣,虽然有些无耻,但只要你有名望实力在那儿,自然还是尽可以为所欲为了,不用顾忌什么的。你说呢?”陆尘反问天澜真君道。

  天澜真君收起笑容,看着陆尘,片刻后正色道:“我果然没看走眼,你天生就是我的传人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566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