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一十章 新的目标

第四百一十章 新的目标

  “他走了?”老马带着黑狗阿土从外面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先是看了一下周围,然后才对6尘问道。

  “嗯,走了。”6尘点点头,看上去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

  老马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真君大人他说什么了?”

  6尘却没有回答他,目光望着院子中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眼神有些飘忽,怔怔出神,似乎在想着些什么,好像并没有听到老马的问话。

  老马皱了皱眉,提高声音叫了6尘一声,6尘身子一震,似乎这才惊醒过来,愕然道:“啊,怎么了?”

  老马“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6尘一番,道:“很少看你有今天这样神不守舍的模样啊,是刚才和真君大人说了什么重要事情么?”

  6尘摇摇头,道:“没有的,大概是我这几天思虑过多,不小心神游物外了,待会还是回去睡一觉吧。”

  老马有些狐疑地看了6尘一眼,似乎对6尘的这个借口不太相信,不过,天澜真君的身份、地位都非同小可,哪怕他与6尘算是至交好友,但如果6尘不亲口告诉他的话,老马也没那个胆子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追问下去。

  “好吧。”老马很快就顺势岔开了话题,道,“既然真君大人正好过来,你可有把咱们不久前去千花堂的那件事告诉他?”

  6尘点点头,道:“嗯,我说了,同时我也问了他,那份名单上的人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晓呢,还是也有其他人看过?”

  老马顿时精神一振,道:“正是如此,真君大人他如何回答的?”

  6尘皱了皱眉,迟疑了片刻后,道:“死光头说这件事还真有点麻烦。他位高权重,每日里大小事务堆积如山,肯定不可能去自己细查那些可疑人物,所以他给我的那份名单,其实并不是他自己一手操办的,大部分人选的确定以及细节情况,都是他手下人递交上来的。”

  老马往前走了一步,右手握拳,看起来略显紧张,压低了声音,轻声道:“那名单经过谁的手?”

  6尘苦笑了一下,道:“经手的人肯定不多,但也不会只有一个。不过,曾经看过这份名单的人中,浮云司的血莺,肯定是其中之一,因为就是她自己亲手把这名单送到了天澜真君手中的。”

  “血莺……”老马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不过,这时6尘倒是出言安慰于他,道:“你也不用紧张害怕,血莺不是向来对死光头忠心耿耿的么,应当不至于要害我们。死光头也说了,回去之后他会仔细在浮云司中调查清楚,看看到底有无猫腻。不过眼下局势暗流涌动,他还是希望我能帮他一把,尽量在仙城中这里找到魔教的老巢。”

  老马点了点头,道:“明白了,总之不管真君大人说什么,我们还是做自己一开始打算做的事。”

  6尘道:“差不多就是这意思了。”

  老马叹了口气,道:“可惜这仙城如此庞大,修士又如过江之鲫不可胜数,要找到那些潜伏在暗处的魔教妖人真是谈何容易。”

  6尘笑道:“我们不是还有那份名单么?虽然现如今一开始就死了一个,暂时也说不清楚那到底生了什么。不过该做的事始终还是要做的,我们继续找名单上的其他人吧,如果下一个人无事,那我们之前遇到的大概就是巧合;但如果下一个人也出事了,那便能确定浮云司中一定有内鬼存在,还有某种秘密法门和魔教中暗通款曲。”

  老马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看着6尘轻松的神色容貌,脸上虽然勉强露出一丝笑意,但整张脸黑黑的,看起来真是有些紧张。

  ※※※

  在院子瞎扯了一阵,眼看着日头偏西,快要黄昏了。6尘便叫过躺倒在一旁,看起来在饱食之后已然有些睡意朦胧的阿土,一起走回了西厢房。

  老马目送他们两个离去,脸上神色看起来有些复杂,也不知道此刻正在想着些什么。

  回到自己的卧房后,6尘返身刚刚关上房门,只听旁边一声轻细低落的嘀咕声,阿土直接倒在了地上,紧接着肚皮一鼓一鼓的,就此昏睡过去。

  “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你哪里像狗,完全就跟猪一样了啊。”6尘在阿土的耳边抱怨道。

  阿土似乎对这样的话语早已习以为常,又或者并不想打扰自己睡觉的去理会旁边这个家伙,两只狗眼一闭,就这样蜷缩着睡成一团。

  没过多久,6尘就听到了阿土那边传来的酣睡打呼声。

  “哎,指望你是指望不上了。”6尘摇了摇头,随后找了张凳子坐下,又伸手到怀中摸索了一下,片刻后却是拿出那份天澜真君送给他的名单,上面写着好些个人的名字,同时也是他和老马最近这段时间,并委托他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的事。

  6尘沉默地看着手中这份名单,目光从那上头一个个名字上扫了过去。

  他在第二排的位置,看到了那个千花堂的老板花多诺的名字。

  他在这个名字上目光掠过,随即停顿了片刻,然后一声不吭地慢慢地从书桌上拿起一支笔,在这个花多诺的名字上划了一道。

  “花多诺”这几个字的字迹变得模糊起来,但其他人的名字则依然清晰。6尘沉吟地看着手中那些人名,心中盘算良久后,直到夜深人静这才上了外头院子中,也不嫌脏,直接就躺倒在院中青草地上,然后抬头看着天上星星。

  淡淡星光,似乎从远古时候便是如此,千百万年来从未改变过,在每一个黑暗的夜晚为孤独的旅人照亮行程道路,看着世间每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从出走到回家,从少年到白,再到归于黄土。

  星光洒落在6尘身上,似温柔的手抚摸着他的脸庞。

  6尘深深呼吸了一下这夜色中的空气,感受着从远方吹来的微风,然后他忽然从怀中拿出那份名单,在星光之下,他在另一个名字的下方,轻轻画了一道。

  芮小天。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576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