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一十二章 黄雀在后

第四百一十二章 黄雀在后

  “天澜真君?”宋文姬看起来吃了一惊,娇媚动人的脸上掠过一丝异色,显然,无论是谁在听到化神真君的名号时都不太可能完全冷静下来。

  铁壶真君对此并不诧异,他自己就是化神真君,这么多年来类似的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当下冷哼了一声,道:“就是那人了。前些日子我在东海那边做事,本来一切顺利,当地有几个刺头不服的,也很快被我打压下去了。眼看着只要再过一段时日,一切便可大功告成,但偏偏这个时候,他却出来插了一手。”

  宋文姬一双灵动清澈的眼睛转动了一下,柔声道:“难道他是要与义父你为敌吗?按理说,不应该啊,你们都是真仙盟的化神真君,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应该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翻脸吧。”

  铁壶真君嘴巴吧唧两声,看起来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道:“翻脸当然不至于,说实话,天澜也确实没真的和我对着干,但还是做了一件事,把我恶心坏了。”

  “什么事如此严重,让义父您如此生气啊?”宋文姬诧异地问道,一张娇媚脸上微微泛红,看上去仿佛正是鲜花怒放的美好岁月。

  铁壶真君看了她一眼,神色间又柔和了不少,呵呵一笑,右手搂住宋文姬的腰身,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同时握住她柔弱无骨半点的白皙小手轻轻抚摸着,这才没好气地道:“东海那边本有一个门派名叫血翅门的,门中有五个魔头一直跟我们作对,我自然不能对他们客气,施以雷霆天威,将他们打压得狼狈逃窜。不过,眼看就要将他们彻底制服的时候,天澜却突然跳了出来,对我说,那血翅五魔中有二人想要投靠过来,并拿出他们的亲笔书信公告天下,最后还表态说,他怜惜人才,愿为这几个人担保云云,只要他们肯为真仙盟效力,并立功赎罪……”

  宋文姬听到这里,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皱眉说道:“这不是跳出来抢功劳么,如此又将义父您之前所做的那些辛劳置于何地?”

  铁壶真君点点头,脸上露出“正是如此”般的表情,愤然道:“正是如此,所以我才为之气恼。但这事偏偏又不好发作,若是我断然拒绝,便是落下了一个不能容人的名声,也接近于跟天澜翻脸;但我若是就此接受了,却又觉得自己吃了这哑巴亏,太恶心人了。”

  宋文姬叹了一口气,面上露出几分心疼之色,用手掌在铁壶真君的胸口轻轻揉动几下,同时露出几分凝神思索之色,片刻之后,却是带着几分试探之意,对铁壶真君说道:“义父,不管怎样,您与那位天澜真君都是同在真仙盟中的大人物,难道这么多年来,你们几位化神真君之间从来都没有什么约定承诺,比如不得胡乱插手别人家的事务么?”

  铁壶真君道:“这种规矩当然是有的,而且还是明文规矩,所以,你看现在仙盟中六大真君,都是各掌职司,谁都不会去管谁。我的天律堂,天澜的浮云司,就从来不会有半点交集。但这都是明面上清楚明白的东西,和这次的事不一样,他突然这么开口说话,插手血翅五魔的事,反正顶着一个爱惜人才的名号,我还真不好拿他怎么样。”

  宋文姬唉声叹气,看起来有些气恼担心,道:“哎,那可怎么办呀?真是的,天澜真君他好歹也是有这么高身份地位的人了,怎地办事还这样不靠谱呢?”

  铁壶真君被她这么一说,好像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反而笑了起来,也反过来安慰这个美丽的小女子,笑道:“好了好了,不过只是一些小事而已。那血翅五魔在外头名号虽响,其实于我看来,也不过只是比平凡常人稍强而已,不值当去担忧什么。我所怒者,只在原本我们诸真君之间其实皆有默契承诺,偏偏那天澜突然毁诺,悍然出手,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说着,铁壶真君看起来又气不打一处来,对宋文姬抱怨道:“你说这叫什么事?他出头对天下人大声喊着这血翅五魔人才可惜,心向正道还堪一用,那之前我做的那些事算什么,我铁壶不就变成了打压人才、排除异己的坏人了么?他目光如炬,伯乐相中千里马,这岂非显得我刚愎自用加蠢笨不堪?”

  宋文姬忍俊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铁壶真君的怀里撒娇道:“义父,你怎地这样说自己啊?”

  被她这千娇百媚般的一声娇嗔,铁壶真君也是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事嘛,其实真的也不算太大,就是天澜这人有些阴险。不过我前些日子对浮云司那边有说过不少严厉的话,莫非是这老儿心怀不满,这次才故意对我找茬的?”

  说到后来,铁壶真君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眼中也露出几分思索之色,似乎真的开始思索这个可能性了。

  宋文姬看了他一眼,眼底深处微光一闪,随即抱住铁壶真君的手臂轻轻摇了两下,微笑道:“算了算了,义父,这种烦心事就别去想了。如果您真的气不过,要不干脆就想个法子,从其他地方也去恶心恶心他呗。”

  铁壶真君被她打断了思路,不过也没在意,倒是眼前亮了一下,笑道:“咦,你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啊。此番血翅门的事,我是不太好计较了,毕竟有这么一个真仙盟在此,大家都要在里面混饭吃,若为这点小事直接翻脸,说不定反成了仙盟众多势力的公敌,不值得啊。”

  “所以,要是想找回场子的话……”

  他若有所思地想了片刻,道:“天澜老儿麾下毛病最多的,肯定就是浮云司那一块。如果真的能抓到一点把柄漏洞的话,嘿嘿,老夫定然叫他领教一下天律堂的规矩法令!”

  宋文姬笑道:“可有需要女儿我帮忙的地方吗?”

  铁壶真君哈哈大笑,用手轻轻捏了一下宋文姬那吹弹可破的脸颊,道:“那就不用了,浮云司那边一堆破事,但里面的水还是很深的,你不要掺和进去。倒是另外有一件事,你或许可以帮我一下。”

  宋文姬直起身子,道:“什么事,义父吩咐就是了,我一定帮你。”

  铁壶真君从怀中摸出一张白纸递给宋文姬,淡淡地道:“这是我刚收到不久的一份名单,据说是天澜老儿正暗中派人查这上头的人,但不知道究竟目的何在。你有空也帮我留意一下吧。”

  宋文姬怔了一下,面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伸手缓缓将那白纸接过,同时看着铁壶,道:“这个东西,应该是浮云司那边的机密吧,您怎么会……”

  铁壶真君伸了个懒腰,看起来神情平静,微笑了一下,道:“你看,总也会有些仁人志士,身在敌营之中,心在我天律堂内。”

  宋文姬掩口而笑,点头答应下来,同时目光微微闪烁,在自己手上的那张白纸上一扫而过。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602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