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堵路

第四百一十四章 堵路

  “屠夫这个行当呢,行的是杀生之事,每日里手沾血腥,割肉剔骨,长年累月下来,再平静的性子也要被磨砺成暴烈凶戾了。”那女子看着这个屠夫芮小天,虽然言语间将他说得十分凶悍的样子,但神色里却并没有什么畏惧之意,甚至还带了一丝微笑,道,“像阁下这般温文尔雅的屠夫,我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呢。”

  芮小天站在原地,神色微变,沉默了片刻后,道:“姑娘言重了,其实天下事并无绝对,或许我就是那个例外呢?另外,看姑娘你应该并不是无意路过这里吧,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那娇媚女子微笑道:“我叫宋文姬。”

  芮小天沉吟片刻,似乎是在记忆中过了一遍,随后看着宋文姬道:“我自问过往与宋姑娘你应该是素不相识的,实不知你找我有何贵干?”

  宋文姬并不回答他的话,只是随手从身边的桃树上折下了一枝桃花,放到鼻端前轻轻嗅了一下,然后淡淡地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碰巧的事情呢,无非就是大家看不到那么深远罢了。你装作屠夫,却没有屠夫的样子,大概也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嗯?”那芮小天听起来倒有几分好奇之意,道,“这倒要请教一下了,请姑娘教我。”

  宋文姬道:“指教不敢当,瞎扯罢了。第一种么,就是你从头到尾都是假冒的,平日里拿这行当遮人耳目,也没去干什么杀猪屠宰的勾当,自然性子不会变了。”

  芮小天点点头,道:“嗯,有点道理,那第二种呢?”

  宋文姬看着这个年轻俊朗的屠夫,微微一笑,道:“第二种情况啊,就是你现在虽然真的在干屠夫这行当,但以前却是做过比这屠夫更凶残的事,杀生杀人杀得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吧。你说对吗?”

  芮小天的脸色冷了下来,忽然不再说话了。

  这小小的院子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吹过那株桃树轻轻晃动的声音,除此之外,却是忽然陷入了一片肃杀。

  这一男一女隔着一条走廊,彼此对视着,眼神似乎都有些冷,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芮小天突然开口道:“宋姑娘,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为了什么来找我的?”

  宋文姬刚要开口说话,忽然却是从肉铺那边的大门口处,已经关上的大门上传来了“咚咚咚、咚咚咚”的几声敲门声。

  宋文姬与芮小天两个人的脸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们各自的目光仍然都带着一点戒备看着对方,并没有移开看往别处的意思。

  过了片刻后,芮小天朗声说道:“本店已经收档关门了,客官请回吧,明日请早。”

  大门外的敲门声停顿了下来,大概是听到了芮小天的话,而芮小天则是看着宋文姬,深吸了一口气,张嘴准备再次说话……

  “咚咚咚,咚咚咚……”

  蓦地,在那房门上再一次传来了相同的敲门声,也再一次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这一下,宋文姬与芮小天二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变,几乎是同时向对方看去,但随即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似乎可以排除是对方帮手援助的可能。

  芮小天沉默了片刻,随后转向大门那边,提高了声音,同时带了一丝严厉,道:“本店今天已经关门歇业了,请回吧!”

  “咚咚咚,咚咚咚……”房门上的敲门声似乎完全无视了他的话语,仍然还在锲而不舍地敲着。

  一时之间,这间铺子内外,在一片沉静中,似乎只有这奇怪而莫名的敲门声,始终回响着。

  ※※※

  芮小天眼神变得有些奇怪,默然片刻后沉默地看着宋文姬,然后用手指了一下大门的方向。宋文姬犹豫了片刻,随即点了点头。

  芮小天便转身向那房门口处走去,他走的速度并不快,并且在走路过程中可以看到他的双手始终都放在自己的身边,甚至都没有像普通人那样自然地摆动,这也让他的走路姿势看起来变得有些别扭和古怪。

  宋文姬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的目光盯着芮小天,眼底深处掠过一丝思索之色。

  肉铺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没过多久,芮小天就走到了大门口处,正当他准备伸手去开门时,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那门上的声音猛然消失了。

  毫无征兆地、突然地消失了!

  如鬼魅一般,沉寂瞬间又占据了这个小小庭院,也让刚刚抬起手的芮小天猛地僵了一下。

  大门依旧紧闭着,但门外的敲门声却没有了,就好像是等候在门外那么久的人,终于失去了耐心,在那一刻离开了这里。

  只是无论是芮小天还是宋文姬都不会相信这个可能,他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过了一会儿后,芮小天还是伸手过去,打开了大门。

  外面街道上的喧嚣声音一下子传了进来,但肉铺的门外空无一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就像是刚才的敲门声从未存在过一样。

  芮小天站在门口处看了一会,然后默默地重新关上了门。他转身走了回来,重新面对着宋文姬,然后皱了皱眉,道:“宋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

  宋文姬想了想,道:“我是真仙盟的人。”

  “真仙盟?”芮小天怔了一下,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错愕,随即皱眉道:“我自问从没得罪过真仙盟啊,为何你要过来找我?”

  宋文姬刚要说话,但几乎是在同时,她和芮小天脸色都是一变,一起转头看去。

  在庭院的另一头,那条走廊的尽头是芮小天的卧房,而此时此刻,那卧房的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男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然后在门口站住了,迎着芮小天和宋文姬的目光,笑了一下,道:“两位好啊,我叫陆尘。”

  芮小天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看看陆尘,又看了看站在桃树下的娇媚女子宋文姬,脸色终于是完全失去了笑容和平静,带了一丝怒意喝道:“你又是什么人,还有,你怎敢私入我的卧房?”

  陆尘脸色淡定,似乎对芮小天的疾言厉色毫不在意,只是淡淡地道:“我也是真仙盟的人啊,至于身份什么的问话,本该是我来问你才对。”

  芮小天勃然大怒,刚要怒色呵斥,却只听陆尘在那边说道:“别装了,普通人可不会在自己家里偷偷搞了两个逃命密道。明着说吧,如今一个在我身后的卧房里,你过不去,另一个么,看那位宋姑娘从头到尾什么都不做,就牢牢站在那桃树之下,想必第二个逃生出口就在桃树下方,她的脚下吧?”

  “对不对?”他笑着对芮小天说道,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只陷入绝境的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624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