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前者为师

第四百一十五章 前者为师

  院子里三个人呈现了三角对峙的模样,在陆尘最后说完那句话以后,有好一阵的寂静。

  芮小天脸色急剧变幻着,忽青忽白,而宋文姬的注意力却似乎从那个年轻屠夫的身上转移到了陆尘这边,一双明亮而水盈盈的大眼睛凝视着陆尘,似乎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

  过了一会后,芮小天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寒声道:“你们二人不请自来,闯入我家,到底是要做什么?难道真仙盟已经嚣张到容不下我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了吗?”

  “与世无争,所以喜欢一个人在家里挖地洞吗?”陆尘说道。

  芮小天脸色越发难看了,看起来似乎就要发作的时候,突然只听前方宋文姬开口问道:“你又是谁?”

  场中两个男人都是怔了一下,因为宋文姬这次发声却并非对着芮小天,而是看着陆尘发问道,“你说自己是真仙盟的人,我却从来没见过你,倒是想请教一下,你是真仙盟麾下哪个堂口的人呢?”

  这个美丽的女子笑意温和,但是话却是说得不太客气的。

  陆尘皱了皱眉,向她看了一眼,只是那一转眼间,他却忽然怔了一下,只见前方那个娇媚美丽的宋文姬正站在那株盛开的桃树之下,当春风从树梢枝头吹过时,桃花轻颤,粉红灿烂,花下人娇艳无双,竟是突然与他记忆中的某个画面重合在了一起。

  在那一刻,陆尘竟仿佛呆了一般。

  宋文姬也皱了皱自己好看而秀气的眉,她对自己的容貌当然是十分自信的,她也深知自己的魅力,毕竟倚靠着这些东西,她甚至抓住了一个世上最强大的靠山。也正因为如此,在平日里其实她也常常会遇到其他男人对她的美貌动心发呆的情景,在大部分时候她也是一笑了之,了解她背景的人往往对她敬而远之,不知道的人大部分也比她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不值得生气。

  只是在这一天的午后时分,她忽然觉得那个叫做陆尘的男人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她并不厌恶和反感,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在那个男人的目光里,完全没有过去她身旁那些男人在看她时所带着的贪婪、渴望、嫉妒、占有,乃至于一些隐藏起来的暴虐,宋文姬甚至觉得这个叫陆尘的男人好像并没有真的在看自己,虽然他的目光在那一刻是看着桃树下的这边。

  他的眼神阴郁而有些空洞,好像目光竟是穿透了自己的身躯,看到了更远的地方。

  他好像是在看其他的东西。

  他好像是在看另一个人?

  ※※※

  “那人是谁?”

  天律堂大殿之内,高高在上的阔大宝座上,被天下人所敬重崇仰的那位铁壶真君,轻轻拥抱着宋文姬,然后笑着问她道。

  宋文姬依偎在这个苍老但仍然强大无比的老者身旁,灵动娇媚的目光闪了闪,好像在思索了片刻后,道:“这个我是不知道的,毕竟我以前从没见过这个陆尘啊。不过我看他的那种眼神,大概是从我身上想到了另一个人吧……也许也是一个女人。”

  她嘟着嘴低声说道,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快,有点生气。

  铁壶真君顿时为之失笑,伸手爱怜地捏了捏宋文姬白皙娇嫩的小脸蛋,笑道:“这根本没影的事,你倒是会胡思乱想啊。”

  宋文姬却没有笑,而是抿着嘴巴带着一点娇嗔和坚定道:“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啊,而且我的感觉很灵的。”

  “好好好!算你对,算你对。”铁壶真君有些无奈但也是宠溺地举手摇了摇,然后又问道,“那最后他说了自己的身份了吗,还有那个屠夫到底是什么来路?”

  宋文姬道:“那个叫芮小天的屠夫确实还是有一点手段的,趁着我与那陆尘说话的空隙,突然也不知按了哪里的机关,那院子中有数个地方同时爆炸开去,威力委实不小,我与那陆尘都是猝不及防,一时间忙于闪避,而他趁乱之间却是溜走了。”

  “跑了?”铁壶真君白眉微皱。

  宋文姬点点头,若是换了其他天律堂的手下,看到铁壶真君那不怒而威的模样,大概此刻已经吓得腿都软了,不过宋文姬却是神色自若,半点不在意的样子,而铁壶真君也真的就没有半点责怪她的意思。

  “后来呢?那个陆尘到底是仙盟哪个堂口的?”铁壶真君对宋文姬问道。

  宋文姬道:“他没说,我本想留住他,但此人一身本领大是诡异,与常见的道法神通差别极大,我一个不小心,居然被他也跑走了。”

  铁壶真君默然思索片刻,道:“这样看来,此人多半便是浮云司那边的人了。一来,这份名单本就是浮云司那里流出来的,除了我们会去找人,再来人的话,大概也就只有浮云司会这么干了;二来么,浮云司底下也不知藏了多少不知来历不明身份的怪物影子,这一块从来是水深不可测,其中这种古怪的人物是最多的。”

  宋文姬点了点头,道:“义父你说的是,其实在此之前,我也怀疑过浮云司,只是确实没证据,不敢说罢了。”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后又道:“不过关于那个跑掉的芮小天,我倒是觉得有点像一个人。”

  铁壶真君眉头一扬,道:“是谁?”

  “血翅门五魔中排行第三的芮魔。”

  铁壶真君深深看了宋文姬一眼,道:“何以见得?”

  宋文姬道:“传说中那芮魔平生最是擅长机关和旁门之术,每至一地,往往便暗中摸索布置重重机关,很像是他的作风。而且那姓氏‘芮’字,与芮魔相同,要知道,这世上姓芮的人可是不多。”

  铁壶真君默然片刻,摇头道:“你说了半天,解释、猜测加推想,并无确实证据,当不得真的。”

  宋文姬看起来对铁壶真君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太意外的模样,也许平日里就知道这位向来以公正廉明的化神真君他的性子就是如此。不过在这个时候,她并不在乎那两个人男人的来历,因为她有更重要的话想对铁壶真君说:“义父,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啊。”

  “你说。”

  “如果之前我们的猜测都是对的话,今天这事就有浮云司和血翅门在里头了,由此我也想到血翅门那件事,天澜真君可是不怎么给你面子啊。”

  “哼!”铁壶真君面无表情地冷哼了一声,却什么也没说。

  宋文姬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臂膀,然后低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觉得这次有个法子,或者可以让您也去天澜真君那位面前,好好反击一下。”

  铁壶真君怔了一下,看起来似乎略有意外,随即微笑道:“想不到你现在这么聪明了啊,跟我说说吧。”

  宋文姬笑了笑,面上娇媚动人,道:“那天澜真君大人那边是拉了两个投敌的人装好人,那您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啊。”

  铁壶真君心中一动,随即露出一丝笑容,道:“你说的莫非是……”

  宋文姬微笑道:“那血翅门五个魔头,跑了两个,剩下发懵傻眼的,大概还有三兄弟的吧。”

  这个女子往铁壶真君身上靠了靠,然后笑着说道:“同样的事,那位大人做的,莫非您就做不得了么?”

  铁壶真君抚掌大笑,道:“正是如此。”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636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