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争执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争执

  仙城是真仙盟总堂所在地,也是天下众所周知的第一繁华大城,这里除了人多如蚁、修士多如狗外,最有名的就是在这座没有城墙的巨城中,有着许多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废墟遗迹。

  其中最著名也是最显眼的,当然就是东、西、南、北四大神兽的巨像。时至今日,神州浩土大陆上也仍然找不出第五座能跟这四大神兽巨像相媲美的巨大雕塑,据说前代真仙盟中曾有某位精于此道的大真人在仙城中一住就是七十年,只为潜心钻研这些废墟神像,然后在他弥留之际,留下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这个发现到底是什么,世上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因为当时在场的据说只有真仙盟前代几位德高望重的化神真君。而当那位真人过世后,人们只看到那几位化神真君个个神色凝重地从房间里走出来,随后真仙盟以最高礼仪安葬了那位真人。

  但从此以后,却从未有人再听说过此事,而那几位化神真君也再也没有任何人提到过任何关于此事的只言片语。

  这是一个广泛流传在仙城民间甚至神州浩土修真界中的传说,多年来始终不熄,并且在这个基础上,还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变种乃至于形形色色的故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多年前真仙盟中的那些大能真君们突然出手,强悍且不顾非议地强行封印掉了仙城之下的上古遗迹,同时也将流传了千百年那些宝藏的传说埋在了人们的想象中。

  时至今日,仍然还有无数人对仙城地下那神秘而虚无缥缈的宝藏心生向往、梦寐以求,但昔年的封印乃是好几位全盛时期的化神真君同时出手施法的,那威力之强,简直难以想象,至少这么多年来,仍然无人可以窥探地下遗迹真正的核心秘密一眼。

  这些事都是人族修真界中众所周知的事,算不得什么秘密,所以,当陆尘和白莲走到那像是古代遗迹的通道中时,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这些东西。

  墙上的那些图纹晦涩且扭曲难明,陆尘乍一看,还觉得似乎隐隐与南方荒原上的蛮族人图腾有些相似,但仔细观察后,他还是发现这二者中确实还是有不少明显区别的。

  至少陆尘暂时并没有从这些墙上的符纹里感觉到类似蛮族图腾的那种黑暗力量。

  火把依然在燃烧着,白莲和陆尘的脚步回响在这个宽阔的通道中,看着两侧那些整齐的条石,往前走了约莫五六丈远,突然,他们同时停下了脚步。

  通道里的黑暗被火光暂时驱散开了,但是在他们眼前的通道却戛然而止,看起来像是从穹顶处坍塌下来的大堆乱石,直接将这条通道堵死了。

  前方已经没有了路。

  而且,种种迹象看起来都像是一条死路。

  白莲口中发出一声低低而略带失望的喊声,道:“怎么搞的,被堵死了啊。”

  陆尘走上前去,挥动手中的火把将前方这乱石堆仔细看了看,很快发现这里堵得严严实实,甚至连一道缝隙都没有,并且前方一层叠一层,只怕在这条通道的深处,坍塌下来的石头绝不是一点点,根本没有继续深入的可能。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对白莲说道:“这里大概就是仙城地下遗迹的某处边缘角落吧,还残留了一点在封印法术的外头,不过再往里面去看来是不行了。”

  白莲点点头,显然她虽然年纪不算大,但对仙城上古遗迹的传说也早已知晓了,不过只有是修真界中的修士,几乎没有人会不对那个传说中天底下最神奇最瑰丽最珍贵的宝藏感兴趣的,所以她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点点遗憾之色,嘴里咕哝了一声,似乎有些负气,又有一些小女孩般的抱怨,道:“哎,要是能进去看一看就好了。”

  陆尘笑了一下,先是示意她一起往回走,同时口中道:“这条通道是那个来历神秘的屠夫留下的,显然,他自己也肯定来过这里,若是有什么发现的话,他早就进去了。”

  白莲耸耸肩,看起来对陆尘说的话并没有太大异议,不过大概是她对身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看不顺眼,或者说是不服气吧,随口又回了一句,道:“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他没我们聪明呢?”

  陆尘哈哈一笑,道:“说的是,不过其实遗迹中的宝藏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啊。万一你进去之后,宝藏没找到,突然蹦出一大堆穷凶极恶、稀奇古怪的妖兽魔怪来,直接把你这白嫩漂亮的小姑娘给吃了,到时候你就哭都来不及了。”

  白莲“哼”了一声,脸上有不服之色,道:“这上古遗迹的传说都多少年了,你不也是从来没进去过,凭什么说它是假的?”

  陆尘摆摆手道:“我没说它是假的,我只是觉得这故事有许多漏洞不能自圆其说,很有问题。”

  白莲眉头一挑,倒是多了几分好奇,道:“哦,说来听听。”

  陆尘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前走去,道:“懒得说。”

  “你……”白莲顿时气了半死,狠狠咬了咬牙,追上去一把扯住陆尘的袖子,怒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什么懒得说,我看你是对我不满吧。”

  “我当然对你不满了。”陆尘说道。

  白莲又窒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直接和不留情面,在怔了片刻后,面上神情却是稍微缓和了一点,连眼神中也带了几分奇怪的光芒,看了陆尘片刻,放缓了声音,道:“你这人好奇怪,那好吧,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告诉我吗?”

  “你以前想杀我的狗。”陆尘道。

  白莲皱了皱眉,道:“一只废物土狗而已,值得你大惊小怪吗?”

  陆尘正色道:“阿土虽然又懒又丑又贪吃,但它不是废物。”

  白莲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反正是你的狗,跟我没关系。不过那些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现在跟你们见面了,也没上来就对那只土狗打打杀杀吧,一个大男人,心眼别这么小。”

  陆尘冷笑一声,道:“你这位大小姐倒是傲气惯了的,以前欺负过别人的,现在随口就能叫别人算了?就算那是一只狗,那也是我的狗,我就不痛快了。”

  白莲大怒,“呸”了一声,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这样说话,不就一只狗吗,我当年想杀就杀,你要怎地?还有,你以为我还一定要赖着你啊,滚吧!”

  说着,身子一转,便大步向前方走去,直接丢下了陆尘一个人。

  陆尘看着她的背影走入黑暗,喊了一声道:“要不要火把?”

  “留着火把把你自己烧死算了!”白莲在身子走入黑暗的最后一刻大声喊道,然后就再也看不见人影了。

  陆尘看着那片黑暗,沉默片刻后,忽然摇了摇头,然后慢慢地转过身,却是回头望向刚才堵住去路的那片乱石堆方向,双眼微微眯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685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