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性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性

  “浮云司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们的这份名单很有问题啊。”走出那家酒馆的时候,老马压低了声音对陆尘抱怨道,“那个厨子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一个老老实实干活的普通人吗?身上没有半点道行法力的,怎么可能会和魔教有关系?”

  陆尘看起来也有些疑惑,眉头微微皱着,过了片刻后道:“那名单是死光头亲手交给我的,浮云司那边总不可能胆敢去欺瞒他吧。或许是我们看走眼了,刚才那厨子有什么隐秘之处我们没察觉?”

  老马“哼”了一声,道:“是什么隐秘之处,你告诉我。”

  陆尘苦笑了一下,道:“这不是说了可能没察觉么……不过不应该啊,骗过我就算了,你浸淫这一行几十年,经验、阅历何等丰富,目光独到,无论如何也瞒不过你的。”

  老马脸色一动,差点笑出声来,随后干咳一声,颔首正色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陆尘飞起一脚踹了过去,老马笑着让开了,随后又跟他走到一起,想了想道:“这名单上的人肯定都是浮云司查到了什么值得怀疑但又没确定的地方,所以才借真君大人之手传给我们的。我想他们应该是不会故意欺瞒真君,但他们究竟查到了什么,却又一点都不跟我们说,害得我们反而还要从头查起,这事做得有点不地道啊。”

  陆尘沉吟片刻,忽然看了老马一眼,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那位血莺堂主了?”

  老马脸色一僵,道:“你可不要乱说话啊,我是什么身份,哪里敢得罪那位!”

  陆尘道:“我觉得说不定是那位故意给我们出难题,要考校我们一番了。”

  老马眼珠子转了一圈,道:“我只是个小喽啰,血莺她眼中哪里能看上我,我觉得这事是冲着你来的。”

  陆尘“哼”了一声,道:“冲我来做什么?”

  老马笑道:“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她堂堂一个浮云司堂主,哪怕在真仙盟中都是属于除了那几位真君大人外可以横着走的人,会怕什么?”

  陆尘向老马看了一眼,老马似笑非笑,过了片刻后,陆尘忽然叹了口气,道:“走吧,回去了。”说着,就向前走去。

  老马跟了上来,又踌躇着对他问道:“那今天这厨子怎么办?”

  陆尘想了想,道:“明天早点过来,暗中跟着他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什么古怪之处,要是还没有,就换人。”

  老马点点头,随后如有所思,道:“其实我倒是有种感觉,这个厨子搞不好真是浮云司那边多疑了,你看看今天那厨子的手艺,还有在厨房里丁板时那刀工,切肉切菜熟练无比,明明就是干了一辈子这厨子的活啊,哪有问题。”

  陆尘冷笑一声,道:“这话说的,全是你自己臆想的吧。若真要这么说,你说他刀工好,我还说他那是刀法呢。切肉快?说不定是人肉切多了吧……”

  “喂!”老马怒道,“老子才从那家酒馆里吃东西出来,你别扯这些乱七八糟的,差点吓得我吐了。”

  陆尘大笑,伸手拍了拍老马的肩膀,然后忽然有些感慨,道:“不过,今天也是有点意外啊。”

  “什么?”

  “没看到那个宋文姬啊,如果她那边手上也有那份名单的话,不是也应该过来的么,奇怪。”

  ※※※

  天龙山上,天律堂中,这一次并不是在那个庄严肃穆的天律堂大殿内,而是换了另外一间僻静的静室,不过人还是一样的,还是铁壶真君和他的义女宋文姬。

  大概是因为这里是更私密无人的地方,所以铁壶真君也放松了许多,他身上穿的是一套柔软舒服的睡袍,人则是半躺在一张宽大的躺椅上,一手平放身边,一手则是拿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杯,杯中是一种不知名但色泽奇异如血的猩红色的酒,他时不时地放到嘴边抿上一口,随后那张脸上就会露出满足惬意之色。

  这看起来真是神仙一般的舒坦生活,特别是在他身旁大腿边,那个千娇百媚的宋文姬还跪坐在地上,面带微笑,脸颊微红,看着真是艳若桃李一般,伸出双手为他轻轻捶打按摩着大腿。

  过了一会后,宋文姬笑道:“义父,可舒坦一些了吗?”

  铁壶真君睁开眼睛,带着几分溺爱笑道:“好多了,好多了,多亏有你,我这把老骨头才能老来享受一把啊。”

  宋文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看您说的,您好歹也是真仙盟六大真君之一好吧,在整个神州浩土修真界里也可以呼风唤雨了,结果现在说得好像可怜得不行。”

  铁壶真君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宋文姬的手,然后坐了起来,又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

  宋文姬站起身从旁边拖了张圆凳过来,坐在铁壶真君身旁,然后又乖巧地将他空闲的那只手拿到自己腿上,轻轻为他按摩起来,看着真是孝心满满。

  铁壶真君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怜之色,看起来也是十分满意,一只手还屈伸了一下,在宋文姬那丰满的大腿上抓了一把,随后叹了口气,道:“都是虚名误人啊。你看着我这些年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样子,天底下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看我的。还有天律堂这里,我多年来就只能保持一身正气,肃穆克己,稍有差池,别人便会说出各种闲话。其实老夫修炼一辈子,年轻时真是一心为天下正道公义做事,为了天律堂这份尊严,累死累活,现在想想,真是委屈大了。”

  宋文姬手上微微一顿,头向下略低垂了几分,让人一时看不清她脸上神情,但随即便柔声道:“这怎么会呢,天下人包括真仙盟上下都十分敬重您的。”

  铁壶真君“哼”了一声,眼中似有不屑之色,枯槁的手掌轻轻在宋文姬的腿上抚摸着,同时口中道:“我算是看透了,那些人就只想着让我做那圣人,偏偏自己道貌岸然的一个个天天寻欢作乐,可恶!”

  说着,他看了宋文姬一眼,面上露出笑容,道:“幸好我运气还算不错,这临老了还能遇到你,也算是老来无憾。”

  宋文姬似嗔似笑地看了他一眼,道:“义父,你再乱说,我可就恼了啊。”

  铁壶真君哈哈大笑,摆手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你脸皮薄,那不说了。”

  宋文姬笑了笑,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道:“义父,有个事我想问你一下啊,为何你不让我继续去找那份名单上的人了?”

  铁壶真君淡淡地道:“给天澜一点面子吧,不久前我刚刚扫了他的面子。这件事上,你如果还跟得太紧的话,万一被浮云司里的什么人暗中算计一下,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宋文姬怔了一下,道:“天澜真君他这等身份,应该不会和我这小女子过不去吧。”

  铁壶真君抿了一口杯中那奇异的腥红如血般的美酒,双眼微微眯起,道:“一般来说,真君这等人物自然都会自矜身份,但天澜这个人么……”他沉默了片刻,接着道:“近十多年来,天下承平,整个真仙盟中只有他的浮云司始终明里暗里地与魔教争斗不休,因此死伤无数。这个人,也是几百年来仙盟中杀性最大的化神真君了。”

  他的白眉微微皱着,道:“倒也不是怕他,但对这个人,还是要谨慎一点好。”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774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