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势利眼

第四百二十八章 势利眼

  陆尘坐在院子里一直看着趴在自己脚边的黑狗阿土,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旁边的老马看着奇怪,便问他道:“怎么了,这只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陆尘犹豫了一下,似乎也不太肯定,道:“那倒也不是,就是觉得它今天好像有点……没精神。”

  老马怔了一下,道:“我记得平日里这个时候,阿土也差不多这样吧,反正不是吃就是睡,是不是天快黑了它想睡觉了?”

  陆尘沉吟片刻,似乎有些不以为然,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两人同时听到从远处大门口的地方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啪啪”的声音,在这黄昏将过夜晚马上降临,四下一片安静时显得格外清晰,老马与陆尘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以及一丝仿佛发自本能的警惕。

  过了片刻,老马低声道:“知道这里的只有浮云司那边,是他们来人了,还是真君大人自己有事过来了?”

  陆尘很干脆地摇头道:“不会是死光头的,相信我,他要是过来这里,要么是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院子中,要么走过来之前这地方四面墙都得被碾碎了。”

  老马看起来对陆尘的这个判断并无异议,同时嘴里咕哝了一声道:“言之有理,而且应该也不会是浮云司的人啊,我才去找过他们没多久。”说着顿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来,道:“算了,我过去看看。”

  陆尘点点头,道:“小心点。”

  老马笑了一下,道:“没事。”说着,便转身向大门那边走去。

  陆尘低头,用手摸了摸阿土的脑袋,阿土抬头看了看他,目光微微闪动。

  陆尘低声道:“有事么?”

  阿土转了转头,似乎有些反应的时候,突然从门口那边传来了一阵带着疑惑的声音,过了一会后,脚步声便响起,却是老马面上带着古怪之色地走了回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影。

  精致容颜,出尘气质,正是白莲。

  陆尘皱着眉头站了起来,在他身边原本对什么都懒洋洋的阿土也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一双狗眼看着站在对面的白莲,目光里有些异样之色。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陆尘问道。

  白莲并没有对陆尘略带冷淡的问话生气,而且看起来她似乎也把前几天在那间肉铺中和陆尘发生冲突的气愤抛诸脑后,完全忘得一干二净了。

  此刻,白莲笑意盈盈,看上去仿佛不带凡尘俗气,对陆尘点头道:“又见面了啊。”

  陆尘目光转向老马,眼中带了一丝疑问之色,老马苦笑了一下,走到他的身旁,道:“她说了,要过来帮我们去追查魔教,这次过来也得到了天澜真君的首肯,并有亲笔信件为证。”

  饶是陆尘向来冷静,此刻也是呆了一下,愕然道:“什么?”

  老马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一封信交给陆尘,同时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求来这封信的,但是这信确实是真君大人亲笔书写,我认得出来,不会错的。”

  陆尘脸色阴沉,抽出信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随即冷哼一声,低声道:“死光头搞什么鬼,非要给我们添乱。”

  老马干咳一声,道:“慎言……她还在这呢。”

  这时,白莲在那边微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大男人说话说完了没,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嘀嘀咕咕没完了。”

  陆尘和老马一起转过身来看她,过了片刻后,陆尘皱眉道:“这事与你无关,而且说不定还有危险,你实在不必硬要掺和进来啊。”

  白莲面容一肃,正色道:“如今我追随天澜师叔修行,平日里更深受他老人家教诲,明白了修道乃是为了正道公义、天下苍生为重的道理,所以这次是我拜求了天澜师叔,过来助你们一臂之力的。”

  陆尘与老马都是愕然,随即面面相觑,过了片刻后,陆尘叹了口气,道:“好吧,这下我相信你平日里都跟在那死光头身边修炼了……”

  ※※※

  “死光头是怎么回事,居然把这个小祖宗丢到我们这里来了?”卧房中陆尘对老马抱怨道。

  老马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寻思道:“难道是真君他老人家有什么深远布局?在下一盘大棋?”

  “下个屁!”陆尘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冷笑道,“最烦的就是那种明明没做什么事,结果为了要面子,偏偏说下一盘大棋的人了。你倒是告诉我,把白莲放到我们这,到底有什么好处?”

  老马显然也想不出来这其中的原因,只得打圆场道:“算了,算了,这事也没那么急切糟糕,你且冷静一点。待明天天亮以后,我就去天龙山上一趟,寻机求见一下真君大人,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尘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我看也没什么用,就死光头那性子,有什么想法也是藏在心里,不会跟你说的。”

  老马哈哈一笑,道:“没关系,左右不过是走一趟而已,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歇息吧。”

  说着便向门口走去,随手开了门,忽然只听到一声惊呼,身子先是一僵,随后条件反射般向后跳出了一步,把呆在屋子里的陆尘和黑狗阿土也吓了一跳,一起站了起来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身影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在黑夜中,那白生生的脸蛋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吓人,虽然也很漂亮就是了,正是白莲。

  老马似乎吓得不轻,手拍了拍胸口,愕然道:“小姑奶奶!你这半夜天黑的站在这里做什么?”

  白莲微微一笑,道:“我给你送东西过来了。”

  “嗯?”屋中的两个人都是吃了一惊,老马讶道,“送我东西,什么?”

  白莲伸手从旁边拖了一个大大的包裹过来,一言不发,然后推到老马怀里。

  老马犹豫了一下,打开看了看,忽然脸色一变,跳了起来叫道:“这、这不是我的被褥行礼吗?”

  “是啊。”白莲微笑道,“我替你收拾好了,还专门帮你送过来,不错吧,你不用谢我了。”

  “谢你……”老马怒气上冲,喝道,“你什么意思,那都是我……”

  “我的意思就是,那间卧房归我了,你总不能还妄想跟我这么个女儿家同居一室吧?”

  “你……”老马气得无言以对,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而当他回头看去时,却发现站在他身边的陆尘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顿时更加气不打一处来的,猛地回头,对白莲大声道:“这里有两间屋子,你为何只抢我的,不抢陆尘这间?”

  白莲看了陆尘一眼,然后道:“天澜师叔早前专门叫我去接这个人,再加上他平日里时不时地还冒出一句死光头这等忌讳言辞,结果到今天还活蹦乱跳活的好好的,这摆明了肯定有靠山啊,我吃饱了撑的,没事去惹他?”

  老马气极了,嚷道:“那你觉得我就是个小喽啰,所以就来惹我?”

  白莲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道:“是啊,惹你了,你待怎地?”

  说完,她转身走了。

  卧房中一片寂静,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陆尘与老马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马忽然干笑了一声,道:“我好像还真不能怎么地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784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