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擦身而过

第四百三十一章 擦身而过

  天黑了。

  街道两边的商铺有许多仍然灯火明亮,显然没有歇业的意思,反倒是没有路灯的街头显得有些昏暗起来,这也让那些酒肆中的烛火给人的感觉更加温暖。人们在街头行走,一如白昼,只是从茶楼上看去,那些阴影遮面、半明半暗的身影,忽然让陆尘觉得有些异样。

  这繁华的大城,夜晚璀璨的灯火,不知为何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幻梦,在那光明之下的阴影处,这无数的人影如鬼魅,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谁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又往何处去,谁知道他们的一生有怎样的起伏,怎样的波折和精彩,每个人都无时无刻不在黑暗与光明中穿行着。

  陆尘此刻仰头饮尽手中杯,才发现那是清茶,而不是酒。

  突然,他莫名地很想喝酒。

  ※※※

  百无聊赖的白莲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在忍耐了很久后还是决定对眼前这两个看起来耐性好得惊人的男人抱怨道:“时间很晚了,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说着,她好像又同时想到了什么,皱眉道:“莫非你们是要等这个酒馆打烊,那个厨子回家时,你们也要跟过去吗?”

  老马道:“这倒不是,那厨子是直接住在酒馆里头的。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要死盯他的话,其实按规矩是要派人在这里守夜的。”

  白莲显然没想到自己等来的是这个答案,一张漂亮的脸蛋上顿时有些苦色,不过幸好这个时候陆尘开口道:“这倒不必了,咱们人手就这几个人,哪有法子天天这样耗着。今天就这样吧。”

  白莲松了一口气,老马看了陆尘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当下三人便起身结了账,然后走出茶楼准备回家。

  不过,在走到长街街头上时,陆尘停住脚步对他们二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再闲逛一会,待会再买点酒回去喝。”

  老马和白莲都有些诧异,老马和他亲近,笑骂道:“喂,你最近好像喝酒喝得越来越多了啊,别最后变成了个酒鬼了。”

  陆尘笑了笑,道:“不过消遣而已。”说着对他们挥挥手,便转身向街道的另一头走去。

  老马和白莲对视一眼,随后也走了。

  从茶楼上看着,和自己亲身走在这昏暗的街头,感觉又有不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如人间百态,在擦身而过的瞬间感觉到了各种奇异的人生。只是那光影始终摇曳不定,依旧如同鬼影一般。

  所不同的,大概是自己也快要成为其中的一员。

  陆尘走在这鬼影重重的街头,沉默不语,眼前尽是陌生的容颜,身边没有半点温暖,直到他又在那间酒馆门口停步。

  昏黄的灯火从门扉窗口里照射出来,洒落在他的身上,酒馆里有笑声,有人语,热热闹闹,如同人间。

  他站了一会,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

  苏青珺从长街的另一头走了过来。

  这里与她的故乡昆吾城大不一样,繁华之处更是远胜之,天黑之后仍旧如此热闹,也是昆吾城中从未有过的。苏青珺走在人群里,看着街道两侧那些明亮的灯火,觉得有些亲切。

  她像是一只终于从牢笼里逃出来的小鸟,在这个巨大而自由的仙城中松开了心中块垒,可以自由呼吸。

  此情此境,她不用再去面对那个沉闷死寂的家,不用再去面对敌意深深却又僵冷维持的双亲,每回去一次,都有一种沉重的罪恶感在这些年里始终折磨着她。

  她这个时候很想喝酒。

  她以前很少喝酒,她还记得那个叫做陆尘的男人曾经跟她说过喝酒的好处,在那座悬崖边的空地上告诉她美酒的滋味多么好,可以忘忧,可以解愁,可以纵情,可以安然入睡。

  在那个家里,在那座山上,在那宗门派阀中,她始终没有机会去尝试,直到今天,她好像是真的第一次有一种自由的感觉。

  苏青珺停下脚步,看到了前方街头一侧,那间灯火明亮的酒馆。

  前方那里,有温暖的灯火从门扉窗户里照射出来,有欢声笑语,有人影闪动。

  她想了一会,然后走了过去。

  ※※※

  “你们来了啊。”

  天龙山上某个安静的殿堂里,身躯魁梧庞大、脑壳光亮,目光深邃的天澜真君正微笑着对身前的几个人说道。

  在他身前摆放着数把大椅,坐着四个人,全部都是昆仑派出身道行精深实力强大的元婴真人,而且都可以算是他的心腹人马。

  五位真人中,以明珠真人为首,其余的还有苏青珺的师父木原真人,东方涛真人以及光阳真人。

  明珠真人笑着答应一声,说道:“千灯师兄托我向您带句话,在接到师叔您的手信后,他当时便想亲身前来仙城。无奈宗门之中琐事甚多,师兄他如今又身为一派掌门,实在是脱不开身,只得让我向您说句对不住了。”

  天澜真君微笑道:“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不必在意。其实只要你们几个人能来,我心甚慰了。对了,其他那些年轻弟子呢?”

  旁边的木原真人道:“回禀师叔,为了避人耳目免生事端,所以门下此番过来的弟子们都是分散前来,不过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就是这几日都该到了。”

  天澜真君点点头,道:“好啊,来了好啊。你们来了之后,我也才能真正放手做事。”

  那四位元婴真人彼此对视一眼,道:“师叔有何吩咐,但说无妨。”

  ※※※

  陆尘在酒馆里的柜台上买了两壶酒,中间很随意地向厨房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那里面也一如平日的模样,几个厨子随即谈笑着准备着吃食,老板忙碌着算账,屋子里里外外,仿佛都是人间最平凡的画面。

  他看到了那个厨子,却看不出他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也许,这次是错了吗?

  他低下头,接过笑容满面的酒馆老板递过来的两壶美酒,付了账,向外走去。长夜漫漫,这酒可以打发一整晚的寂寞时光了。

  路过酒馆里其他客人身边的时候,可以看到那些人泛红的脸洋溢着酒意,连他们的说话声也大了起来。但是在这里明亮的灯火下,他们看起来却更有生气,比外头街上的那些影子更像是一个人。

  那热闹欢快的气息就在他的身边,但好像总是离他很远,无法触摸,也无法融入进去。

  陆尘提着酒,推开酒馆的门扉,走了出去,黑暗在酒馆外漂浮着,洒落下来,很快围到了他的身上。

  他离开了这家酒馆。

  离开的时候,门口有个人走进来,在那光影交错的瞬间,他们擦身而过。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831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