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刺心

第四百三十二章 刺心

  门扉打开,光亮从酒馆中洒出,与街头的黑暗在那个瞬间交错。人声笑谈如潮起潮落,来往的人影如鬼魅幽然,怀抱心思而忘了多看一眼,就那样擦身而过。

  隐隐约约,似有一缕清香,幽幽暗暗,如人生曲折难平。

  他拎着酒壶,目视前方,看着黑夜深沉,独自前行,却不曾看一眼身边人,那苗条影子,推门而入时,门扉摇晃摆动,光影颤抖交织。片刻的光阴瞬间,她的身影在门口停住脚步后,印入眼帘的是明亮灯火中那一屋热闹景象。

  她若有所思,灯火照射在她的脸颊边,反射出令人炫目的光泽,就像是一场陷入往事的回忆。

  她微微皱着眉头,好像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她突然转身,再一次推门而出。

  长街漫漫,昏暗中人潮涌动,夜色中如有鬼魅行走,她举目眺望,寻找着在刚才那个擦身而过的瞬间让自己突然心头一跳的身影。

  那身影有些陌生,却又好像格外熟悉。

  ※※※

  陆尘拎着酒壶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手臂轻摆着,手中的酒壶也在摇晃,美酒在酒壶中不时发出轻细低微的哗哗声。他走过了几条街道,远远的已经看到那座洗马桥时,却又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抬头看了一眼夜空,阴云密布没有星光,让大地在夜色中一片黑暗。也唯有仙城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市,才会在这样的夜晚仍然像一颗宝石般闪闪发光。

  他拿起一壶酒仰头喝了一口,美酒顺着喉咙滚下,有一股灼烧般的快意。

  夜风徐徐吹来,他站在原地沉吟片刻,忽然转过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在他身后,黑暗浮荡摇曳,偶有人影走过,仿佛有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中凝视着他的背影,而一会之后,一个黑暗的影子从昏暗的街道上走出,站到了陆尘刚才站立的地方。

  昏暗中看不清那人的脸庞,只见她转身望着陆尘离去的方向眺望着,不经意回头间,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座洗马桥。

  在这个晚上,陆尘有点像是居无定所的孤魂野鬼,在这灯火辉煌的城市中孤独前行,走的是最昏暗的街头,一路走到了前些日子他曾经来过的那间肉铺外。

  那个叫做芮小天的屠夫早已逃走,不知去向,他还记得那个屋子里有一株盛开的桃树,当然,还有那树下黑暗神秘但实际上空无一物的密道。

  他绕到这间已然成了“凶宅”的屋子背后,翻墙跳了进去,落地时悄无声息,夜色里这宅子里也是清冷如昔,地上仍旧一片凌乱,数日不见,仿佛有一股更加落魄颓败的气息弥漫在这周围了。

  也只有在庭院中的那一株桃树,哪怕是在这夜深时候也仍然盛开着,展现着勃勃生机,在夜风中飘来淡淡清香。

  陆尘向周围看了一眼,然后径直走向那株桃树,树下的密道入口还打开着,黑漆漆的,仿佛一张恶魔的大口。

  ※※※

  一道黑影从夜色中飞起,掠上高墙,向着下方这个庭院凝望片刻,只见目光所及处一片沉寂,庭院寂寂,桃花盛开,除此之外并没有一个人影。

  那人影顿了一下,随即从墙上落了下来,犹如一片飘落的叶子悄然无声,和黑暗水乳交融,只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在黑暗中闪亮如同宝石一般。

  没人打理的庭院里,青草野花像是失去了控制般野蛮生长着,有些地方甚至都快没过了脚踝,空气中漂浮着比往日浓烈不少的青草香气。黑暗里有风掠过,草丛微微起伏,发出沙沙声响。

  她微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地觉得有些古怪,于是越发警惕地看着周围,最后目光也落在了庭院中那最显眼也最美丽的桃树上。

  那一树盛开的桃花,如黑暗中闪闪发光飘落的雪。

  她慢慢走了过去,四周依旧悄无声息,没有半个人影,没有半点动静。

  树下是平地,再过去一点地方,便是地面上突然出现的那个深邃黑暗的密道入口。这个后来者顿住了身子,看着那密道,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又有一阵夜风吹了过来。

  桃树颤抖了一下,满树桃花摇曳,缤纷美丽似一场盛大的雪,她忍不住抬起头看去,一片从半空飘落的花瓣倒映在她晶莹剔透的瞳孔中,熠熠生辉。

  然后,风声骤然剧烈,一片黑影霍然扑出,如狂吼的魔兽瞬间卷走所有美丽,将那片花瓣震碎,一束黑色的火焰冷漠无情地从黑暗中喷涌而出,向她当头劈下。

  她一声轻叱,向后退了一步,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只见一道灿烂炫目的光华凭空在她手中出现。这一晚本是无星无月的阴霾晚上,但在她抽出长剑的那一刻,似有一轮明月突然升起,照进这荒凉颓败的庭院。

  月光如水,剑意似秋凉,一剑斩破这黑暗清冷,仿佛瞬间照亮四周黑暗,直破阴风,直面黑火,挟带着漫天光辉势不可挡地冲来。

  剑光照亮了那个男人的脸,有些冷漠,有些沧桑,还有几分突如其来的惊讶。剑光中黑火摇曳,虽凌乱却不熄灭,那一柄黑色的短剑于漫天光华炫目的剑影中准确地找到了目标,击中了那一柄亮如秋水般长剑的剑尖。

  “铛……”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这院落中,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凶猛暴烈的力量如同猛兽般嘶吼着,就像脱缰的野马要择人而噬,渴望着鲜血的味道。

  剑光倒映出他们两个人的脸。

  剑刃交错而过,一个刺向胸膛,一个刺向喉咙。

  风声凄烈,却又骤然而收,光明瞬间大盛又随即沉寂,黑暗卷土重来。

  桃树兀自摇晃,花瓣飘落无数,如一场最后的清冷的雪。

  然后,两个身影都停住了。

  黑暗中有静静的呼吸声,有在胸膛中轻轻搏动的心跳声,还有熟悉的目光熟悉的容颜,以及陌生而冰冷的剑刃抵在胸膛喉咙处。

  陆尘看着安静地站在自己身前,在黑暗中却仿佛越发美丽的苏青珺,轻轻叹了口气,道:“原来是你。”

  话音才落,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胸前一凉,那柄冰冷的剑锋穿过他的衣服,刺进了他的胸口。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840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