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天下大义

第四百三十四章 天下大义

  这夜色很静,有点冷,但似乎也有点温柔。

  两个人都有好一会儿没说话,苏青珺微微低着头,手中古剑不知何时已经收回到了剑鞘,她的眼眸清亮如宝石,熠熠生辉,但是却没有再看陆尘一眼。

  她只是在沉默以后,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转过了身,背对着陆尘。

  “那天过后,我去查过了小墨从山上下山回家的整个过程,虽然……虽然直到现在,我也很难相信小墨他竟然会对易昕下毒手,但是那天晚上,他确实杀害了易昕妹妹。”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轻微的颤抖,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哀伤。

  陆尘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安静地听着。

  “我爹娘对这件事都很伤心,老来丧子,还是当面被人杀害的,谁也受不了这个。我娘亲还一直怪我,怨我没有及时救下小墨,所以这几年里,她见了我就骂我,要不就是根本不理我。”

  夜风吹过,衣襟拂动,她的身影看上去显得有些单薄,她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飘忽:“当年我们在昆仑山上时,机缘凑巧相遇相识,现在想起来,你当初应该也是一个有秘密的人吧。不过那些都无所谓了,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有过一段想来算是开心的日子,只是……我爹娘始终是我至亲,小墨他虽然做了错事,但他终究也还是我唯一的弟弟。”

  她转过身子,看着陆尘,夜色中,清风下,她没有哭,也没有更加激动的样子,就只是看上去平静了下来,望着陆尘道:“这段坎我是过不去的,虽然我知道小墨他罪有应得,但还是不行。”

  “我可以不杀你,但其他的事是不行的,你知道了么?”

  陆尘没说话,只是沉默以对。

  苏青珺幽幽叹息一声,眼底深处掠过一丝痛楚,又仿佛有一丝幽怨,然后再一次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就在她向前走出了三五步,眼看就要离开这个院子的时候,陆尘却忽然在后头叫了她一声,然后问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喂。”

  苏青珺身子顿了一下,没有回头,道:“干嘛?”

  “你认识那个死光头的吧?”

  这句话突兀且粗鲁还不太客气,一下子打破,或者冲淡了这个晚上原本是哀伤缠绵的气氛,也让苏青珺怔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些讶然地道:“死光头……是谁?”

  陆尘道:“哦,他在你们昆仑派那边还有另一个名号,你们都叫他天澜真君是吧?”

  苏青珺一下子转过身来,惊讶地看着陆尘,大概是被这个胆大包天居然敢对一位化神真君直呼“死光头”的人给吓到了,半晌过后才愕然点点头,随后又忍不住皱眉道:“你这人……慎言,怎敢对天澜师叔祖如此不敬?”

  陆尘“哼”了一声,看起来有些不屑的样子,道:“你放心,这么多年来就算是在他面前,我也是直接这样叫他的。”

  苏青珺看起来显然还一时接受不了居然有人胆敢如此对天澜真君不敬,忍不住上下又打量了陆尘一番,然后脱口而出道:“你怎么敢这样,这个……莫非你是真君大人他失散多年的儿子吗?”

  ※※※

  饶是陆尘向来冷静沉着、心性坚韧,但陡然间听到苏青珺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差点还是一个踉跄被惊呆了,过了一会才惊醒过来,连连摇头,还呸了一声,道:“胡说!胡说,我怎么可能会是那死光头的儿子!”

  苏青珺道:“那你怎敢如此无礼,而天澜师叔祖又怎么可能会这般容忍你?”

  陆尘摊了摊手,道:“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细说,总之你可以认为是……嗯,就是死光头欠了我一大笔债,对,就是欠债。”他笑了一下,道:“所以,他不得不迁就我一点。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想对你说的是,现在我也算是为他在干活。”

  苏青珺清亮的目光忽然闪了一下,似乎在这一瞬间就想到了其他的事,盯着陆尘道:“那当初你进入昆仑派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为了……”

  陆尘直截了当地道:“当年我也是听他命令,去帮他做事的。”

  苏青珺默然,然后缓缓点头,却并没有再继续追问陆尘当年进入昆仑派中的目的是什么。

  经过这一阵子对话,两人的气氛从原本带点凄凉幽怨、痴痴离别中不知不觉地已经扭转了过来,至少大家此刻说话都比较正常了。

  陆尘心里松了一口气,对苏青珺又道:“据我所知,你这次从昆仑山来到仙城这里,应该也是奉了死光头的命令来的吧,而且同来的还有不少昆仑派的菁英人物。”

  苏青珺再度吃了一惊,看着陆尘的目光顿时又有些不同,道:“你怎么知道这事的?”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微皱着眉头,对陆尘说道:“另外,我不知道你和天澜师叔祖到底有什么过节,不过他老人家毕竟是我们昆仑派德高望重的前辈,哪怕对你来说也是一位长者。你这样老是带着讥讽地叫他,我听着觉得很不好。”

  陆尘想了想,然后爽快地道:“你说得对,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我就不叫死光……嗯,以后我都叫他天澜真君好了。”

  苏青珺似乎也没想到陆尘被她说了一下后,居然改口得如此痛快,一时间竟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不知为何,心下还是有几分微微的喜悦,口中“嗯”了一声。

  陆尘又说道:“他叫你们来到仙城,所为的目的我不知道有没有对你们细说,但是据我所知,他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为了……嗯,是为了天下苍生正道正义,挺身而出,与邪恶狡诈的魔教作战。”

  说着,他看了苏青珺一眼,只见这个美丽女子微微点头,便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沉声道:“不瞒你说,其实现如今我就是为他做这件大事的,并且眼下局势十分严峻。魔教妖人凶残狡猾且不说,最令人忧心者,其实是真仙盟中承平日久,人人只想着安逸度日,众多真君和各大派系都不愿劳心劳力去干这事。唯独也只有我们,在死光……天澜真君的带领下,披肝沥胆,不顾凶险地干着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苏青珺脸色微变,眼神却越发明亮,凝视着陆尘。

  陆尘对她点了点头,道:“现在局势就是艰难险恶到了如此地步,大概也正因为如此,天澜真君他才不得不借助他本宗门的力量吧。但是不管怎么说,其实这事还是太过凶险,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有些事情像我这样的人去做就好了,你不要冒险,否则若是有个万一……”

  “我不怕!”苏青珺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目光炯炯,凛然道,“你很好,但我也不会做那些对凶险视而不见、止步不前的人。”

  陆尘看着她的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后,他伸手往那株桃树下方的黑洞指了一下,然后对苏青珺说道:“其实今晚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那里就是前几日我们找到的一处魔教妖人的巢穴,现如今他已逃之夭夭,但我还想下去仔细搜查一番。”

  “你要不要与我一起下去看看?”他看着这个夜色中美丽的女子,带着一丝微笑地邀请道。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860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