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卜算

第四百三十六章 卜算

  真仙盟的星辰殿古月真君向来是一个很低调的人,除了前些日子突然高调了一把,将真仙盟里其他五位化神真君都请到了自己的星辰殿中议事。这是真仙盟多年不见的盛况,当然也引起了众多人士的猜测议论,不过可惜的是,这六位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是关起门来自己说话的,所有人都被赶到了星辰大殿的外头,所以大家都只能干瞪眼在外边着急揣测。

  这六位大人物在商议什么大事呢?

  难道是要大动干戈,难不成是要准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又或者只是好久不见坐着闲聊?

  好吧,最后这种可能根本没人信,化神真君那是什么人物,哪有那个闲工夫跟你坐着闲聊?

  总之,仙城上下如今茶余饭后的最热门的谈资就是这次六大真君闭门会议了。

  但真仙盟总堂所在的天龙山上,仍然还是风平浪静,大家各就其位,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日子还是像平常那样过着,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神仙一般的日子,过得好好的,何必要去折腾?

  这一天,星辰殿的人又被那位古月真君赶出了大殿,大家不敢违逆真君的意思,都老老实实地退了出来,但各自心里皆有好奇,走到离星辰大殿数十丈外的地方站住了,便纷纷议论起来。

  今年这位古月真君有点古怪啊,怎么老干这种事啊?过去十多年间从来没有见他这么做过,倒是性格和蔼的他对属下抱怨过好几次说这殿宇太大了,要是一个人呆在里面岂不凄凉?

  又或者,今天又要再来一次六大真君齐聚一堂?

  这个想法顿时让星辰殿的人兴奋起来,若真是如此的话,就说明真的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只是这种大事当然是经不起细推查证的,随即有人去询问了几句,便知道其他几位化神真君并没有来星辰殿这里的意思,他们或在做事,或在静修,或在发呆,或者干脆闭门不见客,但总之就是没人过来。

  看来,今天是古月真君自己想独处了吗?

  这位真君最近真是越来越古怪了,星辰殿的人们在背后纷纷这样议论着,毫无顾忌和带了点好奇兴奋地猜测着。

  ※※※

  正如那些属下所猜测的一样,现在的古月真君一个人呆在偌大的星辰殿中,而且和上一次六大真君会议时相同的是,他坐在那个巨大穹顶的正下方地上,一直抬着头仰望着那像是无垠星空般的穹顶。

  规模宏大的星辰殿中一片安静,没有半点声息,偶然有一阵清风从大殿一侧巨大的窗扉中吹了进来,盘旋鼓荡,风中挟带着一片不知哪来的落叶,飘飘浮浮,最后在古月真君的身前无声无息地落下。

  古月真君目光平静地看着这片叶子,眼神中渐渐流露出一丝悲悯之色,眼看那叶子就要落到地面上时,突然,一个魁梧硕大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陡然出现在他眼前,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小山,然后一脚将那片叶子踩在了脚下。

  古月真君怔了怔,然后忍不住道:“喂,你踩到叶子了?”

  在他身前的那个人宽袍大袖,身材高大,最醒目的是顶着一颗光亮的硕大光头,正是天澜真君。

  听到古月真君这句话后,天澜真君呆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看了看脚底。

  他看到了那片被踩到地上的叶子,半黄半绿,一侧都卷了起来,焉巴巴的。天澜真君皱眉道:“不是吧,你这老头是不是老糊涂了?对一片叶子,还是掉落的居然也发善心?”

  古月真君叹了口气,道:“天生万物皆有灵气,一草一木都是生灵,此叶不落他处,被风吹入这星辰殿中,或许便有苍天暗喻于我们的道理……”

  “放屁!”天澜真君很爽快地骂道,“你再这么神神叨叨的,老子就走了。”

  “莫走,莫走。”古月真君脸色一正,收起了悲悯神色,换上了一脸微笑,哈哈笑了一声,道,“你这死光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臭。好歹你也是化神真君这么多年了,这光道行高了也不行啊。”

  天澜真君在他身前坐了下来,斜眼看他,嗤笑一声,道:“哦,这话有意思。你跟我说说,这除了道行外,咱们还需要什么?”

  “要修炼心意。”古月真君侃侃而谈,手指心口,微笑道,“你我皆是人族中至高境界人物,手掌大权,首要便需一颗戒心,不可操弄权术、祸害民生;再者,我们当修一颗恒心,做事坚忍不拔,为天下苍生疾苦而奔忙;又要有一颗善心,待人接物要……”

  “滚!都修炼到化神了,还这么烦的话,那还辛辛苦苦修炼个屁。”天澜真君冷笑道,“光会说好听的,这几十年我也没见你跑出去做过什么好事啊,整天就只会躲在这大殿里看房顶。”

  古月真君反驳道:“那不是普通的房顶,那是星月图,是有天机在里面的!”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正好,若是真有天机的话,这天底下装神弄鬼的本事也无过于你了,你且帮我看看,到底日后我会有个什么下场?”

  古月真君怔了一下,道:“你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天澜真君笑道:“看到你就顺口问一下了,怎么,不行么?”

  古月真君道:“问当然可以问,不过我是不好回答你的。”

  天澜真君面露鄙视之色,道:“这么说,你果然是装神弄鬼了?还是说,你又要拿出那套天机不可泄露,泄露则有祸加身的说辞?”

  古月真君正色道:“那倒不是,泄露天机反噬这个先不说,你本身道行太高,冥冥中自有强盛气运遮身,迷雾深深,乱花遮眼,看不清的。”

  天澜真君看着他道:“普通人不行,号称世间第一天机卜算的你也不行?”

  古月真君摇头道:“真的看不出来。”

  天澜真君耸耸肩,道:“那就罢了,反正我也无所谓,而且我这次过来也不是为了此事。”

  古月真君道:“有什么事,你说。”

  天澜真君沉吟片刻,道:“你上次所言‘血月现世’的事,可能预测明确时日?”

  古月真君摇了摇头,道:“不行。”顿了一下后,他又追了一句,道:“至少现在还不行。”

  天澜真君“嗯”了一声,脸色并无太大变化,看起来对这个答复心中并不是很意外,很快就转换到了下一个话题,道:“那好,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卜算一个东西。”

  “什么?”

  “两片叶子,和一颗种子。”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885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