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人心世情

第四百三十七章 人心世情

  古月真君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从身上也不知哪儿就摸出了七七八八一大堆东西:一个硕大且光泽艳丽的玳瑁龟甲,四五个黑乎乎但发射出冷光的石块,一个八卦盘,一个紫金三足龙虎鼎,六七根香,一片看起来像是破木头树皮也似的东西,一叠黄符,一根符笔加朱砂等等等等。

  饶是天澜真君这等见识,这时也是有些吃惊,看着古月真君慢条斯理地在自己身边周围地上一圈都摆满了东西,忍不住便问道:“我说,就随便卜算一下而已,你至于搞这么多东西吗?”

  古月真君淡淡地道:“所以说,我就看不起你们这些外行人,什么都不懂,废话还多。卜算卜算,卜的是命,算的是天机,自古以来能有几人做到?莫非你以为是仙城下面满大街那种抽签算命、吹牛骗钱的人吗?”

  天澜真君皱了皱眉,倒是面色严肃了一点,上下打量了古月真君一番,点头道:“咦,你别说还真是啊,你这么一说,我再看你,果然是比下面街头算命的神棍要有气势多了。”

  “废话,这都是货真价实的本事。还有这些东西,那可都是宝贝!”古月真君指了一下身前诸多法器,略带自傲地道:“看到那龟壳没有,此乃南海万年玳瑁;那五颗黑石你莫看它不起眼,其实是天外黑陨星石;还有这个,树皮?错了,此乃是千年沉香;还有……”

  只听他嘀嘀咕咕说了半晌,果然,摆出在地面上的无一不是奇珍异宝绝世灵材,哪怕有一些看起来貌不惊人,但实际上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天澜真君听完之后,看着古月真君笑道:“你这老货,这些年居然偷偷藏了这么多好东西,看不出来啊。”

  “比不上你们。”古月真君笑了一下,然后似乎大有深意地望着天澜真君,微笑道,“我手里这点小玩意,也就随便看个热闹罢了,真要做大事,你是看不上也用不着的,还是需要另想办法啊。”

  天澜真君沉吟片刻,却是身子往前微微倾了一点,低声道:“什么办法?”

  古月真君淡淡地道:“谁管钱的,谁就最有钱。”

  天澜真君似乎对古月真君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并不意外,但明显的,他的眼睛却是亮了起来,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位星辰殿之主,道:“那边固然是只大肥羊,但钱货太多,养的豺狼虎豹也是惊人,怕是取之不易?”

  古月真君嗤笑一声,道:“莫装莫装,羊圈中能养的只有羊,顶天了,多两只恶犬而已。天龙山上真正的恶狼猛虎,岂非都在黑影之下?”

  天澜真君凝视他良久,忽地击掌叹道:“走眼了,走眼了,想不到这山上最奸猾狡诈的,竟是你这老货。亏我这么多年一直盯着那几个人,现在想想真是既惊且愧。”

  古月真君摇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也不用高抬于我。我自己是老朽之身,时日无多,星辰殿这一脉,下边一眼看去又全是庸碌之辈,就算老夫想要有所作为,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更不用说跟你那些凶残虎狼抗衡了。”

  天澜真君道:“过往你从来明哲保身,为何此番突然出头?”

  “因为血月在即。”古月真君毫不犹豫地道,“大变将生,祸福难料,若是大家一起都得过且过也就罢了,偏偏唯独你一人杀气腾腾,这些年来独自在一边搞得不亦乐乎,如今怕是已经箭在弦上了吧?”

  天澜真君犹豫片刻,点头道:“差不多了。”

  古月真君指了指他,随即又像是无话可说,有些无可奈何地放下手来,道:“所以说啊,你叫我非要选的话,老夫又不是底下那些蠢货,偷偷看你这么多年了,见识了你的手段,要是还不站在你这边,难道不是傻吗?”

  天澜真君笑道:“你可以明哲保身啊,只要你不出头,你知道,我不会为难你的。”

  “放屁!”古月真君骂道,“这金山银海一般的财物,你叫老子当作看不见?修炼不用钱啊,享受不花钱啊,**处子,鼎炉丹药长生还有养底下这么一大帮子废物不要钱啊?”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点头道:“说的也对。”随即脸色一正,肃然道:“大事其实艰难,凶险更是莫测,旦夕祸福生死一线之间,岂是那般容易。但若有兄台助我,犹如雪中送炭如虎添翼,成功可期。我愿与兄约定,事成之后,所得之利当五五平分,决不食言。”

  古月真君看着他,默然片刻后,道:“不行。”

  天澜真君脸色微变,但口气仍十分客气,道:“那请古月兄示下。”

  古月真君道:“我二,你八。”

  “嗯?”天澜真君面露惊讶之色,似乎也完全没想到古月真君竟会提出如此于自己不利的条件,愕然道,“这是为何?”

  古月真君苦笑了一下,却是坦然说道:“因为你这厮实力太强,杀性太重,手下又是一班豺狼猛兽,凶狠嗜血,若大事果成,定是你那边出力更大,到时候老夫分了太多东西,便是取祸之道。”

  “两成,老夫只要两成。”古月真君伸出了两个手指,道,“钱少安生,知足常乐。想来到时候你这死光头也会顾念老夫这点香火旧情,不太好意思对我下手吧。”

  天澜真君凝视古月良久,半晌后缓缓点头,叹息一声,道:“我平生在世,除了昔日恩师天鸿老祖外,从未敬服一人。唯独今日,古月兄令我心生敬意,我不敬你道法神通,不敬你势力人马,只敬服你这洞悉世情人心的心智啊。”

  古月真君摆摆手,口中说着不敢当的话,一边抬起头来往这大殿穹顶高处看了一眼。

  只见那漫漫天穹星辰遍布,幽深难测,黑暗弥漫,却还是看不到传说中的那一轮血月。

  ※※※

  “嗯,我问你个事。”古月真君说道。

  “你说。”

  古月真君一边熟练自如地燃香卜卦,一边擦拭玳瑁星石,神情严谨,同时还很随意地向天澜真君问了一句,道:“我记得魔教中传下来的神树宝物一共四件,乃是‘一枝二叶一粒种’。怎么你就只让我卜算这神叶神种,树枝呢,不要算一算么?”

  天澜真君淡淡地道:“不用了,那根树枝我已经找到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895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