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四十章 密谋脱身

第四百四十章 密谋脱身

  黑狗阿土在地上翻了个身,嘴里咕噜噜哼了几声,也不知是不是正在做梦梦到了什么,然后又沉沉睡去。

  卧房中还是一片黑暗和安静,有好一会陆尘和老马都没有说话。直到过了很久,老马靠着床沿坐着低声开口道:“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些?”

  陆尘沉默了一会后,道:“除了你,我也没人可以说了。”

  “好吧。”老马苦笑了一下,道,“虽然前头说的事有些夸张,但如果真要仔细计较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虽然我觉得……”

  “你觉得这种事只有极小可能?”陆尘打断了他问道。

  老马被陆尘逼问了一句,又想了想,随后突然在黑暗中骂了一句也不知什么的粗话,然后道:“见鬼,好像很有可能啊。”

  陆尘“哼”了一声,道:“咱们两个都是跟死光头干了有十几年了吧,虽说他心深如海深不可测,但多多少少一些端倪我们还是能感觉到的。我现在就只问你一句,你觉得如果将来真的……是魔教更好对付,还是真仙盟里那些人更容易些?”

  老马向来谨慎小心,但今晚和陆尘聊了这么多这么久,心神又受到了几分激荡,不知不觉胆子也大了起来。在沉吟片刻后,他沉声说道:“十几年前荒谷之战前,我说不定还会选魔教,但是现在么,肯定是咱们那些盟友啊。”

  陆尘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顿了一下后,他又继续说道:“这件事实在太大,而且那边的人马实力之强,几乎无法估测,万一要真是开打,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大战。不管胜负,这天龙山上下必定是要血流成河了。”

  老马缓缓点头,道:“多半是了。”

  想到未来也许会发生的那种可怕画面,老马身子也是微微颤抖了一下,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陆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怎么了,你害怕了吗?”

  老马冷哼了一声,道:“老子还没活够,还不想死呢。”

  “我也不想死啊。”陆尘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老马问道,“今晚你突然跟我聊了这么多,总不会只是发发牢骚吧。还是说,难道你心中已经有了什么想法?”

  一开始老马说话的口气还很平静,但这句话说到最后,他却突然有些激动起来,向陆尘靠近了些,在黑暗中看着他的脸,压低了声音,轻声道:“我说,莫非你真的是有什么法子了?”

  陆尘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道:“我记得你以前经常劝我全心全意为死光头效力啊,怎么这次突然变了?”

  老马默然片刻,道:“真君大人对我一直不错,我也以忠心回报。只是未来若真有那种翻天覆地的大变,我这个人本领低微,实在很难在里头苟活下来。另外,说句难听的,我毕竟与你不同,你可能是真君大人看重的人才,但我其实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就算日后日月更新、乾坤倒转,论功行赏,你可以飞黄腾达,我又能挣到什么呢?再说了,我其实还是不太想死的,所以就想着如果能先有一条退路的话……”

  “你觉得我可以飞黄腾达?”陆尘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老马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点头道:“是的,这么多年兄弟朋友,这句我是真心话。我觉得真君大人对你应该还是另眼相看的,只要你能相助他成就大业,立下大功,只要到时候不死的话,他一定会……”

  陆尘淡淡地道:“虽然我以前在魔教中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好像是看淡生死了,但其实我也还是很不想死的。”

  “不管是不是为了死光头,还是什么虚无缥缈的正道公义,我还是不想去死。至于什么飞黄腾达的话,就不用提了。”

  老马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吧,既然话都说开到这份上了,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没有?”

  “有。”陆尘靠到老马耳边,低声说了起来,那声音异常低微,只有老马才能听到。

  老马在黑暗中皱紧眉头,一直仔细听着,过了好一会之后,陆尘说完了,老马思索了一阵后,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行,你这法子太过冒险了,而且很容易被人察觉,会出事的。”

  陆尘略感意外,道:“嗯,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老马默然片刻,道:“你先别急,这事我们都再好好想想,反正应该还有时间。不管怎样,这关系到我们两个人的性命,总是要力求完美才是。”

  陆尘“嗯”了一声,道:“那现在追索魔教的事,怎么办?”

  老马反问道:“你觉得呢?”

  陆尘淡淡地道:“先应付着吧,能查出来最好,查不出来就拖着,反正魔教神神秘秘的,找不到他们也正常,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借口搜索魔教,先行离开仙城脱身也说不定。”

  老马眼前一亮,道:“咦,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不过要瞒过真君大人太难了。”

  陆尘看起来也是有类似担忧,点了点头后,道:“先看看再说吧。”

  两人就此无言,随后各自睡下,只是黑夜沉沉中,谁也不知道在这片黑暗里,有的人,有的人心都已经先微微乱了。

  ※※※

  翌日清晨,白莲如平常一般早起,换好衣裳后在院中散步,没过一会后,她看到对面的房门打开,却是黑狗阿土摇着尾巴跑了出来,然后趴在草地上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后又精神了,绕着院子自己玩耍起来。

  白莲走过去,阿土看了她一眼,有些警惕地向后退了几步。

  白莲有些不快,瞪了阿土一眼,道:“你这只土狗好没良心啊,我跟你认识多久了,打过交道也不少了吧,我也没怎么害你了吧……呃,当年不算,至少这次咱们见面以后,我就没怎么动你了吧?你这只狗怎么这样小气!”

  阿土盯着她看,摇了摇尾巴,却还是没有靠近的意思。

  白莲越发恼火了,不过这个时候,那边房门响了一下,却是陆尘和老马走了出来。

  陆尘看到白莲打了个招呼,然后径直跟她说:“上次我们进城的时候,你不是搞来了一辆大车,可以装得下阿土和我们几个人吗?”

  “是啊,怎么了?”白莲问道。

  陆尘道:“你能再搞来一次吗,今天我想再用一下那种马车。”

  白莲怔了一下,道:“那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陆尘说道。

  ……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白莲坐在宽敞的马车车厢里,一脸复杂表情地透过车帘,看着外头那间熟悉的宅子。

  高墙之后,那桃花不知道谢了没有?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941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