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精之狗

第四百四十三章 成精之狗

  巨大的轰鸣声瞬间而起,众人还没反应过过来的时候,便只觉得脚下地面突然间剧烈颤抖起来,犹如传说中的地龙翻身,这条长街上的所有房子和街道路面都开始猛烈摇晃起来。

  碎屑灰尘在轰鸣声中不停落下,这个茶楼的房子也在咯咯作响,那些梁柱正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不停摇摆着,似乎有一种马上就要倒塌的感觉。

  血莺却顾不上自己身边的危险,一下子冲到窗边,向街对面看去,一片炽热而巨大的火焰随即倒映在她美丽清亮的瞳孔中。

  那是凭空升腾而起的巨大火柱,冲天而起,在滚滚黑烟中熊熊烈焰犹如猛兽一般疯狂扭动着,像是要毁灭周围的一切。那火柱的中心正是在那家三里香酒馆中,同时一股巨大的气浪从这团烈焰周围轰然冲出,周围的房屋楼阁顿时就像是纸糊的一样,纷纷倒塌垮掉,随即又被更强烈的火焰所吞没。

  那家刚刚不久前还安宁祥和悠闲的酒馆,转眼之间,就已经彻底得在那团巨大的火焰中消失了,彻底地从这个世上被抹掉。与之相应的,一统陪葬而消失的,当然就是那个时候还在酒馆中的人,甚至还有在三里香酒馆周围附近许多被波及的无辜。

  这是一次威力异常狂暴的爆炸,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没有人能够预料到这个惨烈凶狠又残酷的反击,包括那些在街头上经验丰富的浮云司的人们。

  当爆炸声过去,腾空的巨大火柱还在燃烧,黑烟滚滚一片火海中,所有还活着的人耳朵里依然嗡嗡作响,但大地终于平静了下来,不再摇晃,楼房不稳的墙壁倒了,足够坚固的在摇晃了半天后还是撑住,但里面的人仍然是被索索而下的灰尘搞得灰头土脸。

  外面的长街上,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哀嚎惨叫之声,从这里看去,有好几个身上被火焰裹着的人凄厉惨叫着在地上翻滚着,而更远处的地方还有更多趴在地上的人,火焰灼烧着他们的身躯,但他们已然一动不动。

  血莺紧紧抓着自己身前的栏杆,手上的指节和她的脸一样已经毫无血色,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苍白。托这间茶楼建造坚固的福,房子并没有倒塌,虽然只是一街之隔这里也没有出大事。在她身后,有不少人都被震倒在地,此刻正缓缓爬起,似乎还没清醒过来。

  血莺看着长街上的惨烈景象,又看着那火焰深处已经完全消失的酒馆,眼中掠过一丝极度愤怒的神色,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似乎已经快要陷入疯狂般的境地,但是很快的,她再一次强行压下了所有情绪,眼神回复清明,当机立断回头喝道:“快跟我来,先救人!”

  一语惊醒众人,随后血莺一马当先跳下楼去,其他众人也急忙跟上,只是此刻那里烈焰冲天,还没靠近便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哪怕他们是修道有成的修士都不敢太过靠近,显然这股因爆炸而来的烈火中似乎有些古怪,比普通火焰威力强了许多。

  仓促之间扑灭火灾那是不太现实了,以血莺为首的众人只好在火场边缘先抢救伤者,那些侥幸逃生的人被拖到远处安全地带,一些还被火焰灼烧的人则是被扑倒在地,旁边有人过来拼命地扑打着那些要命的火苗。

  尖叫声呼嚎声仍然还在回荡,但随着时间过去,这些声音逐渐低落下来。有的人在痛苦中终于死去,有的人则是在逃脱大难后在一旁低声呻吟,偶尔有几个伤势太重忍耐不住的会突然大声惨叫起来,让人听得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血莺半身烟尘灰土,站在这长街上,周围的手下有的在忙着救人,有的在扑灭火焰,但是似乎每一个人都下意识地远离她。

  她的身影看着显得异常的孤单,也许从未这样的脆弱过。

  ※※※

  这一场大火很快被扑灭的。

  但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并不是浮云司的人效率多么高动作多么快,而是在疯狂燃烧施放出令人恐怖的能量后,那些火焰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在某一个时刻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

  冲天的火柱消散了,燃烧的火焰熄灭了,只剩下满目疮痍一片狼藉。空气中的热浪减轻了许多,但仍然还有热风吹过,像是记录着之前那如地狱一般的恐怖。

  血莺慢慢向火场深处走了过去,一路上有断木,有碎石,有被烧裂的地面,有一团焦黑无法辨认的尸骸,场景异常惊怖,令人头皮发麻。

  但是这个美丽的女子似乎对此完全视若无睹,一步一步地跨了过去,最后走到了原来那座酒馆的位置。

  那个三里香酒馆已经不见了。

  一股热浪随风吹过,掠起她的一片衣角,血莺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片土地上一切都凭空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个巨大的近乎十余丈并被烈焰烧黑的大坑。

  她站在这大坑洞边,看起来显得那样的渺小。

  ※※※

  陆尘、老马、白莲以及他们带来的黑狗阿土,已经进入了那条地下密道。

  因为这次过来前做好了充分准备,光是火把就一人一根,所以密道中的黑暗很快就被明亮的火光所驱散,亮如白昼一般。

  陆尘走在前头,准备带领大家特别是阿土往碎石之墙那边走去,谁知他还没打招呼,只见一道黑影掠过,阿土又跑到了他的前面去了,然后一路小跑地往那边走了过去。

  陆尘刚要喊出的话语硬生生又噎了回去,有些奇怪地看了阿土一眼,不过这条密道中其实也就一个方向,除了那边也没地方可走,大概是阿土自己找到了方向吧。

  陆尘摇了摇头,有点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白莲跟在他的身后边,脸色就越发显得有些复杂了,不过隐隐的担忧之下,似乎还有一丝忍俊不住的笑意。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那堵碎石之墙旁边。陆尘对阿土说道:“你在这附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吧……”

  话音未落,他突然怔了一下,有些愕然地看着阿土根本没有到处闻闻嗅嗅寻觅的意思,直接双脚往那碎石之墙上一搭,然后指着其中一块平滑圆形的石头,便回头对着陆尘“汪汪汪”大叫起来。

  “这……”陆尘有点被这只狗吓到了,呆了一下,下意识地道,“我去,你这只笨狗现在成精了吗?”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697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