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五十章 迎难而上

第四百五十章 迎难而上

  “鬼长老!”

  藏在大门后的陆尘全身纹丝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并没有紊乱或急促半分,只有他的眼睛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再从门缝中看着外头这两个人的时候,眼神中便带了一抹深邃难测的光芒。

  屋外街道上,那座巨大雕像下边,刚刚被质问的那个身份来历神秘的厨子看起来对这个发问的人十分客气,道:“范堂主,你初来乍到的,应该还不熟悉我们这里的规矩,在仙城这边,我们神教实在是步步维艰,不得不小心谨慎啊。至于鬼长老,你看我这不就是准备带你去拜见了吗?”

  那个被他叫做“范堂主”的男人,自然就是刚刚来到仙城的西陆魔教堂主范退,在听了这个厨子的一番话后,他摇了摇头,道:“看你们这架势,大概就算我跟你走过去到了地头,也是不能马上见到那位鬼长老,说不定还要再多几道关口来查验一下我的身份、来意等等,是否如此?”

  那厨子居然也没有否认,只是在略作迟疑后,才带了几分歉意地道:“范堂主明见,虽然我的任务只是将你带过去,后头自然有人接应,我也不知道后续如何进行,但以我的看法,多半还是要再麻烦一下范堂主的,还请你多多体谅。”

  这番话他说得十分客气,也异常诚恳,态度上真是没话说。

  范退心中不快,好歹在西陆那边他也是领袖一方豪强的人物,如今冒着危险进入仙城这里,却被人当做贼一般防备,哪里能舒服了。只是面对着这个态度谦卑而温和的厨子,他自矜身份也是不好发脾气,只得叹了口气后,道:“难道浮云司当真如此可怕?”

  厨子点头道:“是。浮云司与我们神教争斗数十年,手段凶狠毒辣,甚至可以说,用一句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也毫不为过。世上人都只骂我们神教凶恶害人,视作仇寇大敌,其实真要说起来,在这数十年的争斗中,浮云司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比我们神教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范退“哼”了一声,显然对厨子的话并没有异议,点头道:“都是天澜那秃子搞的鬼。”

  天澜真君声威赫赫,名动天下数十年,其身上最醒目的标志就是始终坚定不移地跟魔教死磕。对魔教来说,那个天龙山的死光头实在是生死大敌,有血海深仇,其中切齿之处也是不可计数。

  厨子苦笑了一下,眼中也是掠过一丝无奈,大有几分咱们虽然恨之入骨却还是对那个人无可奈何的痛心悲凉,然后又道:“仙城乃是天下修真界重心之所在,若想有所作为,仙城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只是如今这天下,真仙盟一家独大,势力深远,占据了仙城与天龙山这等气运龙脉之地,至今已在此经营了数百年。别的不说,光是这仙城中就有无数真仙盟和浮云司的耳目暗线,高手如云,还有天龙山顶那威震天下的六大老贼,若是真要硬拼的话,如今我们神教实在是差了很多。”

  范退略感诧异,对眼前这个厨子倒是多看了几眼,道:“你居然对时势看得如此透彻,看来我们神教在仙城这里也是藏龙卧虎啊。”

  厨子笑了笑,道:“范堂主过奖了,小的只是鬼长老座下一个无名小卒罢了,不值一提,最多也不过是在仙城这里呆得久了,看多了一点东西,自然就知道得多一点而已。只是实话实说,如今敌方势大,且浮云司与天澜老贼视鬼长老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但凡只要鬼长老稍有疏忽,泄露少许行踪,必定就会引来大批高手围剿,实在是容不得我们不小心啊,毕竟如今神教衰弱,兴盛大任都压在鬼长老一人肩头上了。”

  范退默然良久,随后长叹了一声,一拂袖袍,怅然道:“神教落魄至此,夫复何言?些许小节,我也没什么好计较的了。你且带我去吧,希望能早日见到鬼长老,商议那件可以中兴神教、重现先祖荣光的大事。”

  厨子肃容答道:“正是,小的多谢范堂主体谅。请随我来,往这边走。”

  说着,他便领着范退往前走去,绕过了那座体型巨大的雕像,向着前方街道走去。

  看着他们走去的方向,似乎是想穿过这座地下空荡荡的城市,走到另一头那边,同样有着阶梯山洞的地方。

  ※※※

  直到这两人走远,陆尘才缓缓站直身子,然后从大门背后走了出来。他先是环顾左右,确认周围确实无人之后,再远远眺望着渐渐走远的那两个魔教妖人,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中。

  鬼长老?

  可以中兴神教的大事?

  作为曾经在魔教中潜伏十年的影子,陆尘几乎是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两个人刚才那一大堆话语中最要紧的两个地方。

  至于其他那些类似浮云司心狠手辣比魔教还更凶恶的言词,他便是左耳听右耳出,直接只当听不见了。

  这些话是不是真的?

  大概有几分可能吧,或许站在那两个魔教妖人的角度来说,多半是真的,不过陆尘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当年的一些毒辣手段,他又不是没见过。在思索了一会后,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鬼长老这个人他并没有见过,从他十年前在魔教时就是这样,那个人是魔教诸位长老中最神秘的一个人,甚至在早期的时候,浮云司里的人还曾怀疑过这个鬼长老到底是否存在,又或者只是魔教虚构出来鼓吹自家实力的一二幌子。

  不过最近这十年来,鬼长老的存在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情了,若没有这仅剩下的一个魔教长老主持大局,魔教早就已经四分五裂,被浮云司淹死在过往尘埃中了。

  此人正如刚才那个厨子所说的那样,浮云司必欲除之而后快!

  鬼长老一定要死!不得不死!

  除此之外,还有那件大事。

  上一个可以中兴神教,甚至有希望恢复神教祖先荣光的大事情,就是十几年前荒谷之战中的降神咒。在那场规模宏大的仪式中,曾经有一个人目睹了全过程,然后亲手将那荒谷中的所有人都送进了地狱。

  这么多年了,当年那惊天动地的场景始终仍萦绕在陆尘的脑海中,那是真正的天地伟力,那是真的可以改变世上所有的一切的力量。

  魔教是有真本事的,他们不止是说说而已。

  看着远方那两个人的背影,陆尘有片刻的犹豫,过了一会后,他还是跟阿土打了个招呼,然后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前方纵有凶险,但还是要迎难而上,为了这个不完美的人世间。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206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