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追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追索

  失去了生命的身躯骨碌碌地从石头台阶上滚了下去,一路碰撞,越滚越快,在血红色的光辉中显得有些凄厉,最后“砰”的一声掉在了地面上,然后又滚出了一段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陆尘凝视着下方那具尸体,随后转过身向上走去,站在那个洞口不远处的阿土对他摇了摇尾巴。陆尘走过它身边时,微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在重新走进那个洞穴通道时,陆尘有片刻的迟疑,还回头看了一眼悬挂在半空中那轮诡异的血月,心中对此充满了疑惑和好奇。不过眼下刚才追踪过来的两个魔教妖人,一个厨子已经死了,但另一个被叫做“范堂主”的男人却不在这里。

  陆尘看着前方有些深邃的洞口,迈步刚要往里面走去时,忽然又停了下来。

  他的神色间有些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后,他慢慢地将伸出的那只脚又缩了回来。

  前方的魔教妖人显然已经逃逸,或许还有接应的人,也许那个姓范的男子身份也十分重要,因为他这次过去口口声声地居然是要见魔教最大的头目鬼长老。

  也许追踪魔教数十年最大秘密的机会就在前方了,也许那个神秘的鬼长老也在那里,陆尘心中如此清晰地知道,如果是当年在荒谷之战时的自己,一定会继续向前追去。

  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正义公理?

  也许是吧,当年他的心中对此深信不疑。

  现在呢……在那一刻,陆尘好像在心里突然问了自己一句。

  阿土本来也要跟着进去的,谁知陆尘突然停了下来,不由得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站在原地,陆尘微微皱着眉想了一会,然后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还是、大概、应该是……相信那些东西的吧。

  只是,他已经不是少年了。他想到了更多的危险与顾忌,那些年的热血沸腾的感觉,终究是没有了。他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通道,然后向后退开,对阿土道:“我们走。”

  ※※※

  “那个姓范的人趁着刚才的机会跑掉了,如果我没猜错,那边必定会有魔教接应的人马,除非我们能在他找到接应的人之前截住他,不然的话,难免就要陷入一场苦战。”

  “洞穴那边的情况不明,我不想冒险。”陆尘在走向石头台阶的时候,对阿土这般说道。

  阿土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了,也没答应他,就是不停地左右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陆尘看了看头顶的血月,沉吟片刻后道:“那厨子死了,魔教之人只有两个反应,一是逃走,二是,他们在这里的人人数众多实力强大,那就会冲过来追杀我们。我觉得咱们不能在此久留,要离开这里。”

  可是,从哪里能离开这个像迷宫一般的地下城池呢?

  陆尘目光扫过周围,片刻后忽然一指前方某处,沉声道:“我们去那里。”

  阿土抬头看了一眼,那边好像就是刚才那两个魔教妖人进来的地方。

  既然自己进来的路被坍塌的石块封死了,那么这两个魔教妖人进来的地方总不会也被封死吧,陆尘心里这般想着,便带着阿土往那边快速走去。

  此刻,因为天上的血月的奇异力量,他和阿土的速度都变得异常敏捷快速,很快就穿过了这座地下城池,往刚才那两个人进来的洞穴石壁上的洞口掠去。

  就在他们的身影进入了那边石壁后不久,刚才通往另一个未知地方的通道入口处里面便响起了一阵呼啸声,片刻后,一下子有十几个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其中也包括了那位范退范堂主。

  只是在他们眼前的只是一座空空荡荡的被血色月光所笼罩的城池,一片寂静,毫无声息。忽然,有人惊呼一声,向下方掠去,随即其他人也看到了在那边地上扑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厨子的尸体。

  顿时,人群中一阵骚动,众人都纷纷跑了下去,有少数几个人则是一脸戒备小心地守住几处要害地方,看起来经验十分丰富的样子。

  厨子的死亡很快就被这些人证实了,然而凶手却不在眼前,并且看起来好像消失了。这个事实让这里众多的魔教教徒们又愤怒又担心,过了一会后,其中一个人站了出来,却也是个熟面孔,正是当初去西陆和范退见过一面的陈壑。

  只见他环顾四周,目光在这片血光之城中掠过,同时沉声道:“派两个人先护送范堂主回去,鬼长老与他有要事商谈,其他人随我来,一定要找到这个跟踪而来的人,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旁边人一起应诺,范退走了过来,对他点点头,道:“那人好像有点古怪,你小心点。”

  陈壑沉着脸,慎言道:“我知道。这里是我们神教多年经营才开辟出来的绝密所在,又有传说中的古代遗迹封印做掩护,本以为万无一失,想不到居然会有人混进来。这个人,我们决不能容他活着。”

  范退点点头离开,一路顺着石头台阶回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这里。

  留在血光之城的陈壑则是皱着眉头,犹豫片刻后,猛地一挥手,喝道:“留一个人守住这洞口,其他人沿街搜寻过去,各自分开,一旦有所发现,立刻高声叫喊,呼叫同伴,务必要将那贼子捉住。”

  旁人有人问道:“大人,是一定要活捉吗?”

  陈壑沉吟片刻后,冷然道:“能活捉就拿下,若是那人负隅顽抗的,便格杀勿论!”

  “是!”

  周围众人纷纷答应,随即分开一大片,像是一只扇子一样,向着这座地下城池散开,一条街一条街,一门一户地仔细搜索了过去。

  血色的月光照在这座地窟里,闪闪烁烁,飘飘荡荡,就好像这里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海洋一般,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陈壑并没有也跟着过去,他站在石头台阶的高处,眺望着下方情况。从他这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手下搜寻的情况,确实十分细致,就像是筛子一般缓缓过滤过去,只是过了好一会之后,看起来已经过了小半条街,但是仍然没有人有任何的发现。

  那个神秘的跟踪而来的人,似乎突然又消失在这里了。

  陈壑皱起眉头,扫视远处,忽然间他目光一凝,却是看到了这座城池的另一端,那几处在山壁上开凿出来的通道。

  难道是从那边逃走了?

  陈壑心里这般想着,却又一时不敢肯定。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259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