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绝路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绝路

  陆尘和阿土走进了那个通道后,便发现这里和他们之前那条碎石之墙后的通道不一样,里面的通道十分宽敞,看起来至少宽大了一倍,同时两边还镶嵌了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石头,会散发出一种白色的冷光,照亮了这原本黑暗的通道。

  外面的血月光辉已经照不到这里了,陆尘随即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乎又沉重了几分,这让他有种古怪的感觉。回首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边的阿土,却发现这只黑狗看起来并无异样。

  这条通道很长,大部分地方都是笔直向前,但中间也有几处拐弯的地方。周围很是安静,没有半点声音,就好像刚才他们走在那座被血色月光笼罩的地下城池中一样。

  陆尘记得很清楚,刚才那两个魔教妖人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那么,从这里走,会不会就能找到他们进来的入口呢?

  他微皱着眉头,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路不停地向前走去。

  ※※※

  仙城白虎区中,那座巍然耸立的上古白虎神像仍然像平日里那样矗立在众多楼宇之中,看尽人间沧桑变化,只有它仿佛永世不变。在它那双著名的眼睛里,似乎也随着刚才那一声巨响,光芒摇曳中望向了那条长街的爆炸地方。

  浮云司今天丢脸丢到家了,而且伤亡之惨重,损失之大,都是十多年来仅见,至少血莺心里回顾过往时,如果从十多年前那场著名的荒谷之战算起的话,今天这次被魔教偷袭的失误就是最惨痛的一次失败了。

  在爆炸发生后直到现在,她的脸一直很苍白,神情则始终冰冷如霜,在那美丽的容颜下似乎有一股膨胀的杀气在不时地鼓动着,好像一只猛兽随时都要扑出来吃人。

  在她周围的浮云司上下所有还活着的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跟血莺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愿意呆在这位明显已经陷入狂怒中的女人身旁。

  此时此刻,她说出的任何命令都如同铁律一般,得到了立刻果断的执行。

  只是包括血莺自己在内,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过了今天之后,又或者是更早一点的时间,等待血莺的命运会是什么?

  因为那个光头魁梧、宽袖大袍的天澜真君,依然站在那座大坑边缘,沉默地等待着。

  在血莺的指挥布置下,浮云司立刻抽调了不少人进入那个大坑底部,开始尝试挖掘起来。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大爆炸的原因,大坑底部仍然十分灼热,给众人造成了不小麻烦。不过这种温度很奇怪,就跟之前突然燃起的奇怪火焰一样,虽然瞬间爆发的力量异常可怕,但随即降温也是极快。

  所以在过了一会儿工夫后,大坑底部的那些火烫到难以下手的土壤,就随即冷却了下来。虽然还是有些温度,但对于这些有道行在身的修士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挖掘工作立刻展开,他们第一时间就找那些显露出来的古代遗迹的地方,随着泥土被挖开,越来越多的古代遗迹青砖墙壁露了出来,不过很多地方都破损了,似乎在刚才的那一场大爆炸中,这地下的遗迹也受到了不小的震动和损坏,到处都是破洞和损坏的废墟残痕。

  血莺冷着脸,亲身下来指挥着众人,目光如冷电一般,但眼底深处却隐隐透出了一丝焦虑和急切。

  在场的浮云司众人几乎没有弱手,所以很快便扫清了地上的浮土,但紧接着在那些废墟遗迹里的清理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很多地方十分坚固,地形又狭小,要费很大工夫才能清理出来。

  饶是如此,浮云司的人仍然没有放弃,一个个都在认真做事。

  随后没过多久,在众人的努力下,一个看起来像是一座庞大遗迹中某个边角地方的角落遗迹模样,就这样显露了出来。

  然而,他们发现的也仅仅就是如此了,没有地道,没有入口,甚至都没有发现任何可以逃生的地方。

  在大坑底部的浮云司众人面面相觑,血莺则是脸色铁青,要知道,之前浮云司早已经有专门的人仔细搜索过现场了,在那些被烧焦的尸体中一一排查过后,他们断定那个魔教妖人范退,包括那个身份不明的厨子,都并没有死在这里。

  那他们的尸体呢,他们去了哪儿?

  难道在那大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们的肉身被恐怖的火焰直接烧化不见了?

  这种说法不要说站在上头的天澜真君了,就连血莺和一众浮云司的人都绝不会相信。

  多年以来和魔教殊死争斗的他们,就算是发自本能地也知道,那两个人逃走了。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人逃到哪儿去了,又是从哪里逃走的?

  血莺抬头往上方看了一眼,目光和站在上头大坑边缘处,始终沉默无言静静看着这边的天澜真君对视了一眼。

  这个令仙城中多少修士敬畏、又让多少魔教妖人闻风丧胆的浮云司堂主,竟然身子颤抖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深深呼吸了一下,脸色看上去又苍白了一些,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因为在那些遗迹废墟上已经完全搜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

  好像……他们已经走到了绝路上,而那两个魔教妖人,竟是不翼而飞了。

  死一般的寂静弥漫在这座大坑的底部,大家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大坑上方传来了一个浑厚而低沉的声音,道:“血莺,你过来一下。”

  血莺身子微微一颤,在那个瞬间,她仿佛连呼吸都停滞了,一张脸上,似乎连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殆尽。

  ※※※

  陆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和多久,这条通道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漫长,不过还好,就在他开始有些怀疑的时候,他终于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

  那里是一个圆形的房间,没有门,周围全是青色石块砌成的。

  他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这房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东西,唯独是在中央部位,有一根三尺宽的柱子从天花板延伸到地面,看上去古朴厚重,似乎是在支撑着这座屋顶。

  他看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阿土也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

  随后,陆尘便在这屋子里寻觅起来,结果他找了一圈,细细检查过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离开这里的机关或是通道。

  那条路,似乎真的是到了这里就走到了尽头。

  陆尘站在原地,眉头皱了起来,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若真是绝路的话,刚才那两个魔教妖人,又是从何而来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274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