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六十章 气运弄人

第四百六十章 气运弄人

  陆尘看到了一扇红色的大门,漂浮在无垠的黑夜中,漫天星辰点缀在苍穹里,熠熠生辉。

  他觉得那红色的光门看起来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过了一会后,他忽然想起了那颗神秘种子里的树洞,在那树壁深处出现的两扇门。

  似乎有点像,但仔细看久了又感觉有些不对,陆尘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些紧张和迟钝,似乎有一种隐约可以看到真相却又总是抓不住的焦虑感。

  随后,他忽然望见那扇夜空中红色的光门大放异彩,放射出血红色的万丈光芒。

  在一片耀眼的光辉中,门,打开了!

  刹那之间,红色的光芒照亮了天地,一轮血月从那扇门中升起,直接升腾到苍穹夜空中的最中央,光芒大盛。于是天地之间,每一寸每一处地方都披上了红色,看上去就像是一片鲜血的海洋。

  “呼!”陆尘一声闷哼,只觉得头疼欲裂,猛地从那噩梦中惊醒过来,猛一睁眼,便看到了一片白色的墙壁和熟悉的床铺。

  他的额头有冷汗渗了出来,气息急促,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只宽厚温和的大手从他身后伸了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他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浑厚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说道:“你做梦了吗?”

  陆尘定了定神,然后转过身来,便看到了天澜真君坐在自己的床沿处,正面带了几分关心之色地看着自己,而他的那只手掌,也还放在自己的肩上,温暖得如同一座大山。

  不知为何,陆尘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的后背上一阵如芒在背的刺痛感。

  他看着天澜真君,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是从刚刚的噩梦中情绪平复了下来,然后恢复了平静,道:“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你在洗马桥的宅子里,因为和魔教妖人厮杀受伤,昏迷了一天,刚刚才醒过来。”天澜真君简练而直接地对他说明了情况,然后又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陆尘犹豫了一下,随后便感觉身上还有些地方传来痛楚之意,但对他来说几乎都算不上什么,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严重内伤,便点点头道:“还行,应该是没事了。我的伤按理来说不会好得这么快,莫非是你……”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道:“我出手帮了一点小忙。”

  陆尘沉默了一会,随后抬眼看着天澜真君,道:“你是堂堂仙盟真君,名动天下,德高望重,不管怎样,似乎也不应该为一个无名小辈出手,你这样做,岂不是等于公告天下我与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天澜真君耸了耸肩,看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差不多是吧。”

  陆尘却并不想让他如此混过去,皱眉道:“你别打混,这事很麻烦的,被你这样一搞,真仙盟和魔教两边所有人大概都知道我和你有紧密关系,以后我还怎么帮你做哪些隐秘之事……”

  “不做了。”天澜真君道,“你以后不用做那些事了。”

  陆尘怔了一下,有些愕然地道:“什么?”

  天澜真君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在屋子里走了两步,淡淡地道:“你先养伤,等过两天身子好起来了,我就找个机会办个仪式,正式公告天下,收你为徒吧。”

  哪怕陆尘多年来早已磨炼出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镇定心性,此刻也是愕然变色,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带了几分不可置信地道:“你、你这是怎么了,这么突然要这样做?”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因为你劳苦功高啊,十多年前还是少年时就潜入魔教之中,日夜与凶险为伴,生死只在一线之间。随后更是屡立奇功,特别是荒谷一战,你逆转乾坤,一举击溃魔教百年大计,造福天下苍生。这等功勋,我始终也没报答你,如今也算是……”

  “我不信!”陆尘摇头道。

  天澜真君明显地窒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道:“好吧,你是我从小养大的,不管日后如何,但我这些年来确实也只对你一人如此。你总不会还怀疑我养你长大的这点心意吧?”

  陆尘默然片刻,缓缓道:“你养我长大,我自然是信你敬你,并为你出生入死。只是说实话,以你的身份地位,还有……”他顿了一下,随后低声道:“总之,早十年你都没收我为徒,现如今突然要这么做,我想不通。”

  天澜真君转过身来,一双深邃如海的眼睛凝视着陆尘,那其中光芒闪烁如波涛起伏翻涌,仿佛随时都能将人淹没。

  陆尘也平静了下来,坦然对视着他,只是没人知道,在那被褥之下,他的手掌已经悄悄紧握成拳,手心全是冷汗。

  ※※※

  屋子里一片安静,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天澜真君才转开了目光,转过身去走到窗边,背对着陆尘看向窗外,眺望着远方那片天空。

  陆尘这才松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像是被一只凶猛无比的巨兽凝视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过了一会后,他忽然听到站在窗前的天澜真君开口说了一句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道:“你知道‘气运’吗?”

  “气运?”陆尘怔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是运气的意思吗?”

  天澜真君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陆尘立刻摆了摆手,道:“当我没说。”

  天澜真君看了他片刻,忽然又叹了一口气,道:“这数十年来,也只有你一个人敢在我面前一直这样说话,偏偏我又会一直容忍于你。现在想想,大概也是师父他说的那句气运的意思吧。”

  “师父?”陆尘犹豫了一下,神色间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道,“莫非是您的那位恩师天鸿老祖?”

  天澜真君默默地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道:“我师父平生只收了两个弟子,一个是我,还有一位是我师兄白晨。白晨师兄比我先入门数十年,当时无论境界、道法、声望、能力皆在我之上,天下间包括昆仑派上下皆是众望所归,以为他必定能接受师父衣钵,传承那‘天’字道号。但是最后,师父却传给了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陆尘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起来,为了缓解自己这种紧张,他强笑了一下,随后道:“不知道啊。”

  天澜真君被他这句话倒是顶得忽然失笑,看起来好像有些莞尔,叹了口气后,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的。只是在师父临终前,我抱着他的身躯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最后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说了‘汝有气运,当承道号’。”

  顿了一下后,天澜真君似乎有些出神,好像回忆起了当年往事,然后悠悠地道:“我记得那个时候,白晨师兄好像差点气疯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338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