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步登天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步登天

  “说实话,当年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气运,为什么师父他老人家又这样看重?我只是记得师父他过世的时候,就那样带着淡淡微笑地看着我,笑容有些奇怪。”

  天澜真君叹了口气,对陆尘道:“所以有一阵子我甚至都怀疑过,也许根本就没什么气运,会不会就是师父他自己心里看白晨师兄不顺眼,故意这样说的。”

  “连我自己都有些糊涂,白晨师兄那里自然更是暴跳如雷,对于这莫名其妙的气运之说,他当然是半点不信,但偏偏又不能改了师父的遗嘱,所以从那以后就恨上我了吧。不过这也难怪,换做是我,在他的位置,大概也是会气疯了……”

  这一段往事秘辛,天澜真君说得是十分轻松,甚至还带着几分有趣诙谐,但陆尘只要想起当年的情况,特别是这两位都是日后惊天动地的化神真君时,就觉得自己有些头皮发麻。然后很快的,他就想到了几年前昆仑派的那一场大变,在那个月圆之夜中,这两位化神真君最后终究是只活了一位下来。

  现如今,已经几乎没有人会再谈论起那位已经去世的白晨真君了,人走茶凉,更不用说他身后留下的派系被一扫而空,就连最嫡系的三个弟子,一个不见天日封闭死关,一个叛投大敌,剩下一个最小的,如今看起来也是成了一个宣扬别人宽怀美名的牌坊。

  “所以说了半天,我还是没听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气运’到底是什么?”陆尘对他问道。

  天澜真君想了想,然后对他说道:“大概是……运气好的意思?”

  陆尘:“……”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看过去似乎笑得很开心很愉快,大抵上他平日里是不会这样笑的,就算要笑,他也是笑得不怒而威,笑得众人景仰,笑得名动天下,笑得四方胆寒。

  只有这个时候,在他和陆尘独处时,他忽然间好像笑得十分酣畅淋漓一般,一拍手说道:“管他呢,反正我师父临死前也是神神秘秘一副‘我到时候就知道了的’样子,那我觉得行就可以了。”

  他看着陆尘,微笑道:“这么多年来,你帮我做了很多事,特别是击溃魔教,别人做不到的,你做到了,这就是气运;这些年来多少次生死一线间,别人都死了,而你活了下来,我想这也是气运;就说前日吧,浮云司重挫之日,众人惶急无计的时候,你却出现并找到了魔教巢穴,那自然也是气运!”

  陆尘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记得以前你好像不太信天意的。”

  “嗯,原来是不怎么信的,现在也就那样吧。”天澜真君看起来不以为意,淡淡地道,“不过当我下去地窟中,看到了那一轮血月后,我就觉得,你还真是与众不同了,这气运,只能落在你身上的。”

  “血月?”陆尘吃了一惊,愕然想了一下,道,“那座地下城池上的那个?”

  “嗯。”

  ※※※

  一阵清风徐徐吹过,房门打开后,天澜真君那庞大的身子走了出来。在随手将房门关上后他走到了庭院中,沐浴着那凉爽的清风,抬头看了看天空。

  蓝天白云,犹如澄澈的宝石。

  他静静地眺望着,过了一会后,他便向大门那边走去,只是在即将离开这个院子的时候,他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陆尘所在的那间屋子,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似乎有一些欢喜欣慰,又夹杂有几分疑惑,他深深地看着那扇房门,深邃如海的目光里倒映出几分光影,过了一会后,却是只听他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摇头,低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

  那话语有些含糊,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片刻之后,这位名动天下的化神真君便已离开了这里,身形潇洒,大袖飘飘,没过多久就再次来到了那条不久前刚刚发生了大事的长街上。

  那个被炸出来的大坑现在周围早已被浮云司里三层外三层地给紧紧围住,不要说从这里通过了,他们甚至连这一整条长街都给封闭了起来。

  反正这里是仙城,是真仙盟的大本营,浮云司背靠大山,势力深远强大,想怎么干都行。

  天澜真君一路行来,自然是无人敢挡,不多时,他便来到了那个大坑边。

  血莺今天不在这里,旁边的人见到天澜真君后一个个面露恭谨之色,纷纷见礼。

  天澜真君挥了挥手,然后直接下了那条黑暗的通道,进入了那个地下世界。

  与地上那种忙碌、拥挤且肃杀凝重的气氛相比,这座地下的洞窟特别是那座奇异城池中就显得安静了许多。

  当然了,这里也有不少人,都是浮云司或是从真仙盟其他堂口调来的人手。每一处通道入口出口,每一条看起来可疑的甬道都有人看守着,庞大的城池里也有不少人正在挨家挨户搜索过去,力求不放过任何一点线索。

  天澜真君的目光扫过这一片忙碌但有条不紊的画面,最后目光落在了在城池中心处那座古怪的雕像旁,一个老头正盘膝坐在地上,抬头仰面凝视着半空中的那一轮血月,像是怔怔入神,半天都一动不动。

  天澜真君走了过来,在这个与他齐名的真仙盟六大真君之一——星辰殿主人身旁坐了下来,过了片刻后,他开口问道:“如何,可看出什么来了?”

  古月真君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话,而是仍然盯着那轮血月看了半晌后,才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我们几代人都错了,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血月必定是要升上外头的夜空中的,谁曾想它居然不声不响地已经出现在我们脚底下了。”

  天澜真君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古月真君看了他一眼,道:“发现这里的那人有大功,这是真正的大功,要好好奖赏他一番。”

  天澜真君呵呵一笑,道:“你放心就是了,我自有理会。如今血月既现,你准备如何处置?”

  古月真君沉吟片刻,道:“封印真身是在地下深处,暂时应该还没有大碍,不过这一层被魔教那些废物一通折腾,还莫名其妙地自己加上了不少机关,所以这里的禁制基本都废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着,他脸上露出愤愤然的神色来。

  天澜真君倒是没怎么生气,笑道:“看开些,好好处置就是了。”

  古月真人有些意外,多看了他一眼,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看你心情怎么这样好?”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我打算操办一场收徒礼仪,你也过来吧,我再叫上其他几个老家伙……”

  古月真君脸色微变,面上露出难得的惊讶之色,道:“你这是……谁人运气这么好,这是要一步登天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350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