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拜师

第四百六十五章 拜师

  在如今的真仙盟中,浮云司可以说是最强大的一个堂口了,并且这种强大并非只是在武力战力的强悍上,而是表现在方方面面诸多地方。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在做事情的执行力和高效上。

  人浮于事,基本上就是如今真仙盟中诸多堂口最贴切的写照了,多年的统治以及轻松早已让大家都松垮下来,反正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是浮云司那班笨蛋抢着去干,自家不享受那岂非是傻的?大不了平日里遇到浮云司那些骄兵悍将多让着他们几分就是了,而且就算闹大了,大家背后也都是有根脚的,你浮云司背后有天澜真君?我这里也有啊!

  总之,就算吵来吵去到最后,也是为了天下正道、公理正义、正道大局等等更重要的事,大家各退一步就相安无事,只要不吃了眼前亏就好。

  所以多年以来,大概也只有一直傻乎乎地跟最危险的敌人——魔教始终殊死搏杀、缠斗不休的浮云司,仍然保持着那种血腥锋锐之气。

  就拿这次天澜真君打算举办收徒大典的事来说吧,他对外是三天前放出口风说出这事的,但是如果要把操办这个收徒大典的任务交给真仙盟中其他任何一个堂口,别说三天里操办好了,你给他一个月,说不定都能给你搞砸。

  大家互相踢皮球,吵来吵去,另外,再各自暗地里偷偷摸摸从这些任务中贪点钱财,雁过拔毛,唔,大概过个三个月,预算钱财涨个五六倍,就能办好了吧。

  浮云司就不一样了。

  血莺领头的一班人,动员了手头所有的力量,全力以赴地做着,然后在三天内布置好了一切,又按天澜真君的吩咐,通知了真仙盟中上上下下、大大小小所有的重要人物。毕竟天澜真君地位摆在哪里,这一次收徒更是有钦定嫡系传人的味道,不得不重视。

  不过这中间其实还是有所收敛的,如果真的要全力大操大办的话,以天澜真君的身份,不但是要轰动仙城与真仙盟,就是天底下整个神州浩土的人族修真界,无数宗门派阀,一张请帖过去,大抵也都可能是会来的。

  当然了,这样一来,时间就要往后拖上很久,毕竟神州浩土如此广大,边远地方的来人过来也要时间不是?

  亲自主持和操办收徒大典的血莺为此还特地向天澜真君咨询过此事,天澜真君一开始还真的犹豫过,因为看起来这个死光头居然是真的想要办一场轰动天下的大典,只是最后这事确实太过麻烦,别的不说,这邀请天下豪杰高人的帖子一洒出去,等到大典开始的时候,仙城里怎么也得多出个十万左右修道有成的修士高手吧?

  到时候如何管理,如何安置?

  这一个一个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所以在和血莺商量后,天澜真君还是放弃了这个有点不切实际的念头,决定只邀请如今在仙城中的仙盟友人观礼大典。

  ※※※

  这一日到了,整座天龙山和庞大的仙城都好像陷入了狂欢的气氛。真仙盟中处处张灯结彩,平日里肃穆庄重的昆仑殿也是增添了几分喜气。

  从一大早开始就有众多修士在此走动,同时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多的真仙盟修士也纷纷来到这里,大家呼朋唤友,面带笑容,一个个看起来和谐风趣,同时笑着猜测着那个天底下最幸运的家伙到底是哪一个,什么身份来历,怎么以前从没听说过此人?想不到大家心心念念盼了几十年的真仙盟最好的位置,竟被这个陌生人给坐了。

  凡此种种,数不胜数,至少大部分人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叫做陆尘的年轻人是一无所知,然后对他又嫉又恨。

  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怎么我就遇不到呢?

  那厮什么都没干,默默无闻却得到了化神真君的信赖,然后就此一步登天,世间事还有公平可言吗?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啊!

  这些是始终盘桓在许多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念头和声音,至于关于陆尘的真正身份来历,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去追根究底。化神真君看上你了,收你为徒,那当然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

  自家老头子晕头了都可能,但作为六大真君中最强大最年轻的化神真君,虽然天澜被许多人看不顺眼,但是有关他的实力和眼力,却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

  午时前后,真仙盟中最大牌的几位化神真君,脚踏彩云悠然而来,一路上都是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看起来异常嚣张的样子。

  当然了,他们几个人也确实是有嚣张的本钱,俗世民间本就以真仙盟为尊,将他们视为半人半神般的人物。

  天澜真君亲自来到昆仑大殿的门口,与这五位“老兄弟”行礼见过,大家站在一起,真仙盟六大化神真君威风凛凛、威势赫赫,虽只不过是聊天,周围却是空了一大圈,隐隐有风雷之声,令人敬畏。

  闲聊片刻并收获了许多真心或假意的恭贺后,笑呵呵的天澜真君亲自将五位前来观礼道喜祝贺的化神真君向大殿中请去。

  在他们进去之后,屋外便有人大声喊道:“大……典……开……始……”

  六大真君步入大殿之中,只见大殿两侧早已站满人群,中央高大的莲花宝座下边放置了五张大椅,后头又是几排椅子,上面坐着的就是真仙盟中的实权人物,位在六大真君之下,统御治理着神州浩土亿万生灵的高阶修士们。

  而更远的地方就是差不多过来看热闹的真仙盟修士了,他们大多站着,但其中也有不少看起来相貌不俗的人物,显然也是藏龙卧虎。

  过了片刻,众人安坐,天澜真君回到了莲花宝座上,神色转为肃穆,可谓宝相庄严,望之犹如神祗。

  大殿中的众人立时感受到了那股强大的气势,顿时安静了下来,带着几分敬畏地看着他。

  又过一会儿,有人唱声道:“陆尘觐见。”

  脚步声随之响起。

  如同一阵大风吹过,所有人,包括那几位化神真君,都是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人影从外头步伐沉稳地走了进来,正是陆尘。

  那一刻,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如火如焰、如霜如雪,有的温和如水,有的寒冷似刀。

  陆尘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感觉,就这样一直走到了莲花宝座前,一反平日那种不羁神态,神色肃然中面带恭谨,居然就这样安安静静老老实实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对着莲花宝座上的那个人,给足了十万分的面子,清清楚楚地磕了几个头,然后用大殿上所有人都听得到的声音,朗声说道:“弟子陆尘,拜见恩师。”

  说罢,他伏低身子,双眼微闭,当他的脸贴近地面,感受到地上石块那冰凉的感觉时,不知为何,陆尘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一天,在某一个无人的肮脏的角落里,他也曾这样跪倒在同一个人的面前,叫出了“师父”二字。

  忽而数十年转眼而过,当年的孩子已长大成人。

  而此刻的心意,又是否和当年一样的虔诚呢?

  他闭起了眼睛,让所有的光芒都消失在眼瞳深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399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