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追问

第四百六十九章 追问

  这一场喧嚣热闹且震动了整个仙城的收徒大典,终于是在黄昏来临前热热闹闹地结束了。大家带着满意和愉快的笑容纷纷离开,走出巍峨的昆仑大殿后四散而去。

  当黑夜到来的时候,昆仑殿上终于恢复了安静,从殿堂中看出去,透过那扇大门,可以看到一轮明月正缓缓升起,放射出皎洁柔和的光芒,洒落在这个人间。

  偌大的大殿上,此刻只剩下了两个人。

  在这无人的时候,天澜真君很随意地坐在了地上,目光深邃,远远眺望着远方夜空中的那轮明月,而在他的身旁,6尘也安静地坐着,但并没有看外头的夜色月光,而是凝视着大殿中某个不知名的黑暗角落,怔怔出神,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而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不远的地方,就在那白莲宝座之下,高大宽阔的木桌上,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堆积如山,甚至一张桌子都已经摆放不下,像是不值钱的沙子般滑了下来,堆垒在桌子周围,形成了一座足以令世间绝大多数修士都眼红疯狂的宝山。

  不过,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不在这绝大多数眼红的修士中,因为从头到尾天澜真君和6尘都没有回头往宝山多看一眼。

  这样的静默也不知保持了多久,忽然在某一刻,6尘突然开口打破了这片沉默,道:“喂,我问你一件事啊。”

  天澜真君“嗯”了一声。

  6尘道:“你是在我小时候收留并栽培我时,就想着收我为徒了吗?”

  天澜真君收回了眺望月光的视线,转头看了6尘一眼,然后道:“不是。”

  6尘问道:“为什么?”

  天澜真君平静地道:“当年你要做的事太过危险,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护你周全,而且看起来你潜入魔教后,怎么都是九死一生的样子。所以你看,我总不会将传人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随时会死掉的人身上吧?”

  6尘叹了一口气,道:“今天好歹是我正式拜你为师的第一天,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啊。”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十分温和,道:“这些年除了跟你一起外,我也难得可以随性说话了,趁现在多说几句,看你吃瘪的样子,我心里痛快啊。”

  6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一个名动天下的化神真君,搞得跟个怨妇似的,至于么?”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看起来很高兴。

  待天澜真君笑声稍止,6尘看着他说道:“好吧,不管怎样,我总是拜了你这个师父了。接下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么?”

  天澜真君目光微闪,似乎带了几分好奇,笑着看着自己这个弟子,道:“奇怪了,若是其他人拜在一位化神真君座下,不用多说,第一要紧的自然是从师尊那里拿取各种好处修炼资源,先痛快淋漓地大肆修炼一番,少则数年,多则十余年,不把自身的道行好歹提升个金丹元婴境,都不好意思对外人说是化神真君的弟子。怎么到了你这儿,修炼的事想都不想,反而第一句话就要帮我做事呢?”

  6尘面色淡淡的,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波澜,道:“那是别人,形势不同,你不是那些其他真君,我也不是那些人。”

  天澜真君凝视他片刻,然后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感慨,但并没有再在这上头纠结,随即很从容地问了一句,道:“那我可以完全相信你么,天影?”

  6尘坐在原地,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古怪,不知是奇怪于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呼唤,又或是眼前这位高高在上的人所说出的“相信”二字。

  过了很久之后,6尘抬起头,迎着天澜真君的目光,点了点头,道:“可以。”他平静地说道:“你可以相信我的!”

  ※※※

  “昆仑派中最近调遣了不少人,眼下差不多已经都到了仙城这里。”安静的昆仑大殿中,天澜真君和6尘并肩坐着,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轻,只有他们二人自己可以听到,“这批人包括昆仑派中其他的高手,与浮云司一起,是我手下实力最强的两股力量,我欲行大事,就要将这两派人马整合起来。”

  天澜真君看着6尘,道:“但事情没这么容易,虽然两边人马都听我的,但想要糅合在一起,却是各种麻烦。血莺能力很好,但昆仑派那边门户之见很重,未必肯臣服于她。所以我需要一个人居中调和,而这个人选非你莫属了。”

  6尘默默地点了点头,对此,他并无异议。

  不管其他,只是他如今是天澜真君公开的唯一弟子传人,这一点就足以让昆仑派一众高手对他产生认同感了。而他这些年在浮云司的阴影中混了至少小二十年,对浮云司上下更是极为熟悉。

  所以,6尘对此也没有任何的推脱,直接点头道:“好,我尽力做好就是了。”

  天澜真君看他如此痛快地承诺下来,面上掠过一丝欣慰之色,点了点头后,道:“你放心,该给你撑腰的时候,我肯定会为你撑腰,还有,其他的也不会亏待你,至少也要让你在面对一个元婴真人时有一战之力才行。”

  6尘笑了一下,忽然问道:“那我可以相信你吗?”

  天澜真君怔了一下,道:“当然可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6尘望着他的眼睛,道:“那你之前说的欲行大事,这大事是什么?”

  天澜真君毫不犹豫地道:“这你是知道我的,这么多年来我心中的头号大事就是要彻底剿灭魔教。所以,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要调和两派人马,指挥并追索魔教余孽,争取彻底灭了这颗毒瘤。”

  6尘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了,还有呢?”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会,忽然笑了一下,道:“还有什么?你是指什么东西?”

  6尘却没有笑,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大殿之外的那轮明月终于升上了夜空,地上的影子渐渐变短,也开始模糊起来。在他们身后的那堆奇珍异宝的宝山,也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隐入了黑暗里。

  周围寂静无声,天澜真君面上的笑容也缓缓消失了。他淡淡地看着6尘,目光从温和渐渐变得深邃无边犹如大海,隐隐有波涛起伏。

  “为什么这样问我?”当天澜真君再一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依然低沉而浑厚,却仿佛隐隐带了几分雷霆之音。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451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