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四百七十章 权势

第四百七十章 权势

  大殿中安静了很久,直到6尘的声音响起,道:“我在魔教中呆的时间太久了,对他们的了解,我比其他人都更多。虽然魔教的名声很大,很凶,这些年时不时的还会冒出一些跟疯子似的妖人余孽来,但是在十多年前荒谷之战后,他们差不多就已经垮了。”

  “垮了?可你别忘了那个‘鬼长老’仍然在逃,哪怕是前些日子我们剿灭了仙城地宫他们的老巢,也还是让他跑了。”天澜真君问道。

  6尘淡淡地道:“他一个人是没用的,魔教这个宗门,历史上曾经有过无数更杰出更出色的天才,但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衰弱式微下来,这不是关键。”

  “哦,那关键之处是什么,你说说?”天澜真君看起来露出了几分感兴趣的样子,目光也平和了些,甚至隐隐又有几分欣赏之色。

  这前后复杂而交织在一起的情绪,使得他整个人就像一只不停变色的又令人恐惧的巨龙一般,难以捉摸。

  6尘大概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在这只“巨龙”面前直言无忌的人了,又或者是他奇怪地一直保持着一种莫名的镇定,道:“根基,他们的根基毁掉了。”

  天澜真君目光微闪,道:“什么根基?”

  “人。”6尘平静地道,“魔教传播教义、吸收新血,进而展壮大的关键,就是需要许许多多的新人,也就是世间无数的凡夫俗子。只要有人能够相信他们的鬼话,那么魔教不管遭到怎样挫折,总归会有再度崛起的一天。”

  天澜真君颔道:“确实如此,往昔天下正道中也曾经出过一些绝世天才,将魔教几乎消灭,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些妖孽却总能死灰复燃。魔教既然如此难以剿灭,为何你现在却如此肯定?”

  “因为以前从未有过真仙盟。”6尘看着他,道:“过去再厉害的正道天才,总不过是个人道法逆天,最多也就是一门一派之力,唯独如今真仙盟统御天下修真界,影响力覆盖全天下世间,几乎所有人都被仙盟所统御。时间一长,所有人就都会听到真仙盟宣告的东西,知道魔教的那些鬼话不可信,他们吸收新血就会越来越难……”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6尘叹了一口气,道:“所以就算有一个鬼长老,那又如何,他们终究面对的是一条死路。无路可走,注定是要灭亡了。”

  天澜真君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看起来有些感叹欣慰的样子,道:“承你吉言啊,希望如此吧。”

  6尘沉默了片刻,道:“大势如此,已然不会再变了,只不过是许多人不太了解魔教,所以还没反应过来而已。”他抬头凝视着天澜真君,道:“但是你不同,你和我一样,都是数十年如一日,一直对付着这批妖孽,我能看得出来的,你也一定能看懂。所以我就奇怪了,魔教如今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你根本无须再调来昆仑派中的大批高手助阵,光是浮云司一堂之力就足以摧毁他们。”

  天澜真君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啊。”

  6尘道:“所以除了魔教,你到底还想做什么?”这一刻他脸上的神情竟是异常严肃认真,眉头紧皱,道:“我曾为你出生入死潜入魔教过,帮你做事,为你拼命,这都没什么,但是我要知道你到底是想做什么?”

  天澜真君在听到他第一句时脸上神色还有些阴晴不定,但随后听到后头那些出生入死拼命的话语后,他的身子微微一震,似乎心里终究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他的目光缓缓温和下来,过了一会后,他轻轻招了招手。6尘立刻站起身,放轻脚步快走到他的身边,安静地蹲了下来。

  天澜真君在他耳边开始低声说了起来,那声音低沉细微,只有6尘一人可以听到。他安静地聆听着,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

  大殿之外的月光,终于移出了这个地方,将一片完全的黑暗留在了这里,深邃如海。

  ※※※

  自有真仙盟以来,大概从无人能像6尘这般,在一夜之间突然一步登天,从默默无闻之辈陡然直上云霄,成为了手掌大权的风云人物。

  当然了,这种权势是来源于天澜真君这座庞然大物般的靠山,但也正是因为天澜真君强烈且坚决的态度,直接给予了6尘令人难以置信的极大权力,显示出他对这个弟子异常看重并全力栽培的决心。

  6尘事实上成为了从昆仑派调遣过来的一众高手的领袖,并负责与血莺这个久负盛名的浮云司堂主交涉双方人马的安排。同时,他还开始插手对魔教的一切事物,任何与魔教有关的事情他都可以过问。

  光是这两项任命就足以让6尘成为真仙盟中最炙手可热的新贵之一,也同时掌握了真仙盟中难以想象的巨大资源,没有人敢不拿他当回事,因为现在6尘出门见人自报家门的时候,都会很带感地多说一句:“在下6尘,道号天影!”

  什么,你对天影不在意,那请你去跟天澜真君谈一谈好么?

  ※※※

  真仙盟中的聪明人太多太多了,火眼金睛、观望形势那是洞若烛火,谁都看得出来,如今那位在真仙盟中权势第一,实力势力最强大的天澜真君,这一次大概是真心要栽培自己这个新收的弟子了。

  至于他麾下其他几位原本就成名多年的大人物?千灯真人远在昆仑当他的掌门真人,鞭长莫及;血莺掌管浮云司权势极盛,但前些日子才受魔教重挫,外界都疯传天澜真君对她不满。再说了,你终究也只是一个属下,岂能和6尘这个传承道号的嫡系弟子相提并论?

  大概血莺自己也认清了这个现实吧,所以在6尘过来向她提取那十几个在地宫中抓到的魔教俘虏时,血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哪怕这几十年来审讯对付魔教的都是浮云司的最大职责。

  她的干脆甚至让6尘都有些吃惊,不过6尘也并没有太在意,事实上,他其实也只是过来浮云司这里一趟而已。多年来,浮云司大牢就是关押魔教危险分子最安全的地方,这么多年从未有人逃出去,6尘对此也不想多事。

  在浮云司大牢外等候前方那些人复杂而繁琐的手续开门时候,6尘向后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还是老马,女的却不是前些日子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的白莲,而是换成了苏青珺。

  此刻,苏青珺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多表情,只是偶尔看向6尘的时候眼神有些复杂,大概她从小在那种世家安静平和的环境中长大,从没有看到过像他这样硬要借着权势把自己调过来的男子吧。

  不过,6尘这个时候倒是没有看她,而是微微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样,对老马低声问道:“白莲呢,最近怎么一直没看到她?”

  老马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好像从那天在洗马桥那里跑走后,她就一直躲着我们,不肯过来。”

  6尘默然片刻,低声道:“她这是生气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7468101.html